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竟然想日后再听

卡着时间点炼出风行丹后,纳兰嫣然伸了个懒腰,将丹药放在了测验机里,看着微微泛起的绿光,她甩了把莫须有的汗,不屑道,“哈,出题人,不过如此!”

法犸:……够了啊!你这个卡分狗!

别以为我没看出你第一次炼制的丹药比岩枭还上乘!

可恶!

为什么能够改变炼药界的天才炼药师却这么喜欢低调!他就应该在炼药大会上大放光芒,成为炼药界历史上谁也无法超越的巅峰!让所有炼药师都知道他的名字!

可恶啊!!!

炼药大会暂时停止,只等翌日的第三轮测试确定出最终的冠军,纳兰嫣然收起药鼎就发现观众席台上,自家师尊美人此时站了起来,那透着几丝“快过来找师尊”的目光,似是糖丝儿般凝结在了自己身上。

微微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抬脚走了过去。

此时观众席上人潮涌动,观众们纷纷攘攘的朝着台下走去,而少女却犹如逆流而上的锦鱼儿,在这汹涌人流中坚定地朝着青袍美人而去,人们的交谈声杂乱入耳吵吵闹闹,可不知为何,云山在看到少女朝自己走来的那一刻,整个世界都仿佛变得寂静无比,只剩下她一步一步的脚步声,以及自己突然加快的心跳声,交织缠绕着化为同调。

“师尊。”纳兰嫣然停在他面前,小声心虚道,“您怎么来了?”

清冷柔和的视线落到少女飘忽的眼神上,云山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来看比赛。”

“噢噢噢,那个,师尊我其实……”少女正准备解释自己是炼药师的事情,云山便抬手止住了她的话头,“不急,日后师尊再听。”

纳兰嫣然眨了眨眼,有些吃惊,“没想到同人世界里的师尊这么开放,竟然想日后再听。”

系统:???

你又在放什么狗屁?

低头看了眼自己师尊那赤裸的玉足,少女不由看向那身遮挡住身躯的青袍,纤长食指微微扒拉了一下,果不其然的看到了里面敞着半片胸膛的素白锦袍,她家亲亲师尊的伪装,真的就是简简单单裹一身斗篷袍加戴一张面具啊!

唉!

将青袍美人按回座位上,她低下身子从纳戒中取出一双男式鞋靴,刚炼制完丹药而留有浅浅余温的娇手,微微环握住那略显冰凉的脚踝,看着少女的动作,青袍美人耳根微微发红,忍不住轻缩了下玉足,“师尊弄不脏的。”

“我不想让别人看到。”少女小心仔细给他套上鞋靴,心里暗暗嘀咕,一会儿要是陪他去吃饭的话,他气质出众独特,一身青袍更是名贵不已,过往的路人还不知会瞧他多久,再看他赤着足恐怕更会频繁注目。

光想想那些画面,她就觉得她的师尊容易被变态盯上。

毕竟她师尊细腻嫩肉的,说是20岁小年轻都有人信。

“好啦~”看着与那青袍格外搭配的青色鞋靴,纳兰嫣然满意地拍拍手站了起来,“师尊,我们去吃饭吧~”

“嗯。”清浅的应了一声,青袍美人垂眸看着脚上的鞋靴,眼波内缓缓掠过几丝异样的情绪,他凝视着一个一个台阶蹦跳下去的活跃少女,抬脚跟上了少女的步伐。

一步、两步,愈来愈近。

而就在两人离开之际,加刑天似有感应的回头,看着那黑袍少年与青袍男子,睿智儒雅的眼里划过一丝若有所思。

奇怪,那个人给他的感觉,十分像是云山。

可他怎么会和童染有关系?

加刑天微微眯着眼落在那双脚上,在触及到一双青色鞋靴时,又收回了视线。

看来不是云山,应该是她师傅吧,得找个机会认识一下了。

——

是夜,三个地点上演着精彩的剧情。

加刑天、法犸、和海波东与萧炎,前往客栈探查炎利的真实身份。

而米特尔拍卖场,雅妃看着面前神色严肃的木战,玉手微微扶住了额,“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可以接受。”木战重复道,“就算你是半男半女,我也接受!”

