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小眼一眯,此事不简单

“额啊!”随着青色火焰升温,床榻之上,双眼紧闭的纳兰桀猛地睁开眼,嘶哑的剧痛干吼声从喉内传出,一股凶悍的气势,犹如回光返照一般苏醒而来。

“是、是谁?”

“我正在为你驱毒,若是你能忍受这股剧痛,烙毒便能驱逐,若是不行的话,那我也无能为力了。”

瞥了眼满脸大汗的纳兰桀,萧炎声色淡淡道。

听到背后的声音,纳兰桀微微偏过头,望着那张年轻淡漠的脸,眸光不由微微一顿,下落到了他那银色徽章上,继而不知想到了什么,竟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少年!咳咳,我可终于等到你了啊!真是天无绝人之路,那小姑娘竟然真的说准了!”

萧炎正不解他话中之意,便听纳兰桀继续兴奋说道,“她曾说在我垂死之时,会有一位二品天才炼药师,带着青碧色异火来给老夫医治这该死的烙毒,而如今,小兄弟你带着青碧色异火来给老夫治疗,看来这还真是命运的安排啊!哈哈哈哈咳、咳——”

听到纳兰桀这番话,萧炎十分意外,“这是何时所说?”

“嗯?大概是三年前吧!”

萧炎神色一沉,三年前?竟然能够说出三年之后发生的事情细节,对方究竟是什么人?难道她能预知未来?

还是说,仅仅只是巧合?

微微定下心神,他不再去想这些事,而是先为纳兰桀驱毒,烙毒毕竟是五阶魔兽留下的毒素,他现在根本不能分心,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随着时间逐渐流逝,异火一点点驱逐清理着老者体内的乌黑骨骼,将它们恢复为正常的颜色。

而纳兰桀也终于抗受不住痛苦,全身上下都被汗水打湿,丝丝吸冷气的声音从牙缝中泄露而出,“小兄弟,好、好了么?”

萧炎抹了把汗,长时间操控异火也耗费了他大量的灵魂力,让他十分疲倦,缓缓收回异火后,他看着略微发黑的手指,不动声色地缩回了袖袍。

随即淡淡道,“那今天就到此为止吧,这烙毒比我想象的要难对付,估计要用七天时间才能彻底清除。”

“那就全依仗小兄弟了!”纳兰桀深吸了口气,确实感觉畅快了不少,不由含笑道,“没想到小兄弟小小年纪,就有这般本事,真……”

“客套话就不必说了,我不爱听。”

淡漠疏离的话音落下,纳兰桀一愣,又忍不住感慨道,“你这话,童颜姑娘也说过呢!”

萧炎垂头整理着炼药师衣袍的手一顿,面色震惊地抬眸。

“谁?”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由重声问道。

“童颜姑娘,三年前有幸见过一面,就是她预测,你今天会来给老夫治病。”纳兰桀看萧炎震惊意外的神色,不由试探道,“难道小兄弟也认识童颜姑娘?”

想起自己现在是岩枭的身份,萧炎抿了抿唇,神色又恢复了如常的冷峻,“不认识。”

“好吧,那位姑娘也是位天才炼药师,只可惜当年她并没有异火,所以才为老夫算了一卦,说是会有一位二品炼药师少年,带着青碧色异火来救老夫。”

纳兰桀摸着胡子款款道来,视线却在不停打量着少年的神色,欲从中看出些什么。

萧炎愈发面无表情,让人无法察觉他此刻心中所想,然而那双眸上微微颤抖的睫毛,却还是流露出此刻他并不平静的心情。

童颜……

她怎会知道,三年之后,自己会带着青碧色异火来给纳兰桀治疗烙毒?!

这青莲地心火,分明是她送给自己的。

难道这一切,都是她为了让自己给纳兰桀驱除烙毒的精心计划?

不,如果真是如此,她分明也有异火,又或者以她的能力明明可以吞噬青莲地心火给纳兰桀驱除烙毒,又何必大费周章的让自己来?

难道只是为了让自己的话灵验?

那她为何不干脆直说,让他来救纳兰桀?

是因为知道他与纳兰嫣然的关系,不想强求?

还是因为发现老师沉睡,猜测到他会来帝都城找雅妃,发现纳兰府有恢复灵魂能力的药材必然会给纳兰桀驱毒,所以干脆没说?

无数繁乱的想法如编织出的蜘蛛网般,让萧炎一时思绪烦乱,他再次认识到,少女太神秘了。

就像是一缕偶然路过的暖风,虽带着无法忽略的暖意,却看不见、抓不着,让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只能任由她飘远,而无法强留。

他略微迟疑后,终是忍不住问道,“你与那位童颜姑娘关系很好?”

“怎么,小兄弟对童颜姑娘很是好奇?”纳兰桀捻了捻胡子,眯眼道,“听说她今年会来参加炼药师大会,有你二人出手,估计这次加玛帝国还会是冠军。”

萧炎一瞬间从他的话语中找到了重点,“童颜姑娘,也是加玛帝国人?”

“没错,虽不知到底是哪个家族,又师承何处,但确实是正了八经的加玛帝国人。”

少年漆黑的眉眼内不由露出几分轻松,原以为想找到她需要找遍整个大陆,但现在看来,她就屈居于这小小的加玛帝国,那他需要找的范围,就小了太多了。

“咳,对了,还不知小兄弟的名字?”

“岩枭。”

“岩枭小兄弟,”聊完童颜的话题,纳兰桀便热情道,“我看为了省去一些麻烦,最近就住在纳兰家吧?”

拥有异火的炼药师,还是这么年轻的二品炼药师,是绝对要拉拢的人才,纳兰桀自然不会放过。

“不必,我还有自己的事。”萧炎淡淡拒绝,“明天我会来给你驱除毒素,现下便告辞了。”

说完不再搭理纳兰桀和屋内的纳兰肃,抬脚便朝着门外走去。

随着偏房的木门打开,大树底下叼着草叶、等得十分无聊的少女,连忙挺直了腰板,娇俏绝色的小脸上迅速浮起失落的表情,缓缓朝着偏房门口走去。

她现在,是没有等到“乾隆·萧炎”而失落的“夏雨荷·纳兰嫣然”!

从屋内走出来准备送萧炎的纳兰肃,看到自家女儿,连忙喊了一声,“嫣然,你来得正好,快过来送送岩枭小兄弟。”

像是才回过神般,她轻轻应了一声,试探问道,“父亲,爷爷的病……”

“多亏了岩枭,你爷爷有救了。”纳兰肃含笑点点头。

迅速露出两分真心的笑容,她不由转身望向萧炎,一向高傲的脸庞上多了几分温和亲近的笑意,“岩枭先生,我送你吧。”

“不必。”萧炎连一个眼神都没给旁边的少女,径直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态度十分冷淡。

“嘤嘤嘤,你看看你儿子!凶巴巴的!”纳兰嫣然自然受不了这委屈,直接狮子大开口,“反正没有五品药方我是不会被哄好的!”

系统:???

她现在要东西都这么直接了?

连多余的修饰词都没有了?

不过她是不是太好哄了,区区五品药方都可以打发她了?

不,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系统小眼一眯,只觉此事不简单,盘起腿叩着小下巴,它死死盯着那态度冷漠的少年,突然一拍巴掌,恍然大悟。

估计这段时间,这臭崽子会惹她生很多气,而她到时候肯定会借势,受气一次就跟自己要一张五品药方!

这才是她的真正目的!!!

哼!

它早就看透她了!!!

小系统洋洋得意地转身跑进小金库,真是知嫣然非统子也~看来它得提前准备一大叠五品药方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