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第一次比较紧张

“嗯,这么说也有道理。”法犸赞同的点点头,“不过……”

老人转头看向观众席台,“陛下,你有没有发现,今天生病的人似乎太多了?”

加刑天微微皱眉,其实他也注意到了,今天咳嗽的人非常多,哪怕没人说话,那阵阵不停的轻咳声也不断传入耳中,十分奇怪。

“炼药师里也有一些人咳嗽。”法犸轻皱起眉,“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

“先把大赛顺利结束吧。”加刑天瞥了眼纳兰嫣然和最前方的三个孩子,暗暗心想,希望他们不要受影响。

……

炼药台上,随着萧炎的异火再现,所有炼药师的火焰包括小公主的兽火都跟着萎靡了不少,异火现,万火臣服,那犹如朝拜君王的壮观景象,让在场的人皆是惊叹不已。

而这其中,唯一没有臣服的火焰,便当属那一缕黑一缕白的奇异火焰。

它如高雅淑女般岁月静好,既没有影响其他人的火焰,也没有臣服于那青莲地心火,如开灶小火般慢吞吞的提炼着一株又一株药材。

“孤岭花、沉千岁、天雷竹……奇怪,她究竟是要炼制什么?”哪怕见多识广的法犸,也看不出黑袍少年到底要炼制什么,他暗暗记下那些药材,打算看看对方究竟能炼制个什么出来。

赛场最前方,萧炎精神高度集中,法犸为了让他赢过炎利,给他准备了三份炼制三纹青灵丹的药材,这也代表着他只有三次机会,深吸了一口气,他用青莲地心火给丹药炼制出第一道纹络后,猛地将青色火焰收回,继而运出了紫色火焰,打算炼制第二道丹纹。

然而,他毕竟是昨天才拿到的药方,就算是法犸会长第一次拿到这药方时,也失败了两三次,药鼎内原本平和的火焰突然紊乱起来,伴随着紫色火焰几乎要冲出药鼎顶盖的束缚,萧炎面色一变,紧跟着一道闷响,猛然刺耳的从咬定中传出,淡淡的黑色灰烬从药鼎内轻洒了出来……

“失败了啊……”法犸轻叹了口气,略微苦涩道。

还没来得及调整情绪,突然一声巨响仿佛天雷炸开般的声音猛地响起,吓得在场咳嗽的人们都忍不住一惊噎,差点没倒换过来气儿。

法犸:???

加刑天:???

夭月:???

柳翎:???

萧炎:???

纳兰嫣然低头看着发出暴响的极品药鼎:???

什么情况?

极品药鼎【老脸一红】:啊哈,不好意思!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炼制五品丹药,比较紧张,所以忍不住放了个屁~

“你是不是有毒!”纳兰嫣然狠狠咬着牙关,要不是因为第一次炼制这张丹方,她不敢轻举妄动,她现在早就把这极品药鼎一脚踹出天际了!

好在除了一些炼药失败的炼药师回头看了她几眼,其他人都忙着炼制丹药,在比赛里炸鼎或是失败都是正常事件,他们自然不会大惊小怪,最多被吓一跳,便再度投入炼药中。

纳兰嫣然默默坐到椅子上,对着极品药鼎威胁道,“再特么吓唬我,下次拿你当夜壶!”

极品药鼎不屑一顾:呵呵,你敢对着我露屁股吗?

少女脸上阴测测笑道,“而且是魔兽屎壶。”

极品药鼎:!!!

药鼎终于老实了,兢兢业业的给少女加成炼药成功几率,赛场上再度恢复平静,唯有炎利在炼制丹药时,不知想到了什么,那厚厚的唇瓣缓缓勾起了邪恶的笑意。

加玛帝国人,迎来你们的末日吧!

……

时间一分一秒走过去,夭月、柳翎、炎利先后将四品丹药炼制了出来。

不过比起夭月和柳翎,炎利那枚紫心破障丹属于四品巅峰丹药,完全碾压住了两个年轻人的丹药。

“两个乳臭未干的毛小子,真以为自己有多大能耐吗?哈哈哈,这次冠军必然是我的!”

“该死,这个臭家伙!”夭月瞪着叫嚣嘚瑟的炎利,跺了跺小脚骂道,“童辨泰这个家伙!说好了来参赛的!如果他在,冠军绝对是我们加玛帝国的!”

听到童辨泰这个名字,柳翎抬拳捂嘴轻笑,惹来夭月一个暗瞪,“笑什么笑!咱们加玛帝国都要输了!”

“不是还有岩枭么?”柳翎视线落向旁边容貌普通的少年,“还有希望。”

能被嫣然夸过的炼药师肯定不会差,他虽然嫉妒对方能被她另眼相看,却也相信嫣然的目光。

这大赛的转机,也许就在岩枭身上。

不过,她真的没来参加炼药大会么?

柳翎转身视线扫荡了一圈,最后落到那唯一穿着黑袍没有露出真容的少年。

那一身黑袍和面具虽然与当年不同,不过这身装扮倒是相似,似乎察觉到青年的视线,那“少年”微微抬眸,对上他视线的眼睛轻微眨了两下,便流露出两分笑意。

柳翎耳根一红,瞬间确认了那黑袍少年就是纳兰嫣然。

“咳,放心吧,冠军必然属于加玛帝国。”柳翎多瞧了几眼,这才悄悄转回身,对着夭月信心道。

“神神叨叨的。”夭月白了他一眼,“不过,希望如此。”

作为加玛帝国小公主,炼药工会会长的亲传弟子,不管是哪个身份,她都不希望冠军被其他帝国夺走。

时间再度流淌,在场所有人都将视线放在了最前方的萧炎身上,加玛帝国最可能成为冠军的三位炼药师,其中两个已经明显输给了炎利,所以所有人都在为这位少年加油打气,哪怕重重咳嗽着也在拼命为此呐喊助威。

而在那三纹青灵丹的第二道丹纹完美刻印后,一股冷寒之意逐渐蔓延到整个考场内,无数人震惊的看到,那位可能创造出奇迹的少年,手心里竟然冒出第三种火焰!

“这!这怎么可能?”这样的变故让炎利瞬间担忧起来,他恶狠狠的等着少年,眼里不免掠过浓重的嫉妒。

这少年年纪轻轻竟然就拥有了三种火焰?

妒忌的目光死死盯着萧炎,他冷哼道,“就算你在规定时间内炼出来丹药又怎么样,我就不信,你能炼制出五品丹药!以你的实力,稍一不慎就会炸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