第24章 废话文学

【这牛皮里,可有好东西哦~】系统神秘兮兮道,【别看这人一把年纪了才是个炼药学徒,但起码运气不错,一个破摊子竟然能有两种绝世好物,只可惜他什么都不知道,错将珠玉蒙尘。】

【说起来,高级秘法压着地阶斗技,地阶斗技被高级秘法压着,倒也都没掉价。】

纳兰嫣然眼角一抽,等等,她没听错吧?

“地阶?!”

【没错!这牛皮内层,记录着地阶中级斗技,风无影!】

少女不由瞠目结舌,看了眼正实诚的等着她挑药材的摊主,不由捂住额头,这特娘的是什么人才哪,压铺盖卷的石头是高级秘法也就罢了,可连铺盖卷都是地阶斗技?

她上下打量着这位中年男子,犀利又好似有些诡异的视线让中年男子一时有些紧张,以为她是后悔了,连忙握紧药瓶,惴惴不安道,“小姑娘,怎、怎么了?”

纳兰嫣然摸摸下巴,少倾,她又掏出两瓶丹药和一张卡,“这是三品回气丹和一瓶筑基灵液,还有10万金币,你把这铺子里的东西全都卖给我吧。”

摊主听到她的话,整个人都傻住了,“小姑娘,你此话当真?”

纳兰嫣然果然犹豫了一下,少倾,她摸出一个药方,“这是二品回春散的药方,拥有一定的治疗作用,就当是我给你的投资,以后出门采药记得多捡点东西,两年后我会再来一次。”

说完将摊主的铺盖卷儿一卷,扔进纳戒走了。

留下摊主一人在原地傻眼了,他这到底是遇到了好心姑娘,还是遇到了个傻大款?

不过,看着怀里的丹药和金币卡,摊主心中却是感激不已,干炼药师这一行的都知道炼药费钱,光是学习炼制丹药浪费的药草便不计其数,他一个柔弱不能自理的炼药学徒为了省钱,壮着胆子勇闯魔兽山脉,也是历经了不少生死,才勉强采到这些药材。

但在这交易集市稀奇药材满大街的地方,当真不够看。

现下,一下子从贫穷跃到小康,摊主怎能不激动呢?顿时对未来一片期待,好好的将丹药和药方收好,他拿着金币卡,决定给家里的妻儿置几套新衣服,为了支持他的梦想,她们跟着自己受罪了!

哦对,还得记住,以后出门得多捡点东西,人家两年后还得光顾他的摊子呢!

离开那商摊后,系统闷闷道,【你完全可以几个金币就把那牛皮买下,干嘛要浪费这么多钱?】

“人家学识不够,咱们白菜价买一个秘法不算什么,但不能仗着人家没有条件学习不识货,就太占便宜。”纳兰嫣然随手颠着那块废铁黑石,淡淡道,“而且这个价格,买一个地阶斗技已经是占了大便宜了。”

“你就当我一时好心扶贫呗。”她不在意道,反正她每个月的零花钱和生意收入不少,完全撑得起她乱花钱。

不像小炎炎,每天为了修炼,哪里有时间搞钱钱?

想到什么,她突然神色一凛,“统子,我告诉你,我只负责让他逆袭,可不管攒钱给他买房娶媳妇哈!”

系统:【???】

【我呸!】系统立马骂骂咧咧,【等我儿子成为炼药师了,暴富还不是动动火的事儿?】

纳兰嫣然恶劣一笑,“等我把你儿子的火全偷了。”

【纳兰嫣然!】系统崩溃大喊道,【你敢!信不信我电你!】

“略略略~”少女嬉笑着,离开了交易市场。

——

日子很快就到了拍卖会当天。

这次报名严格按照规定进行,任何人都无法靠关系从米特尔家族手里拿到特权,也因此,这天凌晨刚过,米特尔拍卖场灯火通明,外面已经排起了很长的队伍。

这其中,不乏有各个帝国闻风而来的人,也有各大家族的族长或是富豪商贩,又或者是平时少见的斗灵斗王被宣传广告所激,一定要来看看这斗王都不配喝的白酒二锅头,到底是否如传闻般让人惊叹。

人多就容易乱,更别说这些有钱有势的人,谁都不服谁,米特尔特意申请了皇家部队来现场维持秩序,才让现场看起来十分“平和”。

不过,皇室即便友情提供了皇家部队,也没拿到优先报名的特权,只见皇室的马车在附近停放,一位穿着皇室铠甲的女子执一柄长银枪,站立在这长到看不见尾巴的队伍中,散发的冷气昭显着生人勿近。

此女子正是皇室长公主夭夜,加玛着力培养的帝国接班人,此刻正暴躁的握着长枪,额角隐隐黑线,“陛下也真是的,不是都有一瓶二锅头了吗?还来凑什么热闹?”

不舍得花钱就算了,还让她来这里替他排队!

“哎呀,姐姐,不也挺好玩的吗?”她身旁,站着一个穿着漂亮华服的小萝莉,那正是皇室小公主夭月,新一代天才炼药师之一,此时正踮着小脚朝前仰望了仰望,好奇道,“那酒这么好喝吗?我想喝,可太爷爷却不给我!”

“你才多大?”夭夜无奈的摸摸她的头,“等你成年了,想喝多少喝多少。”

“真的吗?”夭月眨眨大眼睛,疑惑道,“可是,那时候,这酒不会被你们喝光吗?”

夭夜心虚一笑,她妹妹果然没那么好骗,轻咳一声后,她抱起妹妹,“来来来,看看前面。”

哪怕已经尽早来了,前面也有不少排队的,夭月望着人山人海,不由唏嘘,“这酒的魅力真大啊,就连我都好奇,到底是怎样的炼药师才能提炼出这样厉害的药酒。”

太爷爷说以她的实力若是喝了那药酒,定会撑不住里面澎湃的能量而暴体,所以夭月才不敢调皮偷喝,但不妨碍她闻了闻,当真是酒香浓郁、余酿持久!

炼制这药酒的人简直就是个大天才,她一定要结交!

正瞧着,突然看到一个白袍人走到队伍最前方,似是和那记录报名的人说了什么,便拿了一个号走进拍卖场。

夭月见了,当场大叫,“喂!你这人怎么插队啊!”

就连她们皇室公主都在老老实实排队,这人怎么却可以越过所有人提前拿到号进入拍卖场!

不是说了不能使用特权吗!

怎么现在却这么明目张胆!

看到夭月公主,记录报名的伙计吓了一跳,但想到刚刚那人可是最招惹不得的,连忙两耳不闻队伍事,装作没听见。

见那伙计装傻充愣,夭月跳下姐姐的怀抱,一把揪住了白袍人的袍子。

“喂!说你呢!大家都在排队,你凭什么插队啊!”

纳兰嫣然低头看着才到自己肚皮的可爱小萝莉,忍不住伸手比划了比划。

“统子,她真的好矮哦。”

系统:【……】你可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夭月看到她这比划,哪里看不出她这是比量自己的身高?当即气红了脸蛋,跺了下脚,“你你你!你竟然嘲笑我矮!”

纳兰嫣然摇摇头,否认道:“没有,我是在嘲笑你不高。”

夭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