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做狗这方面还是你在行啊2.0

“那就多谢雅妃小姐了,府内还有事,嫣然就不多打扰了。”

纳兰嫣然站起身,微一点头示意后,转身朝着雅间门外走去,只是在路过不远处那高大屏风时,她步伐微微一顿,清淡平静的视线轻掠了过去。

“雅妃小姐,”她清冷空灵的嗓音缓缓道,似是带着别有意味,让雅妃神色一紧,“这红木屏风好是端正大气,您的品味一如既往的不错。”

屏风后,萧炎和海波东也跟着面色一变。

他们这是被发现了?

纳兰嫣然缓缓勾起唇,绯红薄嫩的唇瓣内,一抹不易察觉的恶劣笑容一闪而过。

爱捉迷藏的小崽子们!吓死你们!

哈哈哈哈哈——

感受到纳兰嫣然的恶趣味,系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到底什么时候能改改这臭毛病,都在现代世界学坏了。

吓唬完几人,纳兰嫣然才满意地收回视线,含着笑离开了此处。

雅妃终于松了口气,确认纳兰嫣然不会去而折返,这才缓缓道,“二位出来吧。”

红木屏风后,黑衫少年率先走了出来,那如细剑的黑眉已然在不经意间锁起,漆黑的眼瞳内,即便再怎么隐藏,也难掩其中的淡漠与抵触。

略显沉稳的视线落到雅妃脸上,雅妃无奈笑了笑,“你也发现了吧?”

萧炎抿唇不语,视线转而落向那关闭的大门。

除了三年前她来萧家退婚,他一次都未再见过她,但即便如此,他也仍然记得那个女人长得是何模样,以及当年她是如何高傲跋扈地望着自己,将他的尊严一点点践踏在脚底下。

想起她那些铿锵有力的辩论,萧炎眼神一沉,缓缓握起了双拳。

“凡事将心比心,萧炎,斗气大陆男方被退婚虽会被耻笑,可生而为人又何必在意他人的眼光?”

“若是被天下耻笑你便怒气冲天好像全世界只有你最惨,那你这人的心胸,也不过如此,三年的隐忍负重,怕是白受了!”

“越是在意别人的看法和自己的名声,就越是活得束手束脚,你若因此而困造成心魔,也是你自己的问题,可别到时候赖在我纳兰嫣然身上!”

那些犀利有力的话语历历在耳,黑衫少年忍不住嗤笑一声,她脆朗有力的清冷声线,确实与童颜极为相似。

但,她绝无可能是童颜。

她可是最有望成为斗皇的风系修炼者,又怎么可能是炼药师呢?

光是凭这一点,就足以将二人之间的关联彻底分开。

更何况……

云岚宗少宗主不可与异性有纠葛,而那个贪图美色的少女,又怎么可能是那个为了继承少宗主之位,强行与他退婚的女人?

拳头愈发紧攥,萧炎收回了望向门口的视线,那个女人是他丝毫不想提起的存在,不仅仅是因为他曾被对方的傲气践踏过,更多的是,每每想起这名存实亡的婚约,都会让他害怕这是成为童颜拒绝他的理由。

她就像梗在喉咙里的一根鱼刺,让他只想尽快拔出来,与她彻底断绝关系。

“萧炎弟弟,你现在,还恨纳兰嫣然吗?”雅妃试探问道。

萧炎收回视线,淡淡道,“我从未恨过她。”

或许也是退婚那日她那番话,让自己并没有将她作为毒刺扎在心内,但虽谈不上厌恶,她的所作所为也给萧家带来了名誉损害,让他对她也喜欢不起来。

“这样也好,你在外历练可能还不知道,之前因为退婚萧家所损害的名誉,已经被云岚宗挽回了。”

萧炎一愣,“什么?”

