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这么点醋都不够我蘸饺子的

此人正是当年捡到“天火三玄变”和“风无影”的摊主,他说完话,便又从自己屁股底下坐的箱子里,取出一个小箱子,放到了纳兰嫣然面前。

“我听了您的话,外出捡了不少古怪之物,可惜在下才识尚浅,不知它们有没有用处。”

纳兰嫣然兴致勃勃的接过那小木箱,打开后翻了翻,就被系统的大呼声震得眉梢一挑。

【咦?好家伙,他还真是拾荒小能手啊?!】系统看到什么,顿时大叫道,【快看那个土黄色的玉片!】

纳兰嫣然拿起那土黄色玉片观摩了一会儿,却瞧不出个所以然来,而系统已经开口解释道,【这是一种魂技,名为“养灵诀”,里面记录的口诀可以滋养灵魂……】

少女顿时嘟起了小嘴,将那玉片往木箱里一扔,“滋养灵魂,你直接说想送给萧炎呗?”

哼,我看这摊主不是什么拾荒小能手,而是男主的金手指快递员吧!

她酸不溜秋道,“你是不是看药尘沉睡了,想趁机翘墙角去他那里?”

系统:???

它无奈解释道,【这口诀只能滋养使用者自己的灵魂,而且这不是它最重要的作用。它可以催生灵智,加快异火的培养速度,能让你培养生灵之焱的时间起码缩减半年哦~】

闻言,纳兰嫣然立马捏起那玉片,换上了一副大方从容的慷慨表情,“嗐!什么催生不催生的,就算它真的能滋养药尘的灵魂,我也会教给萧炎的!”

系统:……这小家伙变脸速度可真快。

不过~它忍不住笑眯眯问道,小脸尽是揶揄之色,【嫣然呀,你刚刚是不是吃醋了?】

“什么?”少女撩了撩头发,拒不承认,“开什么玩笑?这点小醋我怎么会吃?都不够我蘸饺子的!”

“不跟你说了!我要付钱了!”她轻哼一声,便给摊主划了几十万金币,将那木箱收入纳戒中,“这木箱里的东西我都买了。”

今日来此的目的已经完成,她婉拒了摊主想送她药材的好意,看向了一旁的萧炎,哦不,“药岩”。

怎么着也算是她“心悦之人”,她得好好表现表现,免得日后萧炎想抬刀杀情敌的时候,她说自己喜欢药岩他却不信。

哈哈哈,要杀就杀他自己吧!

她简直就是个机智宝宝!

这么想着,纳兰嫣然便露出几分笑容,而任谁都无法知晓,那灿烂笑意背后,到底藏着少女怎样不怀好意的坏心思,“药岩,我还有事就不继续逛了,这几天你住哪儿?给我留个地址吧?”

她似是不好意思般,轻轻将耳边的碎发挽至耳后,晶亮黑眸内露出两分期待,“如果你想找我的话,可以去雅妃那里说一声,我就住在米特尔。”

萧炎一怔,这大抵是他认识她以来,她第一次主动留下可以联系的方式。

“好。”心情有些微妙,他留下自己客栈的位置,紧紧盯着少女的眸,“我会去找你的。”

他还有很多问题想问,但“药岩”与她见面次数屈指可数,就连萧炎她都不会敞开心扉,更何况是药岩呢?

他还是先跟她打好关系,再问问吧。

望着少女离开的背影,萧炎看了眼炼药工会的西部区域,毅然决然地走了进去。

既然交易市场内没有可以恢复灵魂力量的药材,那就借借助炼药工会的权力再试试吧。

——

“纳兰小姐,柳公子求见。”

听到侍女在门外的声音,纳兰嫣然缓缓抬起头,从交易市场回来后,她便一直在屋内研究“养灵诀”,不知不觉竟已过去了很久。

“是柳翎公子吗?”少女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在得到侍女肯定的回复后,便蹭地蹿下了床,迈起长腿急匆匆跑向屋外。

帅哥求见,她但凡犹豫一秒都是对帅哥的不尊重好吗!

院落之中,此时已有不少侍女徘徊在附近,将倾慕流连的眼神落向庭院中央那垂眸屹立的青年,一身月白色炼药师长袍衬得他身姿挺拔,英俊秀美的脸庞线条宛若刀削般,两年不见,他似乎没有丝毫变化,眉眼中的温柔也与当年如出一辙。

“嫣然。”在看到思念已久的人儿出现时,柳翎那俊美的容颜上刹那间便露出了显而易见的喜悦,无法掩藏的柔情蕴含在那双秋眸内,他抬脚朝她走近,轻声道,“你终于回来了。”

他等了好久,也想了她好久。

当年得知她出门历练时,他便瞬间生出陪她一起历练的念头,只是深知自己对她的情感会妨碍到她的历练,而她身上又有三年之约这一重担,所以只能压制住心中的渴望,静静等着少女归来。

大步走到柳翎身前,看着对方依然俊美无双的容颜,纳兰嫣然精致脸庞上也漾起了丝丝笑意,她含笑道,“好久不见啊~你和古长老一起来的?”

她脸上的笑容格外甜美,就像是加了蜜的甜果子,让柳翎心头一跳,耳根跟着红了起来,微微抿起羞涩的唇瓣,他轻轻摇了摇头,“老师已经在炼药工会住下了,我……我是特意来找你的。”

话音落下,那耳根的红意又加深了一层,他微微捏紧手中的扇柄,试探性的看着她脸上的神色,“你……时间方便吗?”

“挺方便的啊,正好我也有事想跟你说~顺便送你个东西。”纳兰嫣然随手拉起了他的手腕,想从纳戒中取出巧克力豆放到他手心上,然而下一秒,掌心内那略有些异样的手感便让她眉头一皱,心中多了几分疑惑。

“这是怎么了?”她松开手,想掀起青年的袖口仔细瞧瞧那异样的手感是怎么回事,然而柳翎却慌乱地收回了手臂,似乎那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东西般,被他轻轻背在腰后,小声解释道,“没事,只是炼药的副作用,过几天就好了。”

“别动,我看看。”她拽住青年的小臂,那十分强硬的态度让柳翎抿了抿唇,最终还是乖乖的把手臂交出来,不忘柔声提醒道,“嫣然,很丑的,看了会做噩梦,还是不要看了吧?”

“魔兽山脉长得丑的魔兽多了去了,我也没做噩梦。”少女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那生动的小模样,不由让柳翎轻轻笑出声,一双星眸也跟着笑眯了起来。

他从未见过少女翻白眼的模样,原是这般可爱又有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