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为什么长大的药岩是这么骚的人设

事情要从半个时辰前说起。

纳兰嫣然披上马甲去找雅妃,两个人欢天喜地的准备去独酌楼享受美人的伺候。

谁知刚出门口,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萧炎,黑袍少年露出十分和善的笑容,“童颜,雅妃姐,这么晚了,是要去哪儿快活啊?”

雅妃轻咳一声,瞥了眼瞬间后退两步装作透明人的白袍少女,无奈只好上前应付萧炎,“我和童颜有点要事需要出门解决,药岩弟弟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唔,没什么大事,只是准备去独酌楼,正巧经过这里而已。”萧炎缓缓勾起唇尾,视线掠过纳兰嫣然,淡淡道,“顺便问问你们要不要一起去。”

“咳,既然这么巧,那就一起吧。”雅妃心知肚明,就算拒绝萧炎他也会跟着一起来,干脆大方道,“反正人多也热闹,药岩弟弟,走吧。”

瞥了眼瞬间傻眼的少女,萧炎走到她身旁,“哥俩好”的搂上了她的双肩,笑吟吟道,“童颜,不介意多我一个吧?”

纳兰嫣然皮笑肉不笑道,“呵呵,怎么会呢?只是想不到药岩你竟然也好这一口。”

“你误会了,我只是想着去学学技巧,将来可以伺候自己的妻子罢了。”他漫不经心的勾缠着少女耳边的发丝,视线掠过她绯红的唇瓣,低哑性感的声音在她耳旁轻道,“毕竟我喜欢的人,好像很喜欢独酌楼的美人。”

纳兰嫣然:……

这崽种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要用这么骚的人设来接近她啊!

但不得不说,他这样的理由,让她根本无法拒绝,毕竟……

听说独酌楼的美男们技术确实不错,如果萧炎小美人真的学到了精髓,那最后便宜了谁?

还不是她纳兰嫣然?!

哎哟,纳兰嫣然忍不住对系统问道,“统子呀,如果我把萧炎吃了不负责,应该不会遭雷劈吧?”

系统:……【放一百个心吧,不会的。】

它敢拿天道发誓,纳兰嫣然尝过萧炎后哪怕不负责,也会把他天天绑在身边,当暖床小伙伴。

电棍:???不要随便拿别人发誓啊!!!

浅聊之后,纳兰嫣然三人便一同朝独酌楼走去。

此时天色已晚,远处那人声鼎沸的红色阁楼也在夜色中犹如穿着开叉艳红锦袍的妩媚美人,伸出纤细柔软的手指,指引着迷路的游客前来这逍遥快活之地,尽情释放平日里的压力。

作为帝都城有名的花楼,其位置也是四通八达,但凡走哪条路都能绕到独酌楼的附近,尤其是沿着炼药工会门口的大路一直朝东走,可以看到各种商贩酒楼和店铺,而大路的最尾处,便是直通独酌楼的的花街入口。

而此时,花街入口旁的某家商铺门前,柳翎抬眸看了看牌匾上的名字,确认这正是从旁人口中听到的商铺名字。

他今日在炼药工会炼药了一整天,傍晚从炼药房出来时,听路过的炼药师说花街旁某家店铺新进了不少首饰,便想着来瞧一瞧帝都城最近流行什么款式,好回去找工匠给嫣然打一副漂亮的攻击系手镯。

他前些阵子刚好得到一块不错的风系魔核,用来送给嫣然当巧克力的回礼正合适。

青年正准备踏进去,突然不知瞧见了什么,微微侧了侧头,视线瞥到那一身十分眼熟的白袍,一双清眸掠过了几丝浅显的讶异。

那不是他送给嫣然的魔袍吗?她怎么会在这儿?

疑惑的视线落向少女身旁,却发现除了雅妃之外,竟然还有一位陌生黑袍男子,那男子似是与少女极为亲昵,偶尔将手臂轻搭在她肩头,偶尔双眸含情地望着她,明眼人都能察觉出他对少女有那种心思。

最让柳翎出乎意料的是,少女竟任由那男子亲近,没有丝毫排斥。

她一向不与异性亲近,难道是出门历练时结交的朋友?

短短不到两年竟能这般亲昵?

胸口瞬间溢出几丝隐晦的嫉火,星眸微眯,柳翎毫不犹豫的大步朝着几人走去。

“嫣……”修长的手指轻搭在少女肩头上,柳翎瞥了眼一旁面色讶异的雅妃和黑袍男子,将那个名字吞咽了下去,“你这是要去哪儿?”

猝不及防听到柳翎的声音,纳兰嫣然震惊转身,看到纯情美人的脸差点吓出一身冷汗,“卧槽,小翎子怎么在这儿?”

【这我哪儿知道?】系统摊摊手,面上一副幸灾乐祸,语气却充满了焦灼,【哎哟,嫣然,这可怎么办哪!】

“他在附近你能没发现?!”少女微微咬牙,这好像是第二次了吧!上次师尊跟着她的时候,它也装作一无所知的模样!

【哎哟,人家又不是人体扫描仪~】系统无辜道,【再说了,柳翎这不是没喊你的名字吗?】

它哈哈大笑起来,【去花楼这种地方,还是人多才热闹啊!不是吗?】

它倒要看看,这小家伙敢不敢在萧炎和柳翎两大醋王面前,对别人动手动脚!

于是,就这样,原本说好的花楼二人行,变成了花楼四人行。

纳兰嫣然回忆完毕,缓缓放下了交叠的双手。

“没想到,你会来这种地方。”将折扇放在红木桌上,柳翎打量着这室内山水雅阁,目光落到那些穿着奇异又暴露的美男,微微一顿后便如碰了火苗般快速收回,落到了少女身上。

“看来柳公子不太清楚童颜的喜好。”摩挲着手中的茶杯,萧炎打量着对面这如清风玉竹般的俊美青年,说出的话语仿佛含了利箭一般直直朝着柳翎射去,“想必你们是不太熟吧?”

“你别乱说。”纳兰嫣然抬腿拱了拱右侧黑袍少年的膝盖,眼内暗含警告。

萧炎眼神一沉,让他别乱说?她莫非是真的心悦于柳翎,所以不敢让他知道她那好色的德性吗?

柳翎对她而言,就这么特殊?

心中嫉火旺盛地燃燃烧起,黑袍少年不着痕迹的抓住了她乱拱的大腿,似轻似重的捏了一下,难掩语气中的冷沉与酸气,“怎么,怕他讨厌你?”

你知不知道,这个人昨天还和纳兰嫣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