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是我提不动电棍了吗

丝毫没在意法玛和古河在看到有多么震惊,纳兰嫣然脱去黑袍便回了纳兰府。

今天是萧炎最后一天给纳兰桀驱除烙毒,也是纳兰桀举办宴会庆祝痊愈的日子,回到原主闺房内换上月白色长裙,她从纳戒中摸出了一枚紫色丹药。

这正是云韵找到紫灵晶后让古河炼制的紫灵丹,这枚丹药能够让她直接升三段实力,也就是说,以她现在三星大斗师的实力,可以直接跨越到六星大斗师。

“哎哟,我是吃,还是不吃呢?”纳兰嫣然纠结道,“我六星大斗师去对打萧炎,若是放水很容易被发现吧?”

【萧炎不是吸收了烙毒吞噬你爷爷的斗气吗?】系统说道,【吞噬掉你爷爷那些精纯斗气后,也差不多达到大斗师级别了,再加上之后炼药大赛炼制的三纹青灵丹,有一定几率直接提升三星实力,那也是三星大斗师的实力了。】

“所以我和他只有三阶差距?”少女顿时大受打击,匍匐在小床上娇躯微微颤抖,“我吃了那么多苦,竟然和他只拉扯出三阶差距?”

那到时候万一这小病娇要囚禁她,她还怎么把他打得爹妈都不认识?

要知道能制服病娇的,除了社恐就只有强硬的拳头了!

而她这种顶级社牛,想要对付萧炎自然只能靠第二种方法啊!

她不由把手腕上的七彩吞天蟒撸下来,托在手掌心上面色虔诚的祈福道,“女王大人!哪天我要是被关小黑屋了,您一定要救我啊!我就指望您给我当下手、啊呸,当保护伞呢!”

她的彩虹屁可不能白吹啊!多多少少罩她一下嘛!

系统歪着小脑袋看看少女,再看看七彩小蛇,皱起了眉头。

【你为什么求这条臭蛇保护你啊?!】它不满道,【是我提不动电棍了?还是你觉得我拿不出手?】

“嗯?”少女眨眨眼,理所当然道,“这种小事怎么能劳驾您呢?”

她语气铿锵道,“当然是有斗宗这种强者出现,才配得上您出手啊!”

【咳,】系统小拳头微抵唇间,面上一副成熟的大人神色,心里却早已乐开了花,【你说的没错,斗宗之下的小菜逼,确实不配本统出手!】

而且,也不能白养这条贪吃好色蛇,就让她给你当二保镖好了!

它美滋滋的抽出一张五品药方,扔到少女脑海里,【嘴真甜,赏你了~】

——

天色渐暗,纳兰府内逐渐亮起了灯光,来往的族人们在路上穿梭着,宛若集市一般热闹,为了庆祝自己即将痊愈,也是为了向其他家族宣示纳兰府并没有失去狮心元帅,这次宴会请了不少帝国的颇有名气的势力,也让纳兰家的族人们格外重视这场宴会。

纳兰府门口,轻车熟路的走过几条小道,萧炎走近纳兰家族那宽敞的大厅,便听到一阵阵喧哗笑声夹杂着美妙音律从大厅内传出,似是有人在举办什么宴会般,格外的热闹。

看来,他今天来的不是时候。

萧炎淡淡收回视线,正准备转身回去,一道柔和熟悉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岩枭先生。”

纳兰嫣然轻微倚在柱子旁,绝色倾城的面容上挂着慵懒的笑容,她轻轻端着手臂站在那里,几丝轻松散漫的气质竟让萧炎眼神一恍,再度从这个女人身上,感受到了童颜的影子。

此时夜风袭凉,微微吹乱了少女的发丝,她抬起玉手整理着额前的发丝,因为手掌的遮挡仅露出了半张绝色面颊,娇嫩的下颌弧度与绯红饱满的唇瓣看起来如此眼熟,就似是他在沙漠内夜夜觊觎的唇瓣一般。

因为不喜欢纳兰嫣然,他的视线从不会在对方身上或是脸上停留超过两秒,而此时注视着整理发丝的少女,萧炎才恍然察觉,她与童颜有太多的相似之处。

相似的唇形,相似的轮廓,相似的身高与身材,更甚至于一模一样的声音……

心脏突然快跳起来,那种只有遇到她时才会悸动的心情,让萧炎竟一时无法压制住,就好像有什么在迫切的告诉他,快去发现她,快去抱住她,快去……彻底拥有她。

可她分明是纳兰嫣然。

紧紧攥起拳头,他回过神才发现柱旁的娇贵美人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孤傲清冷,纤细的手臂微微垂至身体两侧,属于童颜的气息仿佛从未存在般,她淡笑道,“岩枭先生,既然来了,不如进去歇息一下吧。”

萧炎眼波微动,她站在台阶上,自上而下俯视着自己,精致绝伦的俏脸上是恰到好处的礼貌笑容,犹记得三年前她态度傲然的踏入萧家,不顾先辈遗言强势的想要解除婚约,让不管是他还是父亲都尽受难堪。

彼时的他满心怨恨,一腔自尊被践踏得七零八碎,心里恨不得将这位未婚妻一辈子死死绑在身边,让她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废物,让她后悔当年做出的抉择。

为此,他愿意受无数的苦。

可现在……

想起童颜那双总是含笑的眼睛,萧炎垂下眸,强行压下心中那些不该存在的悸动,态度愈发拒人千里之外,“不必了,我这人喜静,不太喜欢这种场合。”

纳兰嫣然轻唔了一声,迈腿走到萧炎面前,抬眸对上了他想要逃避的视线,“岩枭先生,你似乎很讨厌我?”

萧炎退后一步,面色愈发冷冽逼人,“纳兰小姐想多了,我这人脾气本来就不好,若是惹了你不快,还请海涵。”

“可我想与岩枭先生变得亲近一些。”纳兰嫣然缓缓逼近他,笑吟吟道,“不知我该怎么做,才能让岩枭先生对我不这么冷漠。”

萧炎面色微沉,“很抱歉,我并不打算和纳兰小姐变亲近。”

“哎哟,真伤心。”纳兰嫣然心中对着系统嘤嘤道,“他好冷漠,好无情,伤了我脆弱的小心心。”

系统坐在地上,抱着那摞起来足有它两个身子高的五品药方,竖起小耳朵等着少女下一句话。

“所以没有一张五品药方和新的地阶斗技,哄不好的!”

系统抽出药方的小手一顿:???

等等?为什么还会多一种地阶斗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