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我真是个罪该万死的女人

薄唇刚要喊她的名字,蓦然想起当初少女道别时的冷漠,她一字一顿的说着以后不要再见面,让萧炎伸出的手也在微微一颤后缓缓缩回。

如果以萧炎的身份去见她……

她肯定不会搭理自己的,甚至还可能为了躲避自己而藏起来。

怎么办?

萧炎缓缓攥起拳头,眼见白袍少女要消失于密集的人群,他不顾身后琳菲和雪魅的声音,一边匆忙抬脚跟上,一边迅速想着该怎么面对她,焦躁茫然的心情逐渐在心口蔓延,然而在视线掠过那一身熟悉的白袍时,突然想起什么,不由无奈的凝眉失笑一声。

他怎么差点忘了……

伸手拂过纳戒,他便取出了一身黑袍和面具,那正是他身为“药岩”之时常用的装扮。

萧炎与她关系断裂,可“药岩”没有啊。

不过,她还记得“药岩”这个人吗?

抱着复杂又忐忑的心情整理了一下黑袍,他便大步走向白袍少女。

“童颜?”修长的手放在了少女肩头上,能轻易察觉她的娇躯一僵,她似是在犹豫,半晌后转过了头,在看到他的装扮时,神态明显一松。

萧炎指尖一颤,心情沉重起来,她这是……怕看见“萧炎”吗?

“药岩?”少女似是不太确定的问道,视线在那黑色面具上停留几秒,继而微微抬眸,看着对方那与两年前大相径庭的身高,缓缓露出一抹与当年毫无变化的灿烂笑容,“药岩!真的是你?”

“嗯。”萧炎轻应一声,见她丝毫不排斥的模样,内心也跟着松了口气,“你,才来的吗?”

“是呀~我刚刚还在想你会不会来呢,毕竟是四年才开一次的炼药师大会,会学到很多东西。”她咧开小嘴,如当年般哥俩好的搂上他的胳臂,笑眯眯问道,“你也要逛交易市场吗?一起?”

目光掠过少女亲密主动的动作,萧炎心头怦跳的同时,却不免升起了几丝无法掩饰的酸涩与妒气,她对其他男人……都如此亲密吗?

看着少年紧抿着唇,纳兰嫣然微微松开了手,“啊,如果你不方便的话……”

“方便。”他下意识收紧手臂,将少女想抽回的手紧紧禁锢在了腰间,“一起吧。”

垂眸看着少女瞬间喜笑颜开的眼睛,萧炎眸内也露出几分笑意。

罢了,既然萧炎的身份已经无法留在她身边,那就让他卑鄙一些,用药岩的身份陪伴她吧。

感受着少女搂着他小臂的触觉,他缓缓放松了心情,低声问道,“你来这里,是随便逛逛?”

“嗯?”交易市场人多,又尽是商贩的吆喝声,他的声音那么小,纳兰嫣然自然听不清楚,不由微微抬头,“你说什么?”

萧炎垂下头,轻薄的唇瓣在她耳旁低声道,“我说,你来这里只是随便逛逛吗?还是为了找什么?”

属于少年的温热呼气扑向耳内,纳兰嫣然微微侧头,耳根便红了起来,匆忙别开脑袋蹭了蹭痒痒的耳朵,她点点头,“嗯,只是随便逛逛。”

看着她略微有些不自在的表情,萧炎眸神一沉,他十分清楚少女的弱点,耳朵就是她的身体禁区,所以他刚刚才会说话声音那么小。

她真是,对别人毫无防备。

散去耳内的酥痒感觉,纳兰嫣然清咳一声,微微偏开了头,“你呢?有想要找的东西?”

“嗯。”他贴近少女身侧,声音终于大了些许,“想要找能恢复灵魂力量的东西。”

身侧少女娇躯微微一僵,感受到这异样之处,他不由瞥向少女,却发现她缓缓抿起了绯唇,似是在纠结什么般。

她这是怎么了?

纳兰嫣然垂着小脑袋,确实陷入了纠结之中。

“统子,你说我是该把七幻青灵涎留给萧炎呢?还是留给药岩呢?”这一个是跟她有过肌肤之亲的男人,一个是她跟有过肌肤之亲男人所说的“心悦之人”,好像给哪个都挺对不起另一个的耶?

唉!我真是一个罪该万死的女人!

少女忧伤的扣住了下巴。

系统:我不说话……我就静静看你表演。

“怎么了?难道你知道哪里有恢复灵魂力的药材?”看着少女一直发呆,萧炎出声问道,黑眸内闪过一丝暗光。

她的答案,或许会暴露她与纳兰家族的关系。

纳兰嫣然回过神,看了一眼萧炎。

这小子此时满眼都是平静询问,而非那种可能找到恢复灵魂力药材的激动与急切,这不符合常理,难道……他是想试探自己什么吗?

还是……察觉到了什么?

有意思。

思忖了一会儿,她语言模糊道,“唔,我确实知道哪里有,但对方已经预定给别人了。”

“那可否告知,对方是谁?我想登门问问,看看能否让给我。”

不动声色的眯了眯眼,她含笑道,“倒也不难,那个人应该不是冲着七……来的。”

萧炎眸光一闪,她果然与纳兰嫣然认识?甚至已经知道岩枭的存在了?

“除了那个人,还有别人需要它吗?”他继续追问,开始试探她究竟知不知道药老沉睡,萧炎需要七幻青灵涎之事。

而她三年前做出的预言被应验了,究竟是巧合,还是精心策划?

哈~有意思~纳兰嫣然大概知道他在猜疑什么了。

“据我所知,应该没有。”纳兰嫣然耸耸肩,露出了几分笑意,“等我帮你问问吧。”

萧炎心里松了口气,看来她并不知道药老沉睡的事情,这也表明,她并未精心策划自己去救治纳兰桀,而他……也不是她为了实现预言的一个可怜工具。

放下这些杂乱的心思,他继续陪着少女逛起了交易市场,少女随便逛了逛后,显然又有了目的地,直奔着一处而去,在一个中年男人的摊子前一停。

她朝那摊主打了个招呼,“老板,好久不见啊。”

看到那标志性的白袍,那摊主猛地抬头,顿时露出了激动的表情,“大人?竟然是您?您果然来了!”

他连忙站起来,恭敬的行了个礼,随即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炼药师服饰,“当年多亏了您,我现在已经是一品炼药师了!”

讶然看着那拥有一个波纹的白色徽章,纳兰嫣然不由由心的恭喜道,眉眼都漾出几分真心的喜悦,“恭喜你啊,看来你完成了自己的梦想。”

她提到梦想之时,漆黑眼眸里好像盛满了璀璨星星,让人瞧着便移不开视线,摊主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这还多亏了大人当年那笔资金,让我能沉下心来好好的练习丹药。”

话毕,他连忙指着摊子上的药材,“大人,这些药材您随便挑,我成为炼药师后,经常给佣兵们炼药,所以他们也帮我采了不少不错的药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