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三年之约改日了【两章合并】

“何人擅闯云岚宗?”

云山神色冰冷地望着直冲而来的擅闯者,加玛帝国内就算是加刑天也不敢如此直闯云岚宗,此人直接闯入宗内重地,恐怕是外部势力。

“不必知道本护法是谁,你只要知道,本护法是来帮你的就可以了。”

伴随着一道阴柔尖细的声音,一团黑雾逐渐化为人形,只是因为没有肉身,那魂体形态显得格外诡异,让云山双眸不由眯起,警惕地望着这位不速之客。

“帮本尊?”云山冷漠的视线掠过这团黑雾魂体,声音毫无波澜的道,“阁下是打算帮本尊做什么?”

“难道你不想掌控加玛帝国,甚至整个西北地区吗?”鹜护法抱臂望着云山,随即又抬起一只手傲然道,“加玛帝国还没有斗宗实力的强者,只要你率先突破斗宗,再加上本护法的帮忙,定能在三年之内一统加玛帝国。”

他从中州来到这边后,就盯上了云岚宗这股西北地区成熟又好控制的势力,利用它来掌控加玛帝国再收服西北地区,是最方便快捷的方法。

更何况云岚宗的历任宗主都将发扬光大宗门作为己任,只要稍加引诱就能与其做成交易,尤其是云山这种长年闭关不管世事的人最好忽悠,鹜护法对有这么个完美傀儡感到十分满意。

“云山,你意下如何呢?”

蓝眸微微一眯,云山不由想起之前少女的叮嘱,稍一沉思,他淡淡道,“阁下说得倒是轻巧,突破斗宗何其之难,本尊若是连斗宗都突破不了,何谈掌控加玛帝国。”

“本护法既然提出口,自然就是有办法。”鹜护法见云山意动,掌中便凭空出现一枚丹药,“此乃破宗丹,可以帮你突破斗宗失败后也保持原有的实力。”

“呵呵。”云山拂唇一笑,他本就长得绝色无双,哪怕是男人见了他恐怕都要失神几分,只是此刻唇瓣间那抹笑容颇显冰冷,不过在修长冷白的手拂开之时,那如寒霜般的笑意又悄然散去,恢复了如常的清冷无波。

“多谢阁下美意,不过你这破宗丹瞧着十分下乘,还是算了吧。”

这人手中的破宗丹,成色比起嫣然给的那颗破宗丹简直太低等了,他也好意思拿出来?

鹜护法愣了愣,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丹药,“下乘?”

抬眸一瞥云山那隐隐略显嫌弃的眼神,鹜护法:……

“哪怕没有这破宗丹,本护法也可用秘法帮你突破斗宗!”鹜护法咬牙道,“难道你不想成为斗宗?”

云山:“不想。”

鹜护法:……

鹜护法:“难道你不想将云岚宗发扬光大?”

云山:“不想。”

鹜护法:……这人怎么油盐不进啊!

“你就不怕本护法将云岚宗靡灭为灰?”鹜护法忍不住道,“本护法可是五星斗宗,能轻轻松松灭你宗门!”

“云岚宗不想与阁下为敌,阁下若是无事便请回吧。”云山双手背立淡然道,那仿佛无所畏惧的沉稳之态,让鹜护法不由微微眯起眼。

这云山听到自己是五星斗宗竟然无动于衷,究竟是在装模作样的强撑,还是真的有所依仗?

未曾料到自己的引诱竟然会失败,可云岚宗这么完美的利用工具,他并不想轻易放弃,毕竟若是换成其他势力,恐怕掌控西北地区的时间要多上几年了。

也罢,他总能找到云山的弱点,再掌控云岚宗为他所用!

“本护法还会再来的,希望你下次会改变主意!”扔下这句话,鹜护法便化为黑雾离开了。

感知到黑雾确实离开了云岚宗,云山背在身后的手缓缓松开,拇指轻轻拂去掌心内的浅印,终于松了口气。

他毕竟是刚升为斗宗,若是真和五星斗宗打起来,也只会落败,好在对方并没有过多纠缠,否则他也只能假借同意为掩护,再暗地与加刑天他们商量了。

相信加刑天不会不出手帮忙,毕竟若是云岚宗被外部势力灭了,下一个轮到的就是他加玛皇室。

只是……对方究竟是什么人?

而嫣然为何又知晓对方会前来找自己?

