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加玛帝国的灾难8

她的眼睛太像童颜了,尤其是现在这副姿势和神态都与那位少女身影重叠,让萧炎眼神微微一恍惚,继而退缩的别开了视线,声线陡然变得冷漠,“我只是见纳兰小姐似乎要在帝都长留,好奇你是否会如时应约。”

“这我还真拿不准,毕竟我打算处理完这场灾难后再回云岚宗。”纳兰嫣然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笑意,“若是迟到了,就只能算他赢了。”

萧炎微微皱眉,那他岂不是赢得名不正言不顺?

技不如人输了也比这个结果好。

看来他需要时刻注意她什么时候回云岚宗,他要用堂堂正正的对决赢了纳兰嫣然,彻底断绝与她的婚约。

见萧炎没有再问下去,纳兰嫣然小腿一翘,乐呵呵地继续吃饭,她高兴的时候头脑最灵活,从纳戒中取出昨天琢磨出来的药方,往旁边柳翎手里一塞。

她的小眼珠往桌子上瞅了瞅,领会到什么,柳翎笑着将那牛皮纸在面前展开,不忘往少女的方向挪了挪。

这应该就是她想出的办法了,只是不方便在这里光明正大的研究,所以才借着他的炼药师身份来偷偷研究。

纳兰嫣然装作好奇地凑近柳翎,视线盯着那些药材配方小声道,“就差一点。”

柳翎认真的研究着这药方,上面的药材他都认识,而且有不少是价格中等偏上的药材,若是用来治疗帝都城的百姓,恐怕要花大价钱了。

不过好在,因为是炼制药水,就算是二品炼药师也能炼制出来。

“奇思妙想还挺多。”柳翎忍不住小声称赞道,两人凑得近,又旁若无人的嘀嘀咕咕,让夭月忍不住又翻了个大白眼,“真是受够了。”

萧炎看着关系亲近的二人不知在想什么,片刻后他突然问一旁的夭月,“小公主,我听说,云岚宗的宗主不能与异性有纠葛?”

“啊,是有这么回事。”夭月点点头,自从云岚宗派人来给纳兰家族道歉赔礼,帝都城就都知道云岚宗的宗主不可以与异性有纠葛。

“那她怎么还和……”萧炎瞥了眼纳兰嫣然和柳翎。

“虽然云岚宗的宗主不可以与异性有纠葛,但只要以后卸任,就可以自由婚配了啊。”夭月耸耸肩,当然前提是她能和云岚宗前任宗主一样,提前交出手中的权力给下一任宗主。

微微一怔,萧炎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么层意思,还没来得及多想什么,一旁的夭月小公主突然蹦起来,拿起旁边的茶壶就往嘴里猛灌,“咕嘟咕嘟——啊啊啊这个菜怎么这么辣啊!辣死我了!”

她动静不小,惹来不少人侧目看来,然而却没想到有个人的反应比她还激烈,坐在对面的纳兰嫣然猛地一拍桌子激动喊道,“辣?对啊!辣!我怎么没想到呢?”

进食辛辣刺激性的食物一般会加快身体新陈代谢,从而导致产热增多,使身体发热温度升高,虽然升高的度数很小,但也许可以正好弥补药方内缺少的温度值!

“我可真TM的是个天才啊!”纳兰嫣然像只第一次捕猎到食物的小狼崽子似的,忍不住朝系统兴奋嗷嗷道,“统子!你觉得呢?”

【唔,确实很有可行性!】系统眼睛一亮,不愧是它的小嫣然,竟然能想到这种奇思古怪又奇葩的小妙招!

“没问你这个!”纳兰嫣然继续嗷嗷道,“我问的我是个天才!”

系统:【……你可真TM是个天才!】

“哼哼~”纳兰嫣然得到想要的夸奖,骄傲的扬起小鼻子,“谢谢~”

现下只剩下实验了,纳兰嫣然离开炼药工会便找了个地方,笑容邪恶的将她特制的“变态辣椒水”往药水里一倒,搅了搅充分融合后,便灌进了路边随机抽取到的“幸运丧尸”嘴里。

这一次,丧尸成功恢复了理智,筋脉内的“病毒”被彻底烧灭,而那位幸运儿醒来后就扶着墙,面色崩溃喊道,“水水水!辣、辣死了啊——”

“额,大概已经预感到三天后会发生什么了。”始作俑者小嫣然默默隐身,套上黑袍便朝着帝都城中央的皇宫飞去。

……

宫殿大厅内。

“陛下,忙什么呢?”

加刑天正接收着皇室军队源源不断带回来的帝都情况报告,猝不及防听到少年的声音吓了一跳,“谁?”

是谁能越过层层护卫悄无声息的接近他身旁,而他身为斗皇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纳兰嫣然撤下隐身诀,一屁股坐上这位皇室守护者的办公桌,大喇喇道,“陛下,别激动,是我。”

“童染?”终于听出她的声音,加刑天这才松了口气,打量了几眼少女不由道,“你这隐匿的身手不错……”

纳兰嫣然无情道,“不给。”

加刑天:……他还没说完呢!

“你来这儿干什么?难道是找到治疗方法了?”加刑天双手交叉,试探问道。

“嗯哼~”

“我作为加玛帝国的皇室守护者,希望你能帮我……等等,你说什么?”反应过来,加刑天猛地瞪大眼睛,平日一向冷静的神色也难得松动起来,“你真的找到了?”

“瞧不起谁呢~”纳兰嫣然摊摊手,一副陛下您太大惊小怪了的模样,惹得加刑天一时哭笑不得。

他放下手中的报告,对着少女说认真道,“行,说吧,你的要求。”

她可是个精明的生意人,不可能白送他治疗方法,只希望她不要狮子大开口。

纳兰嫣然丝毫不知自己在这位陛下心里是怎样“扭曲”的形象,好奇道,“嗯?什么要求?”

“难道你要无偿将丹方送给皇室?”

“不然呢?”纳兰嫣然很奇怪为什么他会这么问,毕竟她白送出去的东西太多了。

“……”沉默片刻后,加刑天不由捂住了额头,“没什么……”

他竟然,看错了吗?

她的性格还真是难以揣摩,一边是岿然不动的傲然冷静,一边又是吊儿郎当的潇洒自然,一边是算无遗策的城府心机,一边又是无私大方的善良,加刑天一时搞不懂,她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为何她的每一步行动都会出乎他的意料。

“你怎么奇奇怪怪的,喏,这是丹方,你先看看吧。”

少女将药方扔到加刑天面前,加刑天扫了一眼,不由摇摇头,“根据护卫军带回来的消息,帝都城内这些药材的库存量恐怕不够。”

最重要的还是兵力,帝都城这么大,想要将中毒的病人分区治疗,需要大量的兵力。

而从附近城池抽调军队,也要等好几天。

“那就不是我该考虑的事了。”纳兰嫣然表示爱莫能助,跳下桌子挥挥手道,“走了~”

“等等!”加刑天出声拦下她,“那毒素的源头呢?我听法犸说源头是水源,那个该怎么处理?”

“让火系修炼者处理吧,那些水只要烧开了就没问题。”纳兰嫣然提示完,便消失在了大厅内。

“她还真是神秘又来去自如。”低头看着手里的药方,加刑天出声道,“来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