“云岚宗宗主云韵亲自去萧家赔的礼道的歉,说是这一切皆因云岚宗少宗主不可与异性有纠葛的规矩而起,纳兰府并不是因为你之前不能修炼才退的婚。”

“云岚宗的长老也去纳兰府道了歉,说退婚之事是云岚宗疏忽,应该先征求纳兰府的同意后再进行退婚,所以,不管是纳兰府还是萧家,名誉都得到了挽回,也无人再提此事了。”

雅妃淡笑道,“所以你只要上云岚宗比试一场,双方彻底解除婚约即可。”

萧炎眸孔微微一颤,片刻后沉声问道,“这是她的意思?”

雅妃摇摇头,“听说纳兰嫣然这一年来也外出历练了,这事是云岚宗上任宗主云山安排的。”

萧炎微微一怔,“她也出去历练了?”

“嗯,不过你也知道,”雅妃红唇微张,“她不可能是……”

“雅妃姐,我知道,”他打断雅妃的话,“我只是好奇她历练后的实力罢了。”

雅妃失笑了一声,看来是她多虑了,这少年的心思可不比她们这些成年人浅,“既然如此,我们说正事吧。”

她递给黑衫少年一张纸,含笑道,“你说巧不巧,纳兰府给的报酬里,正好有能恢复灵魂力的七幻青灵涎,但你刚刚也听到了,只有异火炼药师才能……”

少年淡漠的视线停驻在首行的“七幻青灵涎”五个字上,眸光微微一沉,“这七幻青灵涎,我必须得到。”

雅妃愣了一下,视线落到少年坚定的脸上,似乎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她从旁边一个玉盒里取出一张黑金面具,“这张冰蚕面具,可以掩饰你的面貌和气息,帮你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她轻轻放在少年手中,祝福道,“那么,萧炎弟弟,祝你好运。”

——

纳兰嫣然离开米特尔拍卖场后,便回了纳兰家。

许是因为老爷子卧床昏迷,已经没有力气赶她出门了,所以纳兰嫣然最近会住在府里,顺便招待招待每日前来纳兰府给老爷子看病的炼药师。

坐在屋内的茶桌旁,她嚼着脆香花生米,瞥了眼床上被烙毒折磨得骨瘦如柴的纳兰桀。

内心其实没什么波动,在原著里,纳兰桀虽然疼爱自己的孙女,但在乎家族利益绝对多过原主,对于纳兰嫣然退婚一事也只是因为好面子,听不得他人闲话,以及听说萧炎恢复实力后不想被一个潜力巨大的人记恨,才一直怒斥纳兰嫣然,而不是真的因为和萧炎爷爷的兄弟情义。

而在三年之约决战时,不想纳兰嫣然被萧炎杀死,也是因为家族会失去一位未来的斗皇,而不是因为她是自己的孙女。

他一切的宠爱,都是基于孙女是个天才修炼者。

这也是为何她接手了这个身子,没有给身中烙毒痛苦不已的纳兰桀开“止疼药”的缘故。

他就疼着吧!反正又死不了!

就算真要死了,她也会给他吊着口气等萧炎来救他的!

He~Tui!狗男人!

“不过~我其实也能给他驱除烙毒吧?”纳兰嫣然眨眨眼,十分好奇的问系统。

【不行的哦,你的异火还没培养完好,很容易被烙毒反噬。】

纳兰嫣然瞬间垮起小脸,“连小小烙毒都驱除不了,我这第一炼药师当着还有什么意思嘤嘤嘤……”

【咳咳,】系统端起小拳头,神神秘秘道,【但是我们可以吸收一点烙毒,炼成烙毒丹,哪怕是斗宗吃下,也会……】

它嘀嘀咕咕着,越说少女的眼睛就越亮,到最后忍不住抱起拳头,真心夸赞道,“统子,做狗这方面果然还是你在行啊!在下自愧不如!!!”

系统:???

我告诉你这么好又贱的提升实力的方法,你竟然说我是狗?!

He~Tui!狗女人!

【一会儿萧炎就来了!你赶紧偷点烙毒吧!】

系统翻了个大白眼,要不是因为这烙毒在原著后期内根本就没再出现过,它才不会让她占这大便宜呢!

没错!就是因为这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