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加玛帝国的灾难2

“该死!这些人都疯了吗!”

某条街内,木战踹开一个疯狂撕咬过来的“疯子”,将雅妃护在身后,“雅妃,这一路上全是这种疯子,估计米特尔拍卖场也有不少!那里人多,现在过去估计很危险!我还是带你去木家吧!”

“不行!我是米特尔拍卖场的管理长老,我得回去控制好秩序!”雅妃微微镇定道,不管是保障客人的安全,还是减少米特尔拍卖场的损失,她都必须回去!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老子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再度击飞一个疯子,木战一把捞起雅妃公主抱起来,脚底狠狠一跃便飞上了屋檐,“我要加速了!”

“啊!”雅妃轻轻低呼,看着跳跃在屋檐之间迅速朝着米特尔拍卖场移动的木战,心底不免生出了几丝暖意,谁也未曾料到,仅仅因为童颜当年的一个馊主意,竟让她重新关注起这个男人,也让她这场血腥诡异的危机之中,得到了安全感十足的保护。

“木战,谢谢你……”她搂住青年的脖颈,头一次如小女儿般露出了羞涩而感激的笑意。

“这有什么可谢的。”木战丝毫没有察觉到女人对他感情的变化,他只是觉得,身为男人保护心爱的女人,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根本不需要道什么谢!

木战和雅妃回到米特尔拍卖场,附近跑满了见人就咬的疯子,米特尔的大门正紧紧关闭着,她和木战跃入二楼窗户走向一楼大厅,发现萧炎正和一群人站在大厅内。

很显然,是萧炎及时清理了米特尔拍卖场内的疯子,迅速关闭了大门,才让这里变成了暂时安全的地方。

“岩枭,你怎么在这儿?”此时萧炎还戴着冰蚕面具,所以雅妃喊出了他的假名。

“我来看看童颜在不在这里。”萧炎瞥了眼警惕瞪着他的木战,对雅妃说道,“然后发现有些人不对劲,就和侍卫把他们扔出去了。”

“太好了,你帮了我大忙。”雅妃感激的松了口气,“不过你在这里找到童颜了吗?”

“没有。”萧炎摇摇头,“不过以她的能力,不会有事的。”

雅妃不由一笑,“也是,那小家伙的实力可不低呢,木战都能打得过那些人,更别说她了。”

木战:???

“不过那些人到底怎么了?你不是炼药师吗?能看出什么吗?”雅妃仔细琢磨道,“我看那些疯了的人都是加玛帝国普通斗者,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子,难道跟今天很多人都咳嗽有关?”

显然,不只是加刑天和法犸察觉到了,以雅妃的玲珑之心自然也注意到了白天的异常,萧炎略微思忖了一下,便摇摇头,“看不出什么,要不我抓一个进来研究研究?”

“行,我先把大厅内的人隔离起来。”雅妃瞥了眼大厅内几个勉强压制住咳嗽的人,微微沉了沉眸,如果那些疯子真的跟咳嗽有关,那么,即便将那些已经疯了的人扔出米特尔拍卖场,这里也仍然可能会陷入危险之中。

萧炎点点头,在雅妃和木战将那些人分隔在不同雅间后,他这才打开大门,从门边拽了一个咬人的疯子进来,开始研究这场奇怪又危险的灾难到底是怎么回事。

……

“该死!再这么杀下去,根本不是办法!”

骑在白色战马之上,身姿英武的夭夜公主手内的战戟枪尖微微颤抖,鲜红的血液不断从那银色枪尖流淌着,滴落在了地上的血滩之中,发出轻微的噗通一声,在这满是凄冷低吼的夜色内,格外冰冷又刺耳。

她十分清楚,这些都是她帝国的无辜子民,不知因何缘故突然成为了暴民,但这绝对不是他们自愿的,所以每当砍下一个人的脑袋,她的心都在微微颤抖,可为了保护更多无辜的百姓,她只能含泪取走他们的性命,让这场暴乱灾难能够缓一口气。

但,这种“疯病”传播的速度太快了,本就是炼药大会期间,而今天更是整个帝都城人流量最大的日子,无数人涌入帝都城观看大赛,可想而知,在护卫队没有介入的地方,这种疯病已经发展成了怎样的程度。

“来人!去向三大家族求助!将街边的幸存者们集中到帝都中心地带看守保护!妇女老幼优先救助!”

“抽出两个小队迅速传达‘夜禁’指令!任何帝国居民没有命令都不准出门!”

迅速下达了这两条命令,夭夜拎起马缰,再度朝着夜色远处奔去。

与此同时。

纳兰嫣然正拿着一根筷子,往七彩吞天蟒的小嘴里,使劲儿将那枚新鲜的五品丹药往它嗓子眼里捅。

“看看爹对你多好,五品丹药说给你就给你。”纳兰嫣然自我感动道,“再看看你!不孝儿,连一片七彩蛇鳞都不舍得扒下来给我!”

七彩小蛇翻了个白眼:扒蛇鳞很痛的好吗!

少女捂住胸口,悲戚道,“可你痛的只是皮肉,我痛的却是整颗心啊!”

七彩小蛇:???

“咦?外面什么声音?”庭院外传来不少凌乱的脚步声,纳兰嫣然将七彩吞天蟒收回手腕上,起身离开了庭院,发现纳兰桀和纳兰肃正在整合家族内的护卫和族人。

“斗之气九段以上的纳兰族人全部出列,跟随本帅出去保护帝都幸存者!其余人留在族内不得轻举妄动!”纳兰桀喊完,就看到远处走来的纳兰嫣然,微微蹙眉后就收回视线全当没看见她,迅速整合族人朝外走去。

“发生了什么?”纳兰嫣然拦下一个脚步匆匆的护卫,好奇问道。

那护卫看到她连忙道,“外面突然出现很多暴民,见人就咬!被咬的人都成了暴民!大小姐,您可千万不要出去!”

“暴民?”

微微吃惊,她看着迅速领队出门的纳兰桀,心里浮起不详的预感,回想起今天咳嗽的人非常多,而那护卫又说什么人咬人……

她当即御剑飞出纳兰府,在行至不远处的街道时,看着一片血色中疯狂咬人的人们,震惊煞时布满了脸庞。

“卧槽,这特么……不是丧尸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