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这个世界真正的女主

因为最近几天的剧情比较紧凑,纳兰嫣然无暇将赤鳞和黑鳞送回沙漠,便将他们安置在了她前两年在帝都城购置的庭院里。

“赤鳞,你们为什么这么怕那个翠瑶长老?”纳兰嫣然好奇宝宝问道,“她难道很凶?”

经过短暂的相处,赤鳞和黑鳞对少女的敌意已经减轻,于是回答道,“没错,她喜欢殴打年轻蛇人,而且……”

赤鳞用手指微微梳理着自己的浅橙长发,耸了耸肩,“她是个老蛇人,岁数都能当我奶奶了。”

纳兰嫣然:……啊,懂了。

“不过……”她抿了抿唇,试探问道,“美杜莎女王还有后宫吗?”

“那当然了,”似乎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很奇怪,赤鳞疑惑道,“身为王,有个后宫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虽然这么说很对,但纳兰嫣然还是忍不住低头问系统,“美杜莎真的有后宫?她不是女主之一吗?”

【……你为什么总会忽略掉这个事实呢?】系统语气无奈道,【这里是,同人世界。】

虽然大部分人的人设都比较还原,但萧炎不是穿越者,古薰儿很容易移情别恋,美杜莎女王拥有后宫,还不足以让她看清现实吗?

微微一怔后,纳兰嫣然抬起了头,眼底掠过一抹深思,“那这个同人世界,谁是女主?”

【……】系统犹豫了一会儿,沉声道,【你对女主的定义是什么?】

有些意外系统的这个问题,纳兰嫣然思考了一会儿后,认真答道,“萧炎喜欢的,且与他有过夫妻之实的人吧。”

系统哦了一声,【那你放心好了,反正不是古薰儿和美杜莎。】

纳兰嫣然:???

为什么要用排除法?

她摊摊手,十分受伤,“统子,你藏着掖着什么呢?你干脆说是我呗?”

【……】

“……”

“还真是我?不,是纳兰嫣然?”

【哎哟!】系统嚷嚷道,【没错!虽然没举办婚礼,但“纳兰嫣然”确实是女主!】

虽然早已预料过,但当系统亲自承认时,纳兰嫣然还是不免有些惊讶,回想起什么,她惊道,“所以原主真的是受不了萧炎病娇,所以跑了?然后你又契约了我?”

【对……】系统瘪起小嘴,这个笨蛋,它也不是随随便便就会绑定谁的。

它无奈摊摊手,【不过我契约你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让你和萧炎在一起。】

“那是什么?”

【你不用知道,总之你得确保萧炎成为斗帝打败魂天帝,然后按照我说的方法,让他成神。】

成神……

所以这个世界,还有“神”的说法吗?

有些意外这样的设定,不过作为同人世界,确实会有无限可能性。

“行!统子的愿望,我就算拼死也会帮你完成哒!”纳兰嫣然举起小拳头,不就是培养个斗帝吗?

她就是把萧炎像他爹一样关进牢笼里天天喂丹药,也会将他硬堆到斗帝的!

——

纳兰嫣然去炼药公会报名参加炼药大赛时,用了童染也就是童辨泰的身份。

“想让我参加也可以,不过我只会卡着及格线晋级。”看着面前的法玛会长和古河长老,纳兰嫣然十分斯文优雅的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黑袍,“除非其他帝国可能会夺走冠军,否则我不会出手。”

她对这种大赛不感兴趣,对冠军名誉什么的更不在乎,更何况,让她这种能炼出五品丹药的人下场参加大赛,那不就是虐菜吗?

那些年轻炼药师好不容易来趟加玛帝国,想体会体会炼药比赛的激烈感觉,若是让她破坏了体验感多不好呀?

哎哟,我可真善良。

纳兰嫣然被自己感动到了,于是决定跟系统要一张五品药方。

系统:???

“既然童小友这么说了,只要你心中有谱就行。”法玛会长点点头,轻微咳嗽一声后,老者从怀中取出几份灵魂印记比较模糊的丹方,“你说不想参加赛前筛选参赛者的提炼考试,虽然以往没有这种先例,但如果你能对这些丹方有哪怕一点儿的填补,老夫便同意了。”

纳兰嫣然伸手接过那几份丹方,因为已经被先人的灵魂阅读过几次,所以很多地方都变得模糊不清,交给一个小年轻来填补,确实是有些、啊不,十分欺负人了。

扫描完丹方上的内容,系统便从身旁那一沓五品药方内迅速抽出了几张,“都是这个世界现存的药方,还是很好补充的。”

“嗯,那就好。”纳兰嫣然凭空取出一支毛笔,点点灵魂力纳入笔头,对法玛会长笑道,“给我准备几张新丹纸吧。”

在旧丹方上直接填补,会与制作者的灵魂力发生冲突,所以与其填补丹方,倒不如直接新制作一张。

一位四品炼药师制作一张四品灵魂丹方,所消耗的时间通常要半年,不过以纳兰嫣然强大厚实的灵魂力,加上系统教给她的小妙招,写一张五品药方对她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当初给古薰儿制作地阶斗技她都信手拈来,更何况是五品丹方呢?

凝神开始注入灵魂力,她很快就将完整的丹方刻印在了丹纸上,微微思忖后,纳兰嫣然将制作丹方的小妙招也刻印了上去。

好东西要分享嘛~

炼药界想要突破现有的困境,就得从分享开始。

丹方制作太难,阅读次数还有限制,才导致丹方如此珍贵,很多炼药师究其一生都不一定有机会阅读其他药方,又怎么能从其中领会规律,学到更高深奥妙的知识呢?

所以一个小小的丹方制作妙招,就可能改变整个未来炼药界。

“给你吧。”揉了揉有些酸涩的手腕,她将那些珍贵药方一秃噜的塞进法玛怀里,摆了摆手,“炼药大赛当天我会来的,没什么事就不要来找我了哈!”

少女大摇大摆离去,身后,法玛会长抱着丹方满脸茫然,“这就完事了?”

“她应该是在每张丹纸上,都写了一点自己的见解吧?”古河猜测道,“先看看再说。”

点点头,法玛便开始阅读起那些新丹方,然而随着一张张丹方印入脑海,法玛一向慈祥温和的脸上却愈发难掩震惊,不断呢喃着,“她果然知道这些药方的内容!”

而在浏览某张丹方时,老人更是猛地站起身来,激动得白胡子都轻颤了起来,“这是!”

“怎了?是什么药方,让会长你这么激动?”古河好奇探过头去,灵魂迅速一扫描,便也跟着面色大变,“这……竟然是新型的丹方制作方法?”

“这简直不可思议!”古河连忙望向远处,却发现那“少年”已经不见了身影,不由重重坐回木椅,失笑道,“他每次出现,都会让我等自愧不如啊。”

上一次也是,在米特尔拍卖会上耐心大方的为炼药师解答问题,而现在,不但任由法玛长老有意的剥削去填补那些五品丹方,又分享出这么惊人的丹方制作技术……

如此心胸,当真是让古河敬佩的同时,又不免生出几丝敬畏。

他的炼药老师,究竟是何方神圣?

到底是要有多优秀,才能培养出这般品性与天赋齐佳的弟子?

微微吸了一口气,古河不难想象到未来的炼药界,一定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