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您说是吧,岩枭先生

“这是怎么回事!”纳兰桀大老远就听到木战那臭小子嚣张的声音,他和纳兰肃挤开人群走过来,看着乱糟糟的大厅现场,顿时脸色难看的低喝道,“木战!你这是把这里当成什么——”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自家孙女松开踩着某个疑似“木战”的小子的脖子的小脚,将对方扶了起来,笑眯眯的给对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扫了眼大厅早已傻眼的众人,纳兰桀:……

要了老命了,她还真是外出历练把性子练野了!

“哎哟,纳兰老爷子别骂,我只是想试试这位小兄弟的身手罢了。”木战扑棱掉头发上的碎石子赔笑道,揉了揉差点被踩断的脖子,心里不由又对纳兰嫣然的实力多了几分忌惮。

没想到小时候称霸帝都大街、撵着同龄小孩跑的街溜子,长大了依然如此暴力,这也幸好她后来被送去了云岚宗,否则他们那群帝都三大家族的孩子,恐怕都得在她的阴影下成长,简直太惨了。

不过,就算纳兰家族对这个叫岩枭的家伙如此重视……

木战转头狠狠望向一旁面无表情的萧炎,眼底掠过浓烈不散的怒气,虽然他不至于杀了对方,但绝对要给这个靠近雅妃的臭小子一个难忘的教训!

一场闹剧过后,木战便怀着急切的心情,迫不及待地走向雅妃,但看心爱的女人竟然一直关心萧炎是否受伤,不由苦笑道,“雅妃,几年不见,你不用这般无视我吧?”

雅妃深吸了口气,“木大少,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木战:啊???

不知是不是因为受了童颜那嚣张小脾气的影响,雅妃并不想再和木战虚与委蛇,她玉手微微捏紧酒杯冷笑道,“我好像跟你没有婚约吧?在帝都如此强行宣传我是你的女人,甚至对我的追求者下重手,木大少,你该不会以为,我会喜欢你这种有暴力倾向、丝毫不顾及我名声的人吧?”

“因为喜欢我,就对无辜的人动手甚至生出杀意,天哪,您该不会是脑子有病吧?”

木战:???

萧炎:……怎么感觉是在内涵我。

纳兰嫣然在旁不由轻捂嘴笑了一声,附和道,“是啊,木战哥哥,仅仅因为喜欢雅妃小姐,就对无辜的人动手甚至生出杀意,您的喜欢还真可怕啊!如果是我,绝对会把你打得连木家族长都认不出来您呢!”

木战:……

她有完没完啊!!!

不好意思,她还真没完。

纳兰嫣然似笑非笑的看向一旁的萧炎,别有意味的问道,“您说是吧,岩枭先生?这种恐怖如斯的爱,是个女孩子估计都会受不了,想要立马逃跑吧?”

萧炎:……

“可明明是那些家伙不知好歹!”木战愤慨道,“他们都是图雅妃美貌和身材的别有用心之人!我教训他们难道很过分?”

“那也应该由雅妃小姐自己决定,要不要收拾那些人比较好吧?还是说,你觉得雅妃小姐连这种小事都解决不了?”纳兰嫣然眯起眼来,语气逐渐犀利,“而且,不断带给雅妃小姐困扰让她头疼,你与那些人有什么区别?”

“我!”木战咬咬牙,看着面上尽是厌恶的雅妃,心底狠狠一疼,连忙解释道,“雅妃,我只是太喜欢你了……”

“这不是你可以伤害别人、损我名誉的理由。”雅妃别开视线,淡淡道,“如果你还是像以前那样,请恕我以后都不想再跟你见面!”

她有童颜和萧炎做靠山,木家族长木辰可不会因为一个木战,就愿意得罪童颜妹妹。

所以此刻,她完全可以带着十足嚣张的资本挺直身板,让这个烦了她十几年的男人,再也不敢像以前那样对待自己!!!

而且……她还有童颜教她的那个法子!

她就不信,断不了木战喜欢她的念头!

看着雅妃决绝的态度,木战皱紧了眉头,他真的不理解雅妃为什么会这么讨厌自己,在他眼里,那些人觊觎自己的女人,就活该被揍。

瞥了眼仍然不知自己哪里错了的木战,纳兰嫣然突然噙起笑意,娇滴滴喊道,“木战哥哥~”

不知为何,木战竟是一瞬间有了头皮发麻的感觉,他眼神微微惊恐地看了眼笑靥如花的少女,不由轻轻打了个冷颤。

这臭小妞又想干嘛?!

“木战哥哥~我也很喜欢雅妃小姐,不想有异性接近雅妃小姐。”少女笑眯眯的捏住了木战的脖子,语气十分温柔,“我可不可以打死你啊?你真的好碍眼哦!甚至想喂你吃新鲜热乎的狗屎呢!”

木战:???

她是不是有病!!!

云岚宗是教出来了个疯子少宗主吗!!!

……

随着时间流淌,宴会也趋近尾声,萧炎去给纳兰桀进行最后一次驱毒,而雅妃也端着酒杯行出大厅,漫步在那宽敞的走廊间。

抬头望着天上的夜色,她轻轻摇晃着酒杯中的酒液,微微松了口气。

以后,会有改变的吧。

“雅妃。”

娇躯微微一颤,雅妃回头看向跟过来的木战,一双精致柳叶眉不由又是蹙起,他还真是阴魂不散,她已经将话说得那么明白了,他难道还不知反省?

纤长玉手不由紧握成拳,雅妃内心深吸了一口气,突然露出妩媚性感的笑容,看着木战因为她绝色妖魅的容貌而失神,心头不由冷笑一声。

他总说别人对她图谋不轨,都是觊觎她的容貌与身材,难道他不也是一样的吗?

“木战。”

她饱满欲滴的红唇含着温柔似水的笑,如烈焰红玫瑰般惹人觊觎,这似乎是她第一次这么亲昵的直呼他的全名,木战心头微微一颤,略显紧张地攥紧了拳头,“我在。”

“你是不是很不理解,我为什么会对木家最有天赋的族人、如此英俊又有能力的你总是避之不及?”

“我没……”

“事实上,我有个秘密,就连家族都不知道的秘密。”

被雅妃打断话,木战微微一怔,继而顺着她的话题问道,“什么秘密?”

女人玉手微微捂住唇瓣,她似乎是在思考,要不要对木战说出这样的秘密,那副认真考虑的模样,落在面前青年眼里,却是那般迷人又养眼,他神色痴迷的望着这位从小就喜欢的女人,也因此未发现,女人喉咙轻轻一滚,紧跟着沙哑开口。

“其实,我也是个男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