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欲练此功,必先……

青年大抵从没遭受过如此蔫坏儿的报复,更听她是炼药师,恐怕真会烧了自己的头发,当下吓得呜呜乱叫,“雅妃!雅妃!救命啊!”

雅妃无奈扶额,“童姑娘,这位是我们长老的孙子,如果可以的话,还请手下留情,给他留一半头发吧。”

雷勒:???

不对,等等?“姑娘?雅妃,他明明是个男的,你怎么叫他姑娘?”

“因为我的名字就叫童姑娘。”纳兰嫣然贱兮兮道。

雷勒:???

雅妃:噗~

松开雷勒,纳兰嫣然站起来,看着青年用疑惑又怀疑的眼神望着自己,她换回女声,吓唬道,“怎么,没见过男女同体?老夫见你长得不错,倒是可男可女,我这里有一本天阶高级功法《葵花宝典》,欲练此功,只需先自.宫,不如你认我为师……”

雷勒吓得当即大叫一声,搂紧鸟笼子跑了。

纳兰嫣然:……切,不经吓。

系统:【……分明是你太变态。】

雅妃看着逃走的雷勒,扑哧笑了一声,“童姑娘,我还鲜少能见到,能治住这家伙的人。”

“小屁孩罢了。”纳兰嫣然拍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尘,笑道,“也就是看他长得不错,给他点教训罢了,免得以后碰上脾气不好的人,可就吃大亏了。”

说完眸子一转,她笑眯眯的看向雅妃,“他是不是喜欢你?哦,对了,我记得还有个人喜欢你来着,好像是木家的,叫什么来着?木战?”

雅妃闻言一愣,她怎么知道木战?

明明才刚来帝都,竟然连这儿都知道?虽然帝都人人皆知那个疯子预定了自己当老婆,更是放狠话不准有人碰自己,可若是不特意问过,她不应该知道这种事情啊。

雅妃点点头,无奈道,“确实如此,不过,那人就是个疯子罢了。”

加玛帝国三大家族里,木家可全都是些爱打架的狂人,对喜欢的事物占有欲更是强到离谱,丝毫不允许别人沾染半分,被这样的疯子纠缠上,雅妃作为独立女性,自然十分恼烦。

更别说,家族里也隐隐有意向,想让她与木战联姻,雅妃最不喜被家族控制婚姻,连带着也十分讨厌木战。

“你不喜欢他啊?”纳兰嫣然眨眨眼,好奇道,“他很丑吗?”

在她前世里,这种具有疯狂占有欲的人设在女频小说里还蛮吃香的,不过若是现实碰到了,估计第一反应都是赶紧撒丫子跑。

雅妃摇摇头,“那倒不是,可他太自大了,弄得帝都人人皆知,更何况我对他确实没感觉,可他还是缠着我,更是因为客人只离我近了些,就把客人打伤。”

说到木战,她就忍不住头疼,“唉,脾气倔不听人话就算了,偏偏他实力还强,我根本管不了。”

“噢~对付这样的人很简单啊。”纳兰嫣然勾起唇,含笑道,“你想不想知道?”

“你有办法?”雅妃顿时惊喜道。

“唔……”她低头在雅妃耳边嘀咕了几句,少倾,雅妃一脸哭笑不得,“这法子,当真好使?”

“好使,绝对好使。”纳兰嫣然拍拍胸脯,打包票道。

“好,等他回来,我试试。”木战两年前刚被派去边境军队磨炼,估计再有两年,就回来了。

到时候,他若是还缠着自己,那就试一试她的法子。

系统自然能听到两人的悄悄话,对此十分无语,【你就竟出馊主意。】

“切,馊主意也是主意,敢不敢打赌,要是成功了,你送我天阶斗技啊?”

【哼,想得美!】系统轻哼一声,少倾,又默默道,【地阶高级行不行呀?】

纳兰嫣然忍住不笑,“行呀~系统大人说什么都好~”

系统顿时嘿嘿一声。

少女勾起唇,小傻蛋,都忘了跟她要赌注,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反应过来呢~

“那我们上去吧。”抛去这些烦心事,雅妃搂住少女的胳膊,朝着天字阁走去。

天字阁不愧是整个拍卖场最豪华的地方,放眼望去,一桌一椅都是精致华贵的表现,如今这里已经被清场,按照纳兰嫣然的吩咐,在内里又分了天字区、地字区、玄字区和黄字区。

这就如同贵宾席和普通席一般,不同位置所享受的待遇也不同,天字区离拍卖台最近,近到可以清清楚楚看到拍卖的物品,更是享有免费品尝白酒一次的机会。

想参加白酒拍卖的人,在米特尔拍卖场消费越多,就越可能拿到天字区或地字区的坐席,而剩下的席位,就只能靠先到先得了。

最让雅妃对纳兰嫣然钦佩的是,这席位还有票价,越是往上票价越贵,哪怕是黄字区的席位,也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的,这样就很好的筛选出那些有钱人来参加拍卖会,避免每一个位置的浪费。

逛完米特尔拍卖场后,雅妃问纳兰嫣然,“童姑娘,可还去炼药公会逛一逛?”

“不急,时候也不早了,今天就这样吧。”纳兰嫣然伸伸懒腰,准备回自己的雅间休息了,今天还没完成修炼任务,毕竟三年之约还在那里等着她呢,她也不能懈怠。

雅妃犹豫了犹豫,似是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开口。

直到晚上,雅妃在米特尔办公处算账时,一颗被白袍包裹的脑袋突然从门口冒出来,娇嫩的女声轻轻喊道,“雅妃~美人~嘿!”

看到那眼熟的白色面具,雅妃讶然起身,“童姑娘,这么晚了,您有何事?”

纳兰嫣然从门缝里钻出来,轻咳了几声,“思来想去,夜生活太无聊,不如一起去独酌楼喝两杯?”

早在她溜出门时就觉得奇怪的系统,发出了抓狂的呐喊声,【纳兰嫣然!!!】

“哎哟哟,你声音小点,我快聋了!”纳兰嫣然捂住耳朵,精致的白色面具都变成了痛苦面具,“我就在门口看看,不进去!”

【我呸!】

这就跟男人的鬼话“我就蹭蹭,不进去”一样,系统抓狂道,【你不准去!不准去!】

“为什么鸭?”纳兰嫣然不解,“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去看看美人怎么了?你怎么这么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