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这哪个变态送的?!

翌日。

清晨温暖的阳光透过米白窗纸,轻轻打在那精美莹白的面颊上,随着薄如蝉翼的睫毛微微颤动,躺在床上的少女逐渐从睡梦中苏醒。

一股淡淡的窒息感袭上胸腔,她抬起纤手欲抚平那憋闷之感,却不料随着她的动作,竟响起一阵窸窣噼啪的玉石碰撞声,微微一怔后,她迷茫的睁开眼,却被不知什么折射的白光而刺了眼。

好不容易适应了光线,她掀起被子起身,却愕然发现自己竟然被几座如大土堆般高的金石玉器所包围,那数量之多、种类之繁杂,若不是周围的环境还是纳兰家她的闺房,她差点以为自己穿越到了哪条巨龙的藏宝库。

不过细下瞧瞧,这满床的“宝物”竟然全是些漂亮珍贵的发冠和玉带,都够她用一辈子了!

“系统?”她不由震惊出声,“这哪个变态送的?”

但凡是个正常人,也不会干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吧?

【啊?】系统揉揉眼窝下无辜的黑眼圈,【那个……我、我也不知道啊。】

因为她的修为已经达到可以再死一次来进化浴血焚凰诀的地步了,根本不用担心有人暗杀她,所以它昨晚一直坐进小金库里整理五品药方,根本不知道有谁进来过。

【不过,纳兰府的护卫防御很强悍的,除去熟人,大概也只有斗王才能偷偷潜入进来。】它分析道。

听到系统的话,纳兰嫣然若有所思,她的熟人、额不对,她原皮的熟人可不会干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而加玛帝国的斗王数量又不多,所以会是谁呢?

不过不管是谁,肯定是个变态。

哪有大半夜潜入人家小姑娘屋里,送一床发冠玉带,还不带重样的?!

但有一说一……咳咳,这些发冠都好漂亮哦~

她随便捡起一个细细打量起来,那是个金色凤凰发饰,高昂的精致凤凰头上镶嵌着赤红色的红矿石,雕刻得如蝉翼般的羽翼华丽而大方,让她瞬间爱不释手。

摸了摸自己自己的头发,才发现七彩吞天蟒不知何时已经离开发带回到了手腕上,她整理了一下睡乱的发丝,将那凤凰发冠箍在了马尾上,这才挥了挥手,将那些发冠玉带尽数收入纳戒中。

算了~不管啦~今天还得去炼药工会的自由交易市场逛逛呢~

纳兰嫣然收拾妥当后,便哼着小曲儿离开纳兰府,朝着自由交易市场而去,不过在去之前,她还得找个合适地方换上白袍,毕竟,以纳兰嫣然的身份去那个地方,多少有些不妥。

少女蹦跳着离开后,远处还是那棵绿树,藏匿于枝叶间的浅紫发男人,视线掠过少女头发上的凤凰发饰,不由神色满意的合上了手中的厚书。

书本上说的果然都是对的。

无耻人类,他拿捏住了!

一旁的黑岩瞥了眼魁星大人那暗暗骄傲的眼神,视线不由下落到对方光滑青皙的手背,上面赫然留着一道细长的红痕,像是被什么细细的东西给甩了一下似的。

他明明记得昨夜魁星大人进入纳兰府送发冠前手还好好的,怎么出来就多了道红痕呢?

“魁星大人,您是不是被女王大人给打了啊?”黑岩终于忍不住问道。

魁星身躯微微一僵,继而淡淡道,“这是女王大人留下的护卫徽章。”

绝不承认,是他将女王从少女头发上解下来时,被女王大人凶巴巴的甩了尾巴。

他将厚书收起,淡淡道,“走吧,跟上她。”

——

自由交易市场。

萧炎缓步走在各处的摊位之中,身后跟着叽叽喳喳的琳菲和雪魅,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二人,还怎么甩都甩不开。

“对了萧炎,”琳菲在自由交易市场看到萧炎时,便兴冲冲的拉着雪魅跟了过来,她笑眯眯问道,“你姐姐怎么没和你一起?”

“她有事来不了。”萧炎随口答道,他忙于寻找有关恢复灵魂力的药材,此时并没有精力应付她们两个人,而是认真的在一个个摊位面前,寻找自己所需之物。

“可惜了,还想和她一起玩几天呢!”琳菲不由失落地叹了口气,随即又八卦道,“这次炼药师大会,全国年轻的炼药师都会来参观,对了,听说那个柳翎也会参加,你知道柳翎吗?”

不等萧炎回答,女子便露出了崇拜和向往的眼神,“那可是加玛帝国数一数二的天才炼药师,他呀,可是丹王古河的亲传弟子,而且很早就是三品炼药师了呢~”

萧炎检查药材的手一顿,“三品炼药师?”

“是啊!像他这么年轻的三品炼药师,加玛帝国大概也只有夭月公主能与他相提并论了,哦对,还有你姐姐!”

萧炎眸光一沉,所以,他是唯一一个的年轻三品男炼药师?

想起沙漠里少女临走前说过,她心悦之人是个三品炼药师,萧炎不由黑眸冷眯,浑身气势都变得如猎豹般危险起来。

难道……她喜欢的那个人就是柳翎?

一旁的琳菲丝毫未察觉到身旁少年的变化,继续说道,“他炼药天赋好也就算了,人还长得英俊潇洒,是所有少女炼药师心中排第一的梦中情人啊!比起你……”

琳菲话一顿,不由打量了几眼萧炎,却发现少年比起半年前似乎长开了很多,那英气如薄刀雕刻般的深邃眉眼、挺拔颀长的身躯,竟是比黑岩城大多青年都帅气了不少,不由道,“和你差不多吧!”

然而面对这样的夸奖,萧炎却没有一丝开心的情绪,他垂眸沉思着,如果琳菲所说为真,那以童颜的脾性,她不可能不认识柳翎。

她和那个柳翎,是不是也有着什么关系?

一想到这种可能,萧炎心中便说不出来的烦躁,难道她那时候,真的是在柳翎和自己之间,最后选择放弃了自己?

丹王古河的亲传弟子……这样让人歆羡的身份,确实比那他这个无名小子强多了。

微微握紧拳头,他沉声问道,“琳菲小姐,那个叫柳翎的,可有喜欢的人?”

他现在无法从童颜那里得到答案,但或许能从柳翎那里查到些什么。

“咦?你怎么会好奇这种事?”琳菲不由讶异道,“不过~我也是昨天才听别人说,柳翎公子的心上人,好像是纳兰家的大小姐,纳兰嫣然!”

一个让萧炎十分意外的名字突然出现,他微微一怔,继而狠狠蹙起了眉,怎么都没想到,柳翎和那个女人竟然也会有关系。

但更让他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有关童颜的事情,总是能与纳兰家族牵扯上关系?

她和那个女人……究竟有什么关系?

难道真的只是如他所猜测的,童颜因为她的容貌,而与她成为朋友了吗?

一些记忆迅速掠过,那些因为彼时嫉妒与逃避而忽略的画面,也跟着浮现了出来。

为何他提起那个女人时的厌恶表情,总会让她露出伤心难忍的表情,为何她每次提起三年之约,都是一副极其奇怪的态度。

是因为,她认识她吗?

这一刻,他十分想见到童颜跟她问个清楚,深深吸了口气,他闭上眸强迫自己冷静,然而在睁开时,余光突然瞄到什么,那双漆黑的眸目猛地一颤。

童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