青年看着雅妃逐渐陷入震惊的眼神,十分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我已经问过族长了,他说只要能带给木家实切的利益,不会管我的妻子是男是女!”

斗气大陆本来就经常有人一生无子,而修为越高的人越难怀有下一代,所以与其指望孩子成龙,他们更期望自己的实力变强。

“雅妃,你不是想掌控家族吗?和我联姻是最有利的做法,我不懂你们米特尔家族那些勾心斗角,但只要你是我的妻子,木家就是你的后盾,谁敢欺负你阻拦你,我都会帮你。”

听着木战的话,雅妃内心微微一惊,她从未对谁说过自己想要掌控家族,而在米特尔家族内,为了不被人盯上,她更是步步精心不敢太过高调,以来掩饰住自己的野心。

可他……怎么会知道?

雅妃第一次正视起木战来,桃花美眸默默打量着这脾气狂傲的青年,他笨拙的表达着自己的感情,以前他只会说喜欢自己,但是这一次,雅妃却从他的话语中,第一次感受到他对自己真挚的感情。

“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是你7岁的时候,你家族那些小子围着你欺负你,可你非但没有怕,反而言语犀利地将他们训得不敢动你,那时候我就觉得你真厉害,明明修为弱得要死,竟然能仅凭一张小嘴就把他们气得哇哇直叫。”

雅妃美眸微微一愕然。

七岁?

“我第二次见你,是你9岁的时候,在米特尔拍卖场被一个客人逮着刁难,你仅凭三言两语就将对方立于不利之处,哪怕被对方打伤,也仍然强撑着夺回自己的名誉,明明瘦弱得要死,可那一身比男人还刚强的气势,却让我根本就忘不了。”

“还有第三次……”

他如数家珍的说着自己在未知角落里所看到的雅妃,他看过她咬着牙红着眼眶却不肯落泪的样子,看过她强撑笑容却暗暗使坏的样子,也看过她意气风发充满野心的样子,她就像一颗被包裹了很多层糖纸的硬糖,在一层层剥开之后,让人迫不及待的想吞入口中,将她占为己有。

她的一切,都在吸引着他。

他想将这个女人包纳入自己的保护罩内,让她可以更安全幸福的翱翔。

可当纳兰嫣然指责他时,他才恍然察觉,是啊,她需要自己的保护吗?

以她的自尊和骄傲,恐怕根本不屑于他的帮助吧?

可他知道,自己是爱惨了这个女人,他渴求能得到她的一点爱,哪怕一点回应,都能让他回甘一辈子。

木战说着那些话,似乎终于有点不好意思了,又开始胡言乱语,“雅妃,说起来你可能都不信,我在边境军营历练的时候,木辰那个老东、不是,族长之前就给我来过信,说有个男炼药师看上我了!这表明我还是比较招男人喜欢的吧?那你能不能也喜欢我一点?”

他恳切着急的等着女人的答复,雅妃被他的话逗乐了,她望着眼前目光热烈的青年,那颗长久以来封闭的心竟然松动了一点,她从未料到,原来在她不知道的时候,有一个人将她放在了眼里,钦佩她、爱慕她、甚至想保护她。

心跳似是慢了一拍,她微微捂住胸口,半晌后耳根微红,妩媚的声音里夹杂着了一点颤音,“那你,不准随便揍人了。”

木战纠结着想要答应,便听女人又轻轻补充,“除非我同意。”

木战眼神顿时一亮,“好!”

雅妃轻轻笑起来,看着仅仅因为她答应愿意给个机会就高兴的跟个傻子似的青年,她突然想,仗着木战的权势偶尔任性一次,将骚扰她的人揍一顿,其实也不错吧?

拍拍青年的熊脑袋,她想,未来……大概要不一样了啊。

当然,前提是木战要听她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