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帝都最狂的人

“哎哟,真是看不下去了。”夭月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抬起酒杯浅浅抿了一口,便望向了萧炎和雅妃那边,“纳兰小姐,这次宴会你们应该也请了木家的人来吧?”

“确实有请。”听到小公主这话,纳兰嫣然便知她在想什么,明知故问道,“怎么了?有什么疑问吗?”

“没事,只是发现木家好像还未派人前来,有些好奇罢了。”夭月嘻嘻一笑,她向来喜欢看热闹,自然不会将木战回来的消息先说出来,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她笑眯眯道,“自从木家和童辨泰做了丹药生意,族内弟子的修为便突飞猛进,尤其是帝国边境那些拼死的将士们,更是在丹药的作用下实力大涨。”

“有过耳闻。”童辨泰本人淡笑开口,“那位童大人炼药技术高超,品性更是高尚无比,据说就连陛下都赞口不绝,嫣然若是有机会,也想结交认识一番。”

柳翎轻笑,睨了眼表情十分正经的白裙少女,对她这些小恶趣味感到十分有趣。

夭月神色古怪地看了眼柳翎,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只是听到纳兰嫣然说想要结识童辨泰,小公主顿时警惕起来。

云岚宗已经有了古河和柳翎,可不能再多一个岩枭和童辨泰了,否则皇室的地位只会越来越低!

她连忙道,“那家伙的身份和行踪,就算是太爷爷都查不出来,纳兰小姐还是别指望了。”

“而且!那家伙好色的很,纳兰小姐长这么美,可别被他吃了豆腐!”

一旁的柳翎又忍不住笑起来,低浅不断的笑声让夭月脑瓜一紧,总感觉自己的某些心思被看破,嗷嗷道,“柳翎!你笑什么!”

“咳,没事。”柳翎摆了摆手,将撕扯下来的鸡肉丝放到纳兰嫣然面前,低笑道,“小公主放心,我会保护好嫣然,不让那童……辨泰对她下手的。”

猝不及防又被塞了口狗粮,夭月呲起小白牙,正准备回怼什么,突然一阵马鸣声远远传入大厅,一匹血红大马扬起前蹄长长嘶鸣一声,马匹之上,一道体格略壮的青年身影矫健的闪跃而下,大步冲进了纳兰府内院。

随着那人踏入大厅,在场很多年轻人都面色微变,显然心中对来者都有着几分恐惧,夭月轻轻晃着酒杯,看到那面色凶戾的俊郎青年,顿时笑眯眯开口,“听说木家木战刚刚结束帝国边境军营的训练,没想到回来的这么快呀。”

她的视线望向雅妃和萧炎,幸灾乐祸道,“帝都人都知道雅妃是木战喜欢的人,甚至放话谁敢碰他的女人,他绝对会要对方好看,看来岩枭要吃点苦头了。”

果不其然,那健壮青年在环视一周后,视线猛地凝固,片刻之后整张年轻的面孔杀气盎然,提起斗气便朝着那妩媚女人旁边的少年袭去。

在纳兰家族的地盘上想收拾岩枭,就必然要速战速决,看着木战毫不犹豫的袭向岩枭,夭月不由摇摇头,“看来他在军营历练,非但没磨平那桀骜不讲理的性子,反而愈发张狂啊。”

就连她都不得不承认,“啧啧,不愧是帝都最狂的人。”

纳兰嫣然看着因为那青年的到来而四分五裂的餐桌和家具,她细嚼慢咽的咀嚼着嘴里的烤鸡肉丝,微微眯起了眼。

帝都最狂的人么?

嗯哼,这个称号不错~

她希望在今晚,让这个称号彻底换一个新主人。

起身准备去结束这场木战争风吃醋的战局,身旁的柳翎担忧地握住了她的手臂,纳兰嫣然露出浅浅笑意,“放心吧,就算他俩一起打我,输的也是他们。”

她抬脚走向那战局之中,看着杀意愈浓的木战与逐渐不耐烦的萧炎,一股蕴含着浓郁斗气的娇俏嗓音极速冲破二人交战时四溅的凌厉斗气,落入木战耳内化为低沉危险的警告声,“木战,给我住手。”

然而小病娇木战早已被嫉妒和愤怒冲晕了头,哪里会管纳兰嫣然的警告?

看着木战丝毫没有停战的意思,纳兰嫣然平静的端起手臂,十分好脾气的给出了第二次机会,“木战,立马停手,别让我说第三遍。”

“呵呵,嫣然莫急,破坏的家具我会全部赔偿,但这个人,我必须要给个教训!”这次木战终于回复她的话了,但他根本没将纳兰嫣然的警告放在心上,对萧炎的攻击招式愈发凌厉。

“他可真是狂傲啊,连纳兰嫣然都不放在眼里。”夭月轻嘶了一声,不过作为木家最优秀的弟子,木战确实有狂傲的资本。

她看了看周围围观的人群,摇了摇头,“但加玛帝国有名势力今日都在这儿看着呢,他一点儿面子都不给纳兰嫣然留……待日后她成为云岚宗宗主,恐怕别人都会因为今日之事,对她少几分客气。”

话刚说完,便见那月白长裙的少女,竟以诡异飘魅的步伐冲进那杀机四伏的战局之中,一把薅住了木战的头发往地上一扔,随着“轰隆”一声,众人只见青年健壮的身躯仿佛不听使唤般砸在了地上,尤其是那颗脑袋,更是渗入了地底里三寸有余!!!

夭月:???

众目睽睽之下,那面带优雅从容笑意的白裙少女,竟一脚踩碎了木战脖子上那只有大斗师才能凝聚的斗气铠甲,在众人震惊骇然的视线下,无奈轻叹了口气,“好声好气的警告过你了,怎么非要我动手呢?”

木战挣扎了几下,却发现脑袋根本抬不出来,埋在地里闷闷的声音传出来,带着几分气急败坏,“嫣然!快松开我!”

“什么?你声音太小了,我听不清啊!”纳兰嫣然抬手堵住耳朵,面色无辜道,“是没吃饭吗?你大点声!”

木战:???

“我说你快松开我!我不打了!”

“什么?你让我多踩几脚?而且你不会计较?”纳兰嫣然睁着眼睛说瞎话,把木战的脑袋又往地坑里怼了怼。

木战:……

木战咬咬牙,没想到几年不见,纳兰嫣然的实力竟然远超自己,感受着脖子上碾压着的小脚,木战嘴巴一抽搐。

他更没想到,一向清高淑女的纳兰嫣然,竟然会这么粗鲁!!!

“行了行了,嫣然妹妹,我知道错了!”木战求饶道,战局已经被打断,估计纳兰老爷子和纳兰族长已经闻声赶过来了,他也没了再继续闹事的机会。

瞥了眼从远处赶过来的纳兰桀和纳兰肃,纳兰嫣然抬起脚,笑眯眯的亲自将木战扶了起来。

在两位长辈面前,她十分温柔的替木战拍了拍他身上的尘土,笑着责怪道,“木战哥哥,你说你,来就来,干嘛一来就往我脚底下钻呢?”

木战:???

你是不是有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