这个答案,恐怕就只能等她回来才知道了。

——

云岚宗派来支援的弟子们很快就到达了帝都城,而不出纳兰嫣然的意料,加刑天果然过来查探了他们的实力。

“现在的孩子,修炼天赋都这么了得了吗?”加刑天站在纳兰嫣然身旁,对于这些年轻弟子的实力感到惊讶,这已经远超出了他对云岚宗整体实力的估测,看来不用等纳兰嫣然成为宗主,现在的云岚宗就已经成为了蓄势待发的雄狮。

“就那样吧。”纳兰嫣然抱臂凡尔赛道,若不是因为这群富贵子弟更喜欢安稳的修炼方式,她早就把他们丢到魔兽山脉历练去了。

她尊重每个人的意愿,不过她也打算以后挑选一些喜欢挑战的孩子扔出去磨炼一下,给云岚宗的实力再添虎翼。

“既然帝都城的局势已经稳定,那陛下,我就先回云岚宗了。”

“你是要回去准备三年之约吧?”加刑天淡笑问道,“云岚宗已经给各大势力发出邀请,但现在不仅是皇室,三大家族和炼药工会都忙着呢,估计三年之约的日子会推迟。”

轻啧了一声,纳兰嫣然道,“你们很想看这场切磋?”

加刑天笑:“为何不想呢?”

纳兰嫣然:“看了也只会羡慕嫉妒恨我那举世无双的修炼天赋。”

加刑天:???

系统:噗~

“大概要多久你们才能忙完?”在加刑天嘴角略有抽搐之下,纳兰嫣然摊摊手问道。

“5天左右吧,附近城池的炼药师们和支援军队过来,就可以抽空去云岚宗了。”加刑天估摸道。

纳兰嫣然点点头,“行吧~那就等你们五天,我去跟萧炎说一下,三年之约改日了。”

小系统突然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改天!】

纳兰嫣然:???

……

炼药工会内。

纳兰嫣然回到炼药工会,却不料刚好撞到在大厅内正在批量炼制药水的萧炎,青色火焰将那些药材很快融化为药液融合在一起,再各自入瓶装好,可见他如今对火焰的掌控力有多强。

纳兰嫣然斜倚着一旁的红柱,神色淡淡的打量着这位黑衫少年。

她其实并不想撞见萧炎使用青莲地心火,毕竟她很努力的在帮萧炎捂住岩枭的马甲,所以他给纳兰桀驱毒时她每次都没进屋,就算在炼药大会时也呆在角落里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不是睡觉就是专心致志地炼制丹药。

察觉到有人在注视自己,萧炎偏过头,就看到纳兰嫣然正盯着自己手中的青色火焰,片刻后她那略带复杂的眼神望向自己,像是想说什么般唇瓣动了动。

最终,她那纤细白皙的食指轻轻拂过唇瓣,掩下了嘴角一闪而过的恶劣笑意。

“萧炎。”

黑衫少年身躯一僵。

“你是,萧炎吧。”她朝前走了三步,纤手拂去之时,面上已然恢复了清冷平静之色。

“……”黑衫少年想开口否认,但纳兰嫣然却夺走了他这个机会,“青莲地心火,童颜说过,她把青莲地心火送给你了。”

没想到童颜会和纳兰嫣然说起过自己,萧炎攥了攥拳,淡漠开口,“所以呢?”

少女没说话,她走到萧炎面前,沉默地凝视着身姿挺拔的少年,而察觉到两人之间距离过近的萧炎却退后了两步。

眼底掠过一抹浅显易见的受伤,在萧炎的注视下,纳兰嫣然似是掩饰般的轻笑了一声,朝后退了一步,她那精致的眉眼轻轻挑起,瞬间染上了傲然与清高,“萧炎,如果童颜说想让你故意输给我,你会同意吗?”

闻言萧炎心下一沉。

纳兰嫣然打量着他的面色,很想斟上一杯热茶好好欣赏一下,其实她并不喜欢问这种带有无视道德和尊严为前提的问题,只是,她很好奇一件事情。

他究竟是喜欢童颜多一点?还是讨厌纳兰嫣然多一点?

如果在知道童颜和纳兰嫣然是同一个人时,他究竟会怨恨她的欺骗想一刀两断多一点,还是会又爱又恨想将她囚禁在身边多一点呢?

