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加玛帝国的灾难4

“情况比我想的还严重。”

御剑悬浮在空中,纳兰嫣然抱臂沉思着,虽然皇家护卫队已经派人奔走警戒,可帝都城的面积可不小,大部分军力都集中在城外无法进城,他们必须守护住帝都城边缘,保证不跑出一只丧尸。

这就导致城内兵力严重不足,即便三大家族出手,也只是暂时缓和局势。

“唉,烦死了。”纳兰嫣然扭头朝着炼药工会飞去,气愤道,“瞧瞧这路边多少美人都变成了丧尸,X的,让我找到制造丧尸病毒的人,非把他皮扒了!”

疯狂演算药方的系统忙碌之中抬起了小脑袋:???

都这时候了她还不忘她的小美人?

“咦?这里的丧尸好像格外多呢?”青剑微微一停,纳兰嫣然停下飞行,拂唇陷入了深思,少倾后突然想起什么,她朝着附近的地图商铺飞去,拿起一张摆在门口的地图写写画画起来。

想着之前走过的路,她在地图上圈了几个部位,这些都是丧尸数目格外多的地方,作为曾经的生意人,她对数据分析十分敏感,考虑到人流量、地点特色导致的人群身份等等综合因素,她估摸出病毒感染的传播速度,进而最终确认了几个感染状况最严重的地方。

“都在餐馆酒楼附近呢。”

笔头微微点了几下那几个位置,纳兰嫣然当即御剑朝其他地方而去,在确认帝都城内餐馆酒楼附近的丧尸数量格外多之后,心中隐隐生出了答案。

病毒传播只有那么几种方式,呼吸道传播、血液传播和消化道传播,那些初始丧尸应该不是因为血液传播,而如果是呼吸道传播的话,虽然那些人咳嗽的厉害,但她当时附近就有至少两个咳嗽的炼药师,自己没有被感染就表明也很难是呼吸道传播。

那么,就只剩下消化道传播了。

纳兰嫣然进入一家酒楼的厨房,视线在周转一圈后,最终落到了水缸之内。

微微一思忖,她扬手包裹起一部分水,紫色兽火燃起那一刻,很明显感到水中有什么东西在疯狂挣扎着,竟然生生熬过了两分钟才被彻底烧死。

“有意思。”

少女轻啧了一声,又换成普通火焰开始烧水,发现那些水中的病毒在10分钟后才得以彻底毁灭,倒是与现代高温灭病毒一模一样。

她大概知道那些人为什么咳嗽了,酒楼会给客人免费赠送小碟凉菜,他们应该是吃了被毒水清洗过的小凉菜,才感染上了病毒。

“病源算是找到了,再之后,就让皇室去查吧。”纳兰嫣然收起部分“毒”水,转身离开了酒楼。

炼药工会。

此时的炼药工会已经被皇家护卫队保护起来,好在纳兰嫣然的身份显赫,得以顺利进入工会内。

夭月和柳翎都在这里,看到纳兰嫣然,柳翎当即快步跑到她身前,哪怕知道她不会有事,也还是上上下下检查了一番,“嫣然,你过来是为了……”

他欲言又止,但那热切的眼神已经透露出了他想要问的问题:是为了研究治疗丹方的吗?

纳兰嫣然点点头,青年便忍不住露出一抹温和幸福的笑容,“嫣然真善良。”

纳兰嫣然:???

可、可恶!

怎么突然用这种不搭边的词语夸她?

纳兰嫣然老脸一红,微微轻咳两声,她拍了拍柳翎的肩膀,不好意思道,“你也是。”

全程盯着他俩的夭月:……打什么哑谜呢?

她身边的人怎么都奇奇怪怪的。

“你们有进展了吗?”看着被绑在床台上疯狂挣扎的丧尸,纳兰嫣然抬脚走过去,对法犸会长问道。

“纳兰小姐。”法犸会长看到纳兰嫣然微微点头,继而又摇了摇头,“毫无头绪,他们体内有一种从未见过的毒素,老夫甚至不知称之为毒素是否准确。”

“如果童染在这里,说不定能看出什么。”

“是啊,那位大人说不定知道什么呢。”

“可惜赛后他就失踪了,也不知道去哪儿找他。”

炼药师纷纷议论着,纳兰嫣然耸耸肩,心中暗道不好意思了,你们的童染大人暂时也没辙。

“这不会是出云帝国的炼药师搞的鬼吧?”夭月叉着腰气愤道,“只有他们那些卑鄙之人才会弄出这种毒来,我看与其我们在这里瞎想,还不如直接抓几个出云帝国的炼药师过来,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法子。”

纳兰嫣然闻言不由挑眉看了眼夭月,这小公主倒是挺聪明的嘛。

“虽然很有可能是他们做的,但我们也不能轻举妄动,否则挑起两国战争就遭了。”她否决了夭月的方案,将一杯水放到法犸面前,“病因起源找到了,应该是有人在水源投了毒。”

“什么?”听到她的话,法犸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炼药大会期间,酒楼餐馆人流量最大,竟然在这种地方投毒,其心可诛!”

“水里有未知毒素,普通火焰可以烧死它们,你们可以试试能不能用火焰清除人体筋脉内的毒素。”纳兰嫣然指了指被抓来的丧尸,“就像异火驱除烙毒一样。”

“有道理。”法犸恍然大悟,但很快又疑惑起来,“纳兰小姐怎么知道,火焰可以烧死这些毒素?”

纳兰嫣然一愣,“啊,哦,我路上碰到童大人,他说的。”

“原来如此。”法犸顿时觉得童染说的方法很靠谱,当即来到丧尸面前,开始将火焰斗气轻轻推入筋脉中。

人体内突然进入别人的斗气火焰,本就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体验,好在这些丧尸似乎感觉不到痛意,很快,那挣扎着的丧尸便陷入了平静,随之而来的,是那人缓缓恢复理智,迷茫的看着周围的人们,疑惑道,“这、这是怎么了?”

“竟然真的好了!”

炼药师们顿时陷入狂欢,没想到这毒素竟然能用火焰就能驱逐,但很快,法犸便又皱起眉来,“不行,中毒的人太多,炼药师们数量又太少,体内斗气又有限制,短时间内恐怕根本无法恢复太多人。”

以一品炼药师们的斗气储存量,恐怕一天也就能治疗7、8个人,还需要一晚上才可能回复好能量,而帝都城那么多患者,还不知猴年马月能够治疗完。

纳兰嫣然叩着下巴再度陷入沉思,少许后,她问系统道,“统子,有没有那种吃了后浑身能冒火焰,或者能维持体内高温一段时间但是又不会伤害身体的丹药??”

【啊!我找找哈!】听到纳兰嫣然的话,系统立马钻进小金库,很快就拖着三张药方啪嗒跑了出来,【找到类似的药方啦!】

它将三张药方挨个铺平,左右瞧瞧犹豫道,【第一张药方可以在高温火焰中加快修炼速度,但只适用于火系修炼者吃,第二张药方算是毒药,可以迅速将人的筋脉熔化,虽然可以改改药方减小毒性,但会出现副作用,比如可能无法再修炼。】

【第三张药方,虽然适用于任何属性的修炼者,也没有毒性,但……】

“但什么?”

【但……它是那啥药。】

纳兰嫣然:???

【咳,让人浑身持续发烫,还不会对身体有害……】系统对对小手指,语气无辜道,【春の药不是正好有这种效果吗?】

纳兰嫣然:……

可你总不能让我光天化日之下,给大家发放这种药啊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