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我和她是同样的人

低沉沙哑的成熟男声从女子饱满的唇瓣内破口而出,木战还来不及反应,便看到女子似男人般老成的叹了口气,那纤细的小臂不顾形象的抵着一旁的柱子,

“如果我们在一起了,那就相当于在欺骗你,你恐怕会震怒的杀死我吧?”雅妃抬起眸,对上已经震惊傻眼的木战,心底不由暗喜,童颜之前教她这个损法子,果然有效!

“所以,你以后还是放弃我吧,这世上有很多美人的容貌与身材皆不输于我,只希望你以后不要在那般强势,给别人带来困扰。”她说着这话,美眸眼底却掠过几丝浅显的失落。

为什么她吸引的,全是些觊觎她外在条件的人呢?

仅仅因为外貌与身材的追求,真的太可笑了。

木战也是,那些追求者也是。

女人暗暗攥紧酒杯,不再多看木战的脸色,转身欲离开此处,却不料下一秒肩头便被青年按住,雅妃微微一惊,暗暗恼悔自己竟然忘了木战的暴烈脾气

正想运起斗气保护自己,却恍然看到俊朗青年的面容上,那几分犹豫不决和慌乱的表情。

“等等、等等。”木战按住雅妃娇薄的肩膀,生怕她逃离开此处,内心杂乱的思绪干扰着他的理智,他本就不是什么聪明人,空有一身蛮力与狂烈的脾气,所以此刻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心中所想,只是看着雅妃有些惊恐的面色,他急忙开口,“我、你别走,我还没给你答复呢!”

雅妃微微一怔,答复?什么答复?

她都已经将自己说成那种人了,他还想说什么答复?

“我……”木战凝视着雅妃的面容,他松开手,竟是头一次说话这般犹豫,“雅妃,你给我两天考虑的时间,好吗?”

雅妃愣在原地,她看着面色纠结的青年,心头猛地生出几丝异样的情绪。

他在说什么?

什么两天考虑的时间?

“就两天!不、算了,还是一天吧!我明天去米特尔拍卖场找你!你一定要等着我!”木战放完话,便转身大步朝着纳兰府外跑去,留下雅妃面色震惊,娇躯不由打了个冷颤。

怎么回事?

他明天该不会是想带着木家的人,把自己揍一顿吧?!

她可只是个小小斗者啊!会被打死的呀!

“唉,要了命了。”雅妃不由微微扶住脑袋,看来明天得多安排点保镖了。

走廊之外,因为担心木战会对雅妃做什么而跟出来的纳兰嫣然,此时微微挑了挑眉头。

“哎哟,瞧我听见了什么。”纳兰嫣然端起手臂,眼底掠过几丝趣味,“没想到,木战对雅妃的感情不一般啊。”

【……瞅你当年出的馊主意。】系统翻了个白眼,要不是因为它知道木战对雅妃的心思,当初它就早就极力反对了,毕竟像木战这种狂人,若是真恼羞成怒起来,指不定会做出什么来。

不过当然,就算木战真打起人来,也会被嫣然先揍成肿猪头吧。

“嫣然小姐?”

正和系统聊着天,听到自己的名字,纳兰嫣然才发觉雅妃已经离开走廊发现了自己,看着女人面带疑惑的望着自己,她勾起唇笑道,“雅妃小姐,我刚刚担心您,所以跟出来看了看,不是有意偷听的,实在抱歉。”

或许是因为少女之前替自己教训木战,再加上她今天的行为,总给自己一种“童颜”的既视感,雅妃对纳兰嫣然不由自主地产生了好感,她摇摇头,淡笑道,“让嫣然小姐看笑话了。”

“唔,这男声还真是特别呢。”少女微微一歪脑袋,“您该不会真的是雌雄……”

雅妃苦笑的摇摇头,“只是变声丹的效果罢了,说起来,这变声丹还是童颜妹妹送的呢。”

她不着痕迹的打量着纳兰嫣然的神色,却发现少女只是笑得更乐,丝毫没有其他异样的神色,“唔,这主意也是童颜出的吧?像是她会做的事呢~”

看来两人还真的是好朋友啊。

雅妃不由也跟着笑起来,一双桃花美眸尽是愉悦之色,“是吧,当初她说出来的时候,我都惊讶死了,大概也只有她能想出这种损招了。”

“不过也谢谢嫣然小姐刚刚出手,”雅妃真诚道,“谢谢你帮我教训木战。”

纳兰嫣然淡淡笑道,“这没什么的,听童颜说,米特尔家族因为木战疯狂追求你,而想让您和木家联姻,很明显这不是你的意愿,所以我才出手帮您教训他。”

她看向远处的夜色,嘴角噙起的笑意浅淡又意味深长,“毕竟谁会喜欢强制的婚姻与控制欲强的丈夫呢?”

雅妃微微一怔,不知想到什么,心底缓缓流淌过几丝异样的情绪。

啊,她大概,知道答案了。

是啊,她当初怎么会有那样的疑惑呢?

纳兰嫣然怎么会后悔退婚呢?那个强制的婚姻只是束缚她的枷锁,即便萧炎变强又能如何呢?

就像她一样,即便木战是木家的最有天赋的弟子,即便和他联姻能够让米特尔家族更上一步,可……

她不会后悔拒绝木战。

因为她讨厌强制的婚姻,讨厌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她更不想被家族掌控未来的幸福。

她和纳兰嫣然,是同样的人。

而庆幸的是,纳兰嫣然有云岚宗的袒护,而她,有童颜的撑腰。

雅妃微微一俯腰,“那么,祝嫣然小姐也能够顺利解除婚约。”

纳兰嫣然微微点头,“雅妃小姐自便吧,我还要去爷爷那里招待岩枭先生,就不多招待你了。”

“好。”

看着纳兰嫣然离开的背影,雅妃轻轻叹了口气。

“三年之约啊……”

若是纳兰嫣然赢了,婚约顺利解除,萧炎怕是要背负一辈子耻辱的失败之名。

可若是萧炎赢了,纳兰嫣然恐怕也要背负一辈子被废物打脸的屈辱。

本是几近于“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局面……还好,云岚宗当初出面解决了这场名誉损失,让三年之约不再成为两个孩子的尊严之战,而是简单的诺言履行。

不得不说,那位云岚宗老宗主,做了件好事啊。

……

纳兰嫣然和雅妃说完话,就直接回闺房睡大觉去了,她自然没有像她话中所说的那样,去爷爷那里找萧炎什么的。

毕竟后面就是加刑天和海波东在天空上会面切磋,萧炎拿到七幻青灵涎去找海老,然后在一众年轻人面前展开紫云翼飞上天的装逼剧情,纳兰嫣然实在懒得动弹去看这些剧情。

明天就是炼药师大会了,她需要充足的睡眠来面对考试!

不管外面的打架声有多热闹,纳兰嫣然躺在床上放了个隔离罩,便呼呼大睡起来。

而此时,帝都城某个角落内。

“都准备好了吗?”

“大人,都准备好了,这一次帝都城,就要迎来毁灭性的劫难了!”

黑暗之下,两个黑袍人碎碎低语着,伴随着几声阴险低沉的笑声,等有路人察觉之时,原地早已无了那两人的身影,只剩下夜风缓缓吹过那早破了一个洞的灯笼,发出呲呲呼呼的掠响声,格外阴森烦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