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

第二轮测试,是给一张详细的药方,只要在规定时间内炼制出三品丹药风行丹,就算通过测试。

这场测试看起来十分简单,普通的三品炼药师只要按照药方上的药材,提炼融合就都能炼制出风行丹,但出题人却在药方里搞了手脚,多加了一位厚土芝,虽然在炼制过程中感受不到属性冲突,但最终的炼药结果却一定是失败的。

因为是炼药工会费尽心思发明的新丹方,所以就连萧炎柳翎等人都没察觉到药方的问题,只有那伪装成灰袍少年的四品炼药师炎利看出了疑点。

瞥了眼桌子上的药材,纳兰嫣然安静如鸡的坐在原地没有动弹,因为曾经炼制过不少次风行丹,她十分清楚自己需要花费多长的时间,所以此刻她十分悠闲的开始欣赏其他炼药师们拿着药方胸有成竹的模样。

“我就喜欢他们菜还胸有成竹的模样。”纳兰嫣然笑眯眯道,“真可爱~”

系统:……她怎么越来越变态了鸭!

将手里的五品丹方叠成纸飞机,系统“呼啦”地扔飞进她脑子里,它十分清楚少女就是嘴上说说,其实心里丝毫没有瞧不起他们的意思,毕竟法犸这考题确实很狗,就连被药尘精心教导的萧炎都差点没看出问题,更何况那些普通炼药师呢。

炼药师们性格傲是傲了点,但人家能成为三品炼药师,无法像柳翎和夭夜那般拥有先天的天赋和势力培养,就只能靠不断勤奋努力,他们不但要保证斗气修为达标,还要辛勤学习炼药知识,光凭努力这一点……

她就不会在心底瞧不起他们。

否则她怎么会总是大方的分享经验呢?

腹黑嘴豆腐心罢了。

“他怎么还不开始?”中心观赛台上,法犸看着笑眯眯四顾的黑袍少年,苍老褶皱的脸上十分疑惑。

“应该是想卡着时间炼制完吧。”加刑天无奈的摇摇头,虽然见童染的次数很少,而“他”又经常表现出一种吊儿郎当的少年野性,但从两年前那场试探里,就可以看出她心性极稳,若非胸有成竹,怎会如此淡定。

“她能够轻易答应我们只会在冠军不是加玛帝国人时才出手,就已经表明,她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有炼药天赋。”

当年他已经从她模糊又故意泄露秘密的回答中,猜测到“他”就是“她”童颜,只可惜他没有太孙,只有两个太孙女,否则怎么也得联个姻将她留下来。

“呵呵,这样的人才,幸好是加玛帝国人。”法犸眯瑟着眼睛,慈祥笑道,“我打算让他当我们炼药工会的名誉长老。”

加刑天闻言也轻轻眯起眼,含笑道,“呵呵,这可怎么办,我还打算让她成为皇室首席炼药师。”

“皇室什么时候还有首席炼药师这个位置了?”法犸惊讶道。

加刑天耸耸肩,“刚刚。”

法犸:???

狗还是你狗啊!

“不过岩枭那小子也不错啊,年纪轻轻拥有异火,让他成为你们皇室的首席炼药师,也不是不行。”法犸笑呵呵的开始给加刑天放坑。

加刑天睿智的眼眸不由掠过精光,“法老你说的是,那童染和岩枭我便都收下了。”

法犸:???我特码说的是岩枭给你童染给我啊!

台下,萧炎已经炼毁了第一幅药材,微微愕然后,他很快就发现了药方的问题,瞥了眼灰袍少年猖狂的喊着加玛帝国炼药师不过如此,他眸神微微一沉,手里便燃起了青色火焰。

用异火炼制药材可以加快炼制速度,想要追赶上炎利,便只剩下这个法子了,在柳翎和夭月都将希望放在他身上之时,少年稳定好心神,将药材再度扔进了药鼎之中。

“那么,我们也开始吧。”纳兰嫣然搓搓小手,为了防止萧炎出意外,她也开始起炉炼制起了风行丹。

“他开始了。”法犸兴致盎然,“不知三个人谁能先炼制出风行丹呢?”

炎利起步早,又极有可能是四品炼药师,拥有着十分熟练的炼药经验,萧炎虽然起步晚,但有异火提升加练速度,还真不一定不能追赶上,而那旷世奇才童染,本就让人捉摸不透,如果萧炎真的比不过炎利,“他”究竟能不能如他许诺的那样,超越炎利成为第一个炼制出风行丹的人呢?

法犸十分期待。

随着时间流淌,灰袍少年炎利的笑容愈发猖狂得意,伴随着药材提炼全部完成,炎利与萧炎同时猛拍桌子将药粉收入玉瓶,微微等待后,又开始争分夺秒融合药粉成丹,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极小,每个人都捏了把汗,生怕萧炎输给其他帝国的炼药师。

“岩枭,再快一点啊!”夭月咬紧唇,轻声说道,此时根本不是她淘不淘汰的问题,而是加玛帝国的炼药师,绝对不能输给其他帝国的炼药师!

“得再快点。”柳翎也微微捏紧双拳,全神贯注地盯着萧炎的药鼎,现在整个加玛帝国炼药师的名誉,可都压在这位拥有异火的少年身上了。

冠军,必须是加玛帝国的!

“咦?”法犸突然轻呼一声,“童染似乎已经要成丹了。”

加刑天跟着望去,发现炼药台上的黑袍少年正满眼傻气,似乎也未料到自己还是估错了几秒,“他”抬头望望那炎利和萧炎,低头再看看自己即将要成的丹药,默默无语的扶了扶额,“日了g……统了。”

系统:???她是不是在骂我是狗?!

纳兰嫣然拿起一旁的厚土芝,一边控制着火焰一边将厚土芝炼化成粉拖延时间,眼神一直关注着炎利的萧炎的进度。

好在,萧炎为了比炎利早一分钟收丹,竟然冒险选择让丹药提前出炉,不过在少年强悍的异火把控下,丹药并没有如其他人所担忧的那般解体,反而十分迅速变得稳固,最终炼制成丹。

而纳兰嫣然就在萧炎成丹那一刻,将自己的成丹狠狠一掐捏,在加刑天和法犸松口气便迅速看向她时,她慢吞吞将那厚土芝提炼出来的药粉也加了进去。

然后看着满锅狼藉骂骂咧咧:“这哪个傻缺出的考题!为什么会失败呀!”

法犸:……

加刑天呵呵一笑,“她还真是低调。”

而炼药场台最前方,萧炎看着成丹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炎利因为慢了他一步正在放狠话,他充耳不闻的将玉瓶封口,瞥了眼周围那些还在将目光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炼药师们,他略微迟疑了一会儿,旋即沉默的拿起石台上留下的厚土芝,随意的丢在了一旁。

望着少年的举动,周围炼药师们微微一怔,半晌后,一些想明白了问题所在的人逐渐显露狂喜,对着少年投去感激的目光,然后赶忙抓紧时间炼制了起来。

【看看咱们小男主多善良!】系统笑眯眯地看着少年的行为,满意道,【好人一生平安啊!】

纳兰嫣然抓起药材往药鼎里一塞,疑惑问道,“好人一是谁?她生孩子了?我们要随份子吗?”

系统:???

你就是不想承认他是好人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