“这种问题,还是让她亲自来问我吧。”少年转过身,声音陡然冷漠,他果然对纳兰嫣然根本喜欢不起来。

这世上怎么会有她这种人,总能轻易挑起他的怒火。

不过她这个问题,根本不用思考就能回答,答案必然是肯定的。

他本就受了童颜太多的帮助,更何况他喜欢她,想为她做任何的事情。

云岚宗已经替萧家找回了尊严,而与纳兰嫣然这场三年之约,是为了找回他自己的尊严,也是对这三年来努力修炼的一种交代,如果童颜所期盼的是他输给纳兰嫣然,他可以放弃这可有可无的尊严。

毕竟,他的实力是事实,无人可否认。

只是,他并不想将答案告诉纳兰嫣然。

他想亲口告诉童颜一个人。

纳兰嫣然望着萧炎无情离开的背影,默默抹了下眼角不存在的泪水,“果然,他还是更讨厌我一点。”

系统:【……有话直说。】

“五品药方、地阶斗技、天妖傀。”

系统:【……】过分了啊!天妖傀这种实体傀儡它去哪儿给她弄呀!!!

“可以先赊账哦~人家不收利息~”纳兰嫣然笑眯眯道。

系统:……

“哦对了,”纳兰嫣然突然朝着萧炎的背影喊道,“岩枭先生,三年之约推迟到五天后了~希望你不要来得太早~我想睡个懒觉~”

黑衫少年脚步一个踉跄,牙后槽便不免狠狠咬起来。

他果然很讨厌纳兰嫣然!!!

——

五日后。

天际第一缕晨辉突破云层的束缚,照耀在了云岚宗这座庞大的山脉上,无数飞影自四面八方极速而来,如同白日流星般落入云岚宗的广场内。

环视这偌大的广场,周围已经坐上了近千人,他们无一例外的全部身着月白色袍服,袖口之处绣着云彩长剑,随风飘荡犹如活物一般,隐隐噙着些许微弱剑意,呼吸间频调一致,彼此气息互相牵绕宛若一体,若是同时动手,怕是斗皇强者都要暂避其之锋芒。

而这里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两处。

一个,是山巅之上倚剑而立的少女,及腰青丝随着山风飞荡飘舞,她美眸微闭神色淡漠,无论是那精致绝伦的绝美容貌,还是那居高临下的清冷气息,都让人忍不住停驻视线,多看上两眼。

而另一个,便是那坐在主位之上,有着银发蓝眸以及一身空灵出尘气质的云山,在看到他出现时,所有势力的强者都在心中下意识震惊起来,他们大多都听闻云岚宗上任宗主大限将至,已经静修闭关,现下看他出关,不免都开始猜测起来,云山究竟有没有突破斗宗。

不过,猜测归猜测,却无人敢在云岚宗的地盘上大肆讨论这种事情,整个广场内除了偶尔窃窃低语,便如同苍凉寂静的大山般,只等最终主角的到来,打破这场无聊漫长的等待。

伴随着骄阳高挂天穹,终于某一刻,广场之外的青石台阶下悄然响起细微的脚步声。

无数双眼睛瞬间挪去,而那山巅之上微微昏睡的青发少女也终于睁开美眸,在略显刺眼的阳光下,淡淡望向了那青石台阶的尽头之处。

一声、两声,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亮,遥遥天空之上,忽然间阳光洒下,透过缥缈云层的遮掩,刚好射在了台阶的最后,那里,一道挺拔单薄的身影,终于缓缓出现在了人们视线中。

在广场之上近千道目光的注视下,背负着巨大黑玄尺的少年脚步一提,走完了最后的台阶。

他视线无悲无喜的在巨大广场中扫过,最终,似有感应般,对上了山巅之上少女的视线。

纳兰嫣然。

萧炎。

青发少女一跃而下,脚底清风跟着飒飒作响,伴随着一处斗气凝聚的落脚点,她身姿轻盈地落向广场中央,飘逸惊人的出场方式让所有人都不由侧目,惊叹于她对斗气的掌控。

而黑袍少年脚步轻提,低沉的脚步声在安静的广场里规律响起,面对千人的注视他神色未有丝毫变化,如此沉稳镇定的气质,也让不少人对他心生好奇,暗道他恐怕根本不是什么废物。

走到青发少女面前,黑袍少年抬眸,视线平静地凝视着她,淡淡开口,“萧家,萧炎。”

青发少女同样平静地凝视着少年的面庞,微微一顿后,清冷开口,“纳兰家,纳兰嫣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