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换着“花”样比较好

隔壁法犸加刑天还在和炎利极限拉扯,隔壁的隔壁雅妃收获大藏獒的真心,而“主房”内的纳兰嫣然看着出现在门外的青袍美人,差点吓个半死。

“师、师尊?”

他怎么来了?!

左右一环视,发现她庭院周围树上的护卫都不见了,似乎察觉到少女在担忧什么,青袍美人语气淡淡道,“只是打晕了,明早就醒了。”

“噢噢噢,那您进来吧。”朝后退了一步,看着师尊美人摘下斗篷帽露出及腰银发,目不斜视的走入房内,少女挠了挠头,感慨道,“斗气大陆的男孩子们果然安全意识太低了,怎么可以半夜随随便便进女孩子房间呢?”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的,哎哟,这也幸亏夜会的是她这么纯洁的人,否则这干柴烈火的……

她关上门,便屁颠颠跟上青袍美人,“师尊,这么晚了您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听你解释,为什么成为了炼药师。”云山席椅而坐,清冷无波的目光落到少女脸上,微微漾起几丝如月光般皎洁的淡光,“白天人多眼杂,不适合谈这种事。”

“您不是说日后再谈吗?”少女走到他旁边,抬腿反坐在椅子上,抱着椅背前后摇晃着,精致绝色的脸蛋上满是疑惑,“我还以为您不急呢。”

“临时改了主意。”云山抬手给自己斟了杯茶,清冷谪仙般的声音淡淡说着话,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在云帘洞习惯了与少女同处一室,所以一举一动都仿佛把这里当家一般随意。

不过,这大半夜的,桌上的茶壶内剩的自然是冷茶,纳兰嫣然在青袍美人要端起那茶杯时,率先握住了那精致的茶杯,一团红色火焰飘忽燃起瞬间包裹住了整只茶杯,很快便将里面的茶水烧热。

她笑眯眯地把茶杯塞到他手里,“我意外得到一本功法,把它给我的炼药师大人说风系修炼者体内只要存有一丝木系属性,就能像火木双属性的修炼者一样成为炼药师,所以我……”

少女晃悠着板凳,叽叽喳喳地解释着她成为炼药师的经历,她显然早就想好了措辞,虽然这些解释听起来合乎其理,可重点全都模糊略过,没有泄露出一丝旁人可能觊觎的秘密。

然而她身旁的银发美人却只是眼神平静的望着她,那半敛沉思的幽蓝琉璃眸,在夜色内犹如深海明珠般泛着浅淡的光泽,随着思忖时不经意的眨眼而微微闪烁着,透出几分深沉的担忧。

他根本就不在意少女为什么会成为炼药师,他只在意,接下来该如何隐藏她的身份,如果某天她需要暴露炼药师的身份,他又该安排些什么,才能让斗气大陆觊觎她功法和能力的人,不敢对她动一根头发。

他要替少女想好一切,防备好一切未来可能发生的危机。

而他最先需要做的,就是成为加玛帝国第一位斗宗。

成为斗宗,刻不容缓。

微微攥紧掌中的茶杯,他听着少女解释完,伸出被茶杯暖温的大掌摸了摸她的头顶,“师尊知道了。”

“他真的听进去了吗?”纳兰嫣然看着摸着她头顶好像还在走神的银发美人,忍不住问系统,“我怎么感觉我刚刚说话的时候,他也在走神?”

【额……总之他没细问就很好了!】

“也对,否则他要是想见你,我去哪儿给他弄个炼药老师。”纳兰嫣然心里叹了口气,不由再次感慨,“要是统子你有实体就好了。”

系统低头看看自己拳头大的身体:……

对不住了小嫣然,为师暂时拿不出手,呜呜呜呜!

不过总有一天,它会长大的!

解释完自己成为炼药师的经历,房间便陷入了一片沉寂,但看师尊没有收回手的意思,纳兰嫣然跟只被主人疯狂rua脑袋的小猫儿似的不敢动弹,只能任由他自己宽大的手掌轻轻拍摸着自己的小脑袋。

半晌儿云山回过神,察觉自己因为思考事情而忘了收回手,耳根微微一红,连忙不动声色地收回手掌,重新端起了茶杯。

“你现在修为尚浅,尽量不要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不管是风系修炼者体内存有木系属性,还是非火系修炼者能成为炼药师,都会成为一些大陆强者想要研究你身体和灵魂的理由。”

“如果被有心人盯上,后果不堪设想。”

纳兰嫣然点头如捣蒜,“知道啦,师尊~”

看着少女乖巧听话的模样,云山眼底不由倾泻出两分笑意,夜色里几缕月光透过纸窗,轻轻打落在他清冷绝伦的面容上,也被那抹温柔的情绪逐渐融化成水,引得少女频频失神,再度惊艳于他的绝世美貌之中。

“嫣然……”那浅薄色唇瓣微微轻启,青袍美人肩上几缕银发随着他的俯身滑落而下,那闪烁着微弱暗光的蓝眸半敛微垂,一向清冷无波的声线内,侵染着几丝沙哑的轻颤,“额花淡了。”

岂是淡了,分明是早已没了。

胸腔被不明情绪占满,明明得到了解释就该离去,可看到少女望着自己失神惊艳的模样,他竟下意识地找出了如此羞耻的借口,可话已出口便无法收回,银发美人抿直了唇线,那银色睫羽也微微轻颤着,敛住了眸内一闪而过的懊悔。

纳兰嫣然闻言一怔,视线掠过美人师尊那光洁白皙的额心,曾经一时兴起描画的花钿早已随着时间消逝,看着银发美人那微微羞窘的神色,她顿悟般地一拍巴掌,“原来师尊您这么喜欢花钿啊!”

“那我给您弄个永久妆吧!”她搓搓小手跃跃欲试,上次囊中羞涩,制作出的花汁存留时间太短,而随着她出门历练过程中,纳戒中早已储放了不少可能会用到的东西,做个永久花钿妆的材料还是有的!

看着少女已经拿出碗碟药材准备开始,银发美人抬手想要阻止,继而又似乎有些犹豫,半刻后那双澄澈的蓝眸闪烁着几分羞耻道,“不要永久的……”

“啊?”纳兰嫣然抬头,满脸都是“为啥”。

云山抬手掩住唇瓣,视线微微倾斜向旁处,“换着花样比较好……”

纳兰嫣然:惊.jpg。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