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他只是对你纯情罢了

看着少女纤白的手指轻轻挽起他的袖子,柳翎微微垂眸盯着少女的眼睛,手中的月白玉扇一点点展开,只等她惊吓时帮她瞬间遮蔽住那丑陋的手臂。

随着那袖口翻折,少女终于看清那手臂是怎么回事了,瞳孔微微一缩,面前便被月白色的扇面隔绝了视线,她抬头对上青年的眸光,他却小心翼翼的将手臂再度放回背后,状似不在意的声音道,“我就说,很丑了吧。”

“怎么弄的?”

明明是个很在乎容颜的人,手臂上竟然弄成这个样子,像是撕扯出几片黑青色的伤口般,让少女心疼不已,“你这是中毒了?你师傅没给你治疗吗?”

那老头怎么舍得让自己如花美貌的徒弟,身上留下这种恐怖的伤口啊!!!

可恶!早知道当初就把他抢过来,让他当自己的徒儿了!

毕竟她还没体验过师徒咳咳咳——

见少女因为愤愤不平而脸红的样子,柳翎心中划过一道暖流,“不是中毒,只是我摸索新药方炼制出的丹药副作用罢了。”

他背着手匆匆卷下袖口,温柔清风般的眸光里却尽是浅浅笑意,“总不能让别人来试验效果,不过你放心,这些伤口过几天就会恢复原样的。”

他说这话时信誓旦旦,一看就是之前为了改进药方实验过好几次,所以对这种结果习以为常,纳兰嫣然心中不由升起几丝好感,她十分喜欢柳翎这种诚恳的实践精神,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古河才看中他的才能,将他收为弟子吧。

不由想象起了柳翎小时候蹲在地上洗袜袜的可爱模样,纳兰嫣然扑哧一笑,浅浅笑意从那秋水美眸内倾泻出来,好似如流星划过夜空般璀璨耀眼。

柳翎出神间,抬手食指轻轻蹭了蹭她眼尾,等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出格的举动时,那白皙俊美的脸颊竟是瞬间爆红起来,匆忙收回手侧过了身躯,逃避开少女疑惑的眼神。

略显无措的将掌根轻抵在眼角下,他意图遮掩住自己眸中慌乱的神色,“嫣然,抱、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哎哟,他真的好纯情啊。”纳兰嫣然看着羞涩到好像要原地爆炸的青年,不由在心中感慨道。

【……他只是对你纯情罢了。】

纳兰嫣然耸耸肩,见柳翎调整好神态了,这才伸手道,“你那药方给我看看。”

“嗯?”柳翎脑袋微微一歪,虽然很疑惑少女为什么要药方,但他还是取出了一张牛皮纸,上面详细写着他这两年研究的药方。

“哟,野心不小。”纳兰嫣然扫了一眼药方的配方,便不由弯起绯红的唇瓣,那仿佛能说话般的眼神轻飘飘落在柳翎脸上,流露出了几分赞赏,“心寒草、御灵根、还有八尾奇花,你这是想炼制增寿丹?”

青年微微一怔,“你怎么知道?”

他只是摸索着,想先配制一个能增寿三个月的丹药,这期间他不知道查阅了多少书籍才勉强写下了一些药材,但没想到,她扫一眼竟然就能猜到?

“你这配方,看起来没什么毛病,但漏洞其实不少的,难怪会有这么大的副作用。”纳兰嫣然捏着牛皮纸思忖片刻,便拉起青年的手腕朝着偏僻水亭走去,“这里不方便,我们去那边说。”

看着少女纤白小手圈住自己的手腕,柳翎缓缓垂下眸,视线如糖丝儿般黏连在她的手指上,他微微翻过手腕反握住少女,看着对方投来疑惑的眼神,嗓音轻柔道,“我的手感不好,还是我拉着你吧。”

纳兰嫣然无所谓地点点头,便继续朝着水亭走去,见她没有拒绝,青年俊美的眉眼愈发温情柔顺,感受着少女娇薄的手腕传来的温度,他心底微微漾起甜蜜,以前即便被她称为朋友,也从未有过身体接触,如今才发现原来她的手腕这么细小,指尖相触都无法贴住她娇嫩的肌肤。

以前她的手腕也这么细吗?如果在她临走之前握一握,他就可以知道她历练这一年多来,到底有没有瘦了。

纳兰嫣然走到水亭,看着四下无人,这才转向柳翎道,“我给你看样东西,你不要惊讶。”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每每见到柳翎,总会生出几分信任亲密的感觉,再加上她早晚会暴露马甲身份,所以她并不想隐瞒他自己可以炼药的能力。

看着少女认真的模样,柳翎缓缓松开她的手腕,露出认真倾听的神色,“你说,我会保密的。”

纳兰嫣然展开手掌,随着视线集中在那娇嫩的掌心里,一撮红色火焰幽地燃烧起来,柳翎愣了愣,那俊美无双的脸蛋在反应过来后,又陷入呆呆的表情,片刻后他伸出手指戳了戳那红色实火,便被烫得嗖地缩回了指尖,颇为委屈地按在了自己薄唇上。

“你傻吗?”对上青年那可怜吧唧的眼神,纳兰嫣然收起火焰,一抹清凉的风系斗气缓缓散去他指尖的灼烫,“别人的火焰你也敢碰?”

“唔,我只是太好奇那是不是真的火焰……”柳翎红了红脸,“毕竟你是风系,发出红色实火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确实不可能,不过我是例外。”她坐到石凳上,从纳戒中取出了一些药材,随着手心里火焰再度升起,将那些药材炼化成药水,她勾了勾手指,“把你袖子卷起来。”

青年听话的挽起袖子,便见她用斗气包裹的药水落在他手臂上,微微温热的温度似乎已经被她特意降温了,少女纤细的指腹在他手臂上将药水涂抹均匀,这般亲昵的接触,让柳翎忍不住展开折扇,轻轻扇走了脸上因为脸红而散发出热气。

她这样,会让他忍不住倾诉心中压抑的情意的。

“好啦~你应该只有胳膊这样吧?”她将青年的袖子又往上撸了撸,并没有再看到那些青色扯肉,开口问道。

“嗯……”难得享受少女的亲近,他收起手臂,从另一只手里接过折扇缓缓遮住俊脸,然后将那只手放在了少女面前,小声羞赧道,“这边这个也要抹。”

说完,那耳根便红得仿佛要滴血般,柳翎那双星眸从扇面的上方边缘缓缓露出,微微闪烁着羞涩,“而且,就算有别的地方,也不方便你帮我抹啊……”

纳兰嫣然忍不住抬手包住唇瓣,掩饰住因为无法抑制而上扬的唇角,她将药水洒在他另一只手臂上,心中对系统感慨道,“完蛋了,纯情美人这一款,对老色批来说真的免疫不了啊!”

【……你特么给我老实点!】系统捶一下地。

“嘤嘤嘤,我很老实了!我只是在给朋友的手臂涂抹药水而已!”纳兰嫣然十分冤枉,这要是换作从前,她早就扒衣服看看人家有没有别的伤口了好吗!

【可是你的手已经在同一个地方摸了好久了!】系统咬牙切齿道,她当它是瞎的吗!

“咳!我只是好奇小翎子每天都用的什么洗澡而已,竟然养得这么滑嫩呲溜的~”纳兰嫣然满脸正色的收回手,“统子,哪天趁他洗澡的时候,咱们偷偷取取经吧!”

系统:???

谁跟你一起去取经?不要带上我啊呸、不对,你现在直接开口问不就完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