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加玛帝国的灾难7

穿戴好云岚宗特有的月白长裙,纳兰嫣然扎起头发,走到云山身侧探出脑袋问道,“师尊,你过来找我是为了?”

“没什么事。”昨日帝都城突然暴乱,他看到少女在那些暴民中游刃有余,便放心地回云岚宗叮嘱宗内弟子守好宗门,顺便把出门遛弯的古河又提溜回了帝都城。

怎么说少女也是纳兰家族的人,他虽对加玛帝国的百姓们没什么感觉,但若纳兰家族的族人因此遭受损伤,想必少女会伤心,因此便顺手把古河带过来了。

之后便使用斗气寻找她的踪迹,没想到她恰好就在炼药工会内。

“嫣然,你现在是打算留在这里,还是回云岚宗?”

离三年之约只剩下3天,他回来之前,云韵让他带话给她,她该回去了。

“先留在这里,万一那些家伙想不出治疗的办法,还得靠我想办法。”

她不可能任由那些无辜百姓变成丧尸被杀死,想必萧炎也不介意多等几天。

看着少女因此而蹙起的眉心,云山伸出手轻缓的为她抚平,怜惜道,“这不是你的责任,不要有太大压力。”

微微一怔,少女露出笑颜,“好。”

虽然口头上答应了,但纳兰嫣然心中还是将其作为了责任,或许是因为在现代种花家那里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要爱国护民,尽自己所力为社会做贡献,她不可能明明有本事却放任事态变严重。

更何况,身而为人,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无辜之人枉死。

就像……萧炎一样。

他为了保护斗气大陆的人,为了守护心爱的人,冒着死亡的危险和魂天帝殊死一战。

作为种花人,要心存大义啊。

虽然她已经猜到了什么,但……即便只在那个世界生活过一段时间,她也如此爱着那里,爱着那里的价值观。

“师尊,我去看看他们想出什么办法没有~您有事就先忙吧~”纳兰嫣然准备去楼下看看法犸他们,突然想起什么,猛地按住了银发美人的肩膀,“您现在感觉如何?吃了破宗丹,感觉能成为斗宗吗?”

身体微微一僵,看着少女认真严肃的眼神,云山轻点了下头,“应该没什么问题,最近有种冥冥感觉,感觉会突破为斗宗。”

“那如果最近有奇怪的人找您,以给您提供破宗丹为交易,提出一些奇怪的条件,您千万不要答应!”

算算时间,魂族的人也应该来找美人师尊了!

可不能让魂族那些小婊砸,把她单纯理智的师尊美人给忽悠瘸了!

虽然不明白少女为何这么说,但银发美人还是顺从的点点头,“好。”

纳兰嫣然不太放心地多看了两眼美人师尊,这才离开了三楼。

……

“嗯?嫣然,你起了啊。”看到纳兰嫣然的身影,正要上楼的柳翎停下脚步,“我正准备叫你出起床饭。”

“咦?还有早餐啊?”纳兰嫣然几个大步跃下楼梯,裙袂微微翻飞显得少女格外轻快,瞥着青年微微泛青疲惫的眼窝,她讶然道,“你们不会一点儿没睡觉吧?”

“嗯,不过这也没什么,炼药师几天不吃不喝不是很正常么?”柳翎揉揉眼底,不太好意思道,“很丑吗?”

“不不不,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

青年微微脸红,拳头微抵唇边轻咳了一下,他转移了话题,“你找到治疗方法了吗?”

“还差一丢丢。”纳兰嫣然跟着柳翎走向一楼大厅,此时这里已经被送来了不少食物,大家坐在一起边吃边聊着,但看着他们失望的神色,显然昨晚并没有讨论出结果。

“嫣然,你也在这里啊。”大厅正中央站着一位素袍中年男人,看到纳兰嫣然露出慈祥的笑容,“好久不见了,历练很辛苦吧?”

说话的正是古河,炼药大会前他就得到消息,有人在魔兽山脉内找到了一株很罕见的药材,所以他连炼药大会都没参加就急忙赶去交易,谁知道回来的路上恰好被云山逮住,扔进了炼药工会。

“古叔叔。”打了个招呼,纳兰嫣然坐到柳翎身旁,“有您在,找到治疗方法的可能性看来大了不少。”

“惭愧,叔叔现在还没想出办法。”古河微微苦涩地摇摇头,虽然他炼药天赋也算了得,就连烙毒只有异火才能驱除的方法都是他猜测提出的,但对这种奇怪的毒素也是无能为力。

“放心吧,神会保佑加玛帝国的。”纳兰嫣然拿起一个白软的馒头咬了一口,随口道。

“神?”古河微微疑惑。

“没错!”纳兰嫣然微点下巴,既然萧炎要成神,她怎么能落后呢!

她也要成为神!

我!就是你们的神!

吃饱喝足后,你们的神就要绞尽脑汁来拯救你们了!

一伙人借着用餐的时间,好不容易休息了一会儿,纳兰嫣然往胃里塞了两个馒头后,才突然想起某个人来,“对了,岩枭呢?”

柳翎瞥了眼不远处的楼梯,“岩枭昨晚也去睡觉了。”

正说着萧炎,少年的身影便出现在了楼梯内,他看着大厅的人们顿了顿,发现他的夭月立马挥了挥手,“岩枭,这边!”

脚步有些犹豫,但萧炎最终还是朝着夭月也是纳兰嫣然那一桌走去,“早上好。”

“你休息好了?有没有想到什么好法子?”夭月期待地望着萧炎,可惜少年无情地摇了摇头,“没有。”

他昨晚尝试着呼唤了药老,但是老师并没有理会,看来那株七幻青灵涎并没有补全老师的灵魂力。

“唉!该死的出云帝国,到底下的什么毒!”夭月不由狠狠咬了口馒头。

没有理会小公主的气恼,萧炎看向对面坐着的纳兰嫣然,还有3天就到了三年之约,但帝都城这事恐怕无法在3天内解决,他对这次的奇异毒素已经无能为力,倒是可以按时应约,那她呢?

握拳微微摩挲着指骨,他突然开口,“纳兰小姐,听说你与萧家的三年之约快到了?”

周围突然沉默起来,夭月惊讶地看了眼岩枭,这小子怎么敢在纳兰嫣然面前提三年之约这事啊!

柳翎也面色一沉,对他提起此事十分不满。

纳兰嫣然抬头瞥了眼萧炎,双手缓缓交叉起来抵在下巴上,剔透水亮的眸子染上了不易察觉的戏谑,“岩枭先生难道是想‘亲自’到场看看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