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我这人虽特浑浊

三人在屋内聊了起来,大多都是在谈少女出门历练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虽然大体上如实奉告,不过对于童颜竟然只字未提“萧炎”二字,萧炎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哦对了,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雅妃不着痕迹地瞥了眼萧炎,继而红唇含笑问道,“童颜妹妹,你和纳兰嫣然认识吗?”

少女端起茶杯的手微微一顿,虽然动作轻微,但让眼尖的雅妃和一直凝视着她的萧炎还是看了个清清楚楚,伴随着茶盖与茶杯沿划弄的摩擦声响起,纳兰嫣然抿了口热茶,笑眯眯道,“很熟。”

很熟?!

竟然能称得上很熟,那必然是比与雅妃还亲密相熟的关系,雅妃不由看了眼药岩,继而又问道,“没想到啊,那你是怎么认识她的?”

“唔,这我就不太方便说了。”纳兰嫣然优雅地放下茶杯,“别提她了,雅妃姐,明天我们去独酌楼玩吧?”

“哦?已经到了可以进去的年纪了吗?”见她闭口不谈,雅妃爱莫能助的看了眼萧炎,便识趣的转移了话题,“那我提前跟独酌楼的徐娘打好招呼,听说前阵子她又新进了不少美人,甚至还有蛇人呢。”

看着少女跃跃欲试的激动模样,萧炎双眼微眯,装作一无所知的模样问道,“独酌楼吗?是什么好地方?我也想去。”

“额……”纳兰嫣然犹豫了两秒,她就是没有头,也知道不能带萧炎去。

谁会带个大冤种去花楼啊,万一他发怒起来,伤到美人们怎么办?

那她到时候是先治疗美人们呢,还是先哄这个死病娇?

不行不行,她摇头晃脑起来,“那个,小岩岩啊,男孩子还是少去那种地方,会学不正经的。”

萧炎双手交叠,缓缓撑起下巴盯着少女,“可我喜欢的女孩,好像就喜欢不正经的。”

微微愕然,纳兰嫣然看向萧炎,“你有喜欢的人?”

萧炎眉目含笑的凝视着她,那眼神中明晃晃的诱惑和勾引,少女不由轻咳一声,微微别开视线,“不行,不想带你。”

“童颜。”他双眸露出几分伤心之色,“你有好地方,都不带我玩?”

“是不是这些年不见了,都生疏了?”仿佛一对无形的犬耳都耷拉下来般,他盯着少女犹如被主人抛弃的幼兽委屈道,“不把我当朋友了吗?”

“可我们是去看美男的,你去会很无聊的。”

“我也想去看美男。”黑袍少年似是下了血本,紧紧攥着少女的袖口眨眨眼,“带我去吧,好不好?嗯?颜颜?”

“咳、咳咳——”差点被茶水呛到,纳兰嫣然顺过来气,在雅妃一双好笑的眼神下无奈的拽回自己的袖子,“说了不带就是不带,你想去自己去,别跟着我们!”

萧炎垂下眸,满眼失落的往桌子上一趴,幽幽叹了口气,“唉……果然,生分了。”

纳兰嫣然:……“你死了这条心吧,不会带你去的!”

“好狠的心哪,当年的你明明很宠我的。”

纳兰嫣然:……当年的药岩也没这么骚啊!

——

翌日。

叼着草叶儿编了一个大花环,往纳兰家花树上藏着的暗卫小哥脑袋上一放,纳兰嫣然瞥了眼纳兰桀驱除烙毒的房间,不由吐出已经开始泛苦的草叶子,吐槽道,“今天怎么这么慢。”

头顶花环的暗卫小哥战战兢兢地蜷腿蹲在树上,感受着周围兄弟们投来的同情目光,默默抹了把脸。

其实蹲在大小姐旁边并没有什么,虽然大小姐身份高贵、又长得倾城绝色,身材更是好得没话说,但……耐不住大小姐丧心病狂啊!

暗卫小哥看看自己头顶上的花环,脖子上的花项链,再看看自己手指上满满的花戒指,脑海里不由想起刚刚大小姐编完第一枚花戒指时,朝自己意味深长的笑道,“别急哈,你有十个指头呢~”

呜呜呜!

他一个大男人!

怎么可以戴10个花戒指!!!

看着大小姐此时又兴致勃勃的抽出两根细长绣针,暗卫小哥不由泪流满面,内心咆哮道:岩枭先生,你快出来啊!

再不出来,小姐就要给他编织出一件花衣裳啦!

终于,在暗卫小哥的千呼万唤中,萧炎终于完成了今日的驱烙,被纳兰肃送了出来。

听到那木门开动的吱呀声,纳兰嫣然轻轻一跃下树,便走向萧炎,露出一抹得体的笑容“岩枭先生,今日也辛苦你了。”

萧炎略微点了下头,态度似乎少了两分冷漠,但仍旧不难看出他对她的排斥,纳兰嫣然转头对纳兰肃笑道,“父亲,我来送岩枭先生吧,正好有些私事想与岩枭先生谈谈。”

“行,岩枭先生,便让嫣然来送您吧。”

萧炎点了下头,便率先朝前走去,纳兰嫣然匆匆跟上,看着少年愈发英挺的背影,视线不由又滑落到了他的臀部,不知在想着什么。

许是等了许久也没见她说话,少年步伐一停,转过身淡淡道,“纳兰小姐,有什么事要和我谈?”

“啊,”纳兰嫣然回过神,这才想起正事,“岩枭先生,之前给您看的酬劳单内,有一味药材可否换成别的?”

似是猜到什么,萧炎淡淡问道,“哪一味?”

“七幻青灵涎。”少女微微抿唇,“实不相瞒,我一位朋友很需要这味能恢复灵魂力量的药材,如果您暂时不需要的话,可否换成青焰草和三百晶灵液?”

食指微微摩挲着下巴,萧炎思忖着,既然已经确认纳兰嫣然和童颜认识,那么也没必要借着七幻青灵涎来试探她了,等他今晚找童颜说不需要七幻青灵涎就好了。

于是他摇头道,“不好意思,我很需要这味药材,如果缺少了这味药材,那之后的驱逐烙毒,恕在下不能继续了。”

说完,萧炎便不等纳兰嫣然再说什么,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纳兰府。

他还要赶时间,假借路过的机会和童颜一起进入独酌楼。

看着少年匆匆离开的背影,纳兰嫣然挑挑眉,“看来在交易市场的时候,他确实是想试探我和童颜之间有没有什么关系。”

【试不试探我不知道,但你为什么从昨天起就一直盯着他的屁股看?】

“啊~我只是在想要不要趁着药尘沉睡,好好摸一下萧炎宝宝。”少女面色无辜的捂住脸颊,无奈道,“毕竟以前摸他的时候,老是感觉在摸两个人,所以总是很收敛呢~”

系统:???

你之前还算收敛?

【纳兰嫣然,我发现你已经色到浑浊、无可救药了!】

“哎哟!系统大人,我这人虽特浑浊,但我冲出来的白开水清澈见底啊~”纳兰嫣然翘起小鼻子骄傲道。

系统:???

她到底哪来的这么多毫无逻辑的大狗屁?

“哎呀!不跟你说了!一会儿还要去独酌楼呢!”少女朝着自己房间走去,“欣赏美人这种神圣的事情,可得好好沐浴净手一番,才能凸显我的真诚与诚挚啊!”

一个时辰后。

独酌楼,某个房间内。

纳兰嫣然双手交叠,面色沉重的盯着面前的萧炎和柳翎,陷入了沉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