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让老子看看这次又是烤哪只菜逼魔兽

纳兰嫣然眼底情不自禁浮起笑意,小拳头堵在唇边掩饰性的轻咳两声,她收了视线,开始检查自己纳戒中的药材。

这场最终考核,她相信不会出什么意外,冠军必然是萧炎的,毕竟他已经拿到七幻青灵涎将药尘唤醒,只不过那老头故意装睡,萧炎还不知道罢了。

因此就算萧炎比赛期间出了什么意外,药尘肯定也会偷偷出手帮他。

不过,就算药尘帮忙,她若是想赢,药尘也没辙帮萧炎赢过她。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也算个穿越主角,不拿个冠军简直对不住她的身份,然而可惜的是,她对这种名誉并不感兴趣。

冠军?手到擒来的东西,她能稀罕吗?

还不如无形装个逼有意思!【叉腰.jpg】

少女勾起食指骄傲的蹭了蹭鼻尖,忍不住得意道,“无敌,真是寂寞啊!”

系统:……她又在YY什么呢?

“咳咳——”

“咳咳——”

耳边突然传来几声咳嗽声打断了她的自我陶醉,纳兰嫣然闻声看去,发现她左前方和右前方两名炼药师,似乎身体不大好一般,一直站在炼药台面前轻轻咳嗽,大概咳嗽了两分钟后才微微好转一点,略显虚弱的坐到了椅子上。

纳兰嫣然深沉的叩了叩下巴,现在的炼药师们,都这么身娇体软了?

将注意力收回,她下意识瞥了眼美人师尊的方向,却发现他身旁坐着的两位观众,都在俯身捂住嘴可偶素,不过那咳嗽的力度显然比刚刚那两个炼药师重了很多,她不由四顾观众席台,却惊讶发现,今天咳嗽的人还不少。

怎么回事?昨晚很冷吗?大家都受凉了?

正想着,炼药大会最终一轮测试,随着法犸登上高台开始了,纳兰嫣然暂且放下了心中的疑惑,开始等待法玛宣布最终测试内容。

“诸位,这第三轮考核,公会不会再给予任何参赛者帮助,一切都需要全部依靠你们自己,包括药方药材等等,也就是说,在规定时间之内,你们必须成功炼出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一种丹药,而最后的胜利者,自然是要看他所炼制出来的丹药等级以及实用价值!”

响彻在耳边的考核题目,把在场的炼药师们都给愣住了,显然如此不按套路的考核内容对他们来说太扯淡了,已经有不少炼药师面色惨白起来,很明显这些人根本没有准备合适的药方或者足够的药材。

不过对于那些有药方和药材的参赛者来说,这也不足以放松警惕,因为要考虑竞争对手可能炼制出什么丹药,自己要挑选哪张药方才可能赢过对方,一时场内气氛如剑拔弩张般,很多人都左右环视,希望看出旁人要炼制什么丹药。

而不只是炼药师,就连观众席台上的人们也窃窃私语起来,这其中有不少落败的炼药师来观看学习经验,因此这场考核想要赢得第一究竟有有多难,也被迅速传了开来。

周身的声音循序入耳,前排端正坐着的青袍美人,不由担忧地凝望着少女,感受到那担心的目光,纳兰嫣然回之一抹灿烂笑容,这才让青袍美人微微放下了心。

“既然大家都已经熟悉了考核规矩,那么……”法玛手掌缓缓举起,然后悄然落下,淡淡苍老的声音响彻广场,“第三轮考核,现在开始!”

随着法犸音落,原本还有些窃窃私语的广场瞬间安静起来,这也让有些人忍不住的咳嗽声变得格外清晰,而广场中央内,所有参赛者都未有动作,反而是不约而同的保持着沉默,各自皱眉沉吟着,思考着应付这次考核的办法。

纳兰嫣然左右瞧瞧周围的人都在认真思考,便摸了摸纳戒,时间不等人,她想要炼制的五品丹药,需要的时间可比萧炎和炎利时间长多了。

将灰色药鼎取了出来,一瞬间一股浓郁的死气便扑面而来。

极品药鼎:让老子看看这次又是烤哪只菜逼魔兽——【龇牙咧嘴.jpg】

纳兰嫣然“啪”地一拍药鼎,“低调点!”

大概也察觉到是人多的场合,极品药鼎默默收敛住了气息,化为十分普通的药鼎,可即便那浓烈的杀戾气息收敛得已经十分迅速,也还是被几个人察觉到了。

除去一直盯着她的云山,炎利感受到那一秒内消失的可怕气息,不由回头朝纳兰嫣然的方向看了看,但怎么寻找都没再找出那恐怖的气息,只能不甘地收回了视线,开始炼制他的丹药。

而法犸和加刑天一直注意着场内这位最大的变数,自然在那极品药鼎面世时就察觉到了那药鼎的不一般,加刑天虽然不是炼药师,也能察觉那药鼎绝对不简单,完全可以碾压他太孙女夭月的五阶药鼎。

“这药鼎我并未见过,不过不难猜测的是,这药鼎比月儿和柳翎那小子的药鼎都要上乘。”法犸摸了摸胡子,“他还真是神秘,如果他真的是加玛帝国人,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成就和宝物。”

“不,她一定是加玛帝国人。”加刑天摇摇头,“对于税收这方面我把控得很严,你也知道帝国想要开办正规的商业店铺,需要上交十分具体的身份证明,因为不同帝国商人的税收标准不同,而她交的那份,是最贵的帝国税收。”

“她很聪明,找的是我的直属财政官办理的商铺证明,除了那位财政官知晓她的真实身份,就连我都不知道。”若不是担忧自己从那财政官嘴里硬撬出来她的身份会惹怒她,他哪里用得着一直怀疑她到底是谁。

“不过,她虽然是加玛帝国人,但也许她的炼药老师并不是。”加刑天不由望向观众席台,早在那青袍人出现时,他就盯上这人了。

只不过,他越看越觉得这人就是云山,十分少见的蓝眸以及能隐隐看到的银发,尤其是那一身空灵出尘的气质,简直与云山如出一辙。

但在对方举起应援棒时,加刑天就立马否定了这一猜想。

开玩笑,那个老古董怎么可能做出挥舞应援棒这么羞耻的动作!

更何况,云山又不是炼药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