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无法命名的情感

还是等他回来亲自问问吧,问他本人比较有成就感,毕竟师尊若是真成为斗宗了,可有她不小的功劳呢~

纳兰嫣然伸了个大懒腰,低咛了一声,“既然师尊不在,那就先去云泉泡个舒舒服服的温泉澡吧!”

云泉是云帘洞内的一潭温泉,以前修炼疲劳时,她就会跟师尊申请去云泉泡泡澡,如今在外辛苦修炼那么久,她早就想进云泉里好好泡个温泉放松一下了。

抬脚径直走入洞室内另一个洞口,她拐了两个弯便进入了云泉洞,这里的水雾相比外面更加浓郁,白蒙蒙的看不真切,要往前走上一段距离,才能看到那一汪澄澈的温泉圆池。

这温泉池直径足有三丈宽余,水面冒着热腾腾的白气,看起来就像误入了仙境瑶池般,让人忍不住驻足停留,意图窥探这池中是否也有容貌绝色的仙女沐浴其中。

纳兰嫣然左右瞧了瞧,并未发现有旁人在此,这才在池边脱下了鞋袜。

洞室内响起解落裙袍的轻微窸窣声,少女的玉足轻柔地踏在了水面上,随着白皙玉腿被温澈的泉水淹没,她解开头上的绑绳,一袭及腰青色便搭落在肩头之上,与她被亵衣包裹的柔美胴体一同没入水中。

“唔……”她享受地眯了眯眼,一股困倦感也跟着袭上心头,将后脑勺轻轻枕在池边的衣裙上枕着,她望着面前这些浓郁白气,缓缓闭上了眼睛。

好累啊,先睡一觉吧……

微弱平缓的呼吸声逐渐在洞内蔓延,随着陷入沉睡,她的小脑袋一歪,一缕发丝也跟着飘落在了半边面颊上,那娇红薄唇微张着呼吸,甜睡的模样像极了洋娃娃般,精致又惹人疼爱。

云泉洞再度陷入幽静之中,而池底下,一双修长好看的大手,指尖兀地轻颤了一下。

最后一丝浅显的醉意消无,那大手的主人逐渐从昏沉中苏醒,他并没有饮多少酒,只是自魔兽山脉归来之时,见有人卖这“消愁酒”,一时恍惚便买了回来。

而昨夜又做了些让他心绪不宁的梦,这才少啜两杯,来这云泉池潜入水底放空思绪。

只是没想到自己会睡过去……

想起昨夜梦中爱笑的少女满脸厌恶地望着自己,那人不由蹙起眉心,胸口又泛起丝丝烦躁,不想再在云泉池里浪费时间,他足底微微一用力,那**的身躯便浮出了水面。

水面泛起了波波涟漪,先是一袭银发破出水面,紧跟着露出了那宽白光洁的额心,随着身体上潜,银发美人缓缓睁开眼,一双深邃的妖蓝色瞳孔与水面平齐,银睫微颤间,仿佛深海内专门魅惑人心的妖姬人鱼,蛊惑着有欲念之人朝他而去。

然而,那浑是妖冶的面容在失神时,更像是初出茅庐的海妖还没来得及一展歌喉,便被一见钟情的人类夺走了心神,一时陷入无措,又徒然开始纠结。

然不可否认的是,谁都无法拒绝他这妖美容颜,看久了只会越陷越深,甘愿与他沉沦于深海之中,化为海底枯骨,灵魂永伴他身边。

微微回过神,银发美人破开云雾朝着对岸走去,他此刻并未穿着平时的素银白袍,过于绝好的身材展露无疑,让人忍不住探究起他的身下,是否也有一条同样幽蓝色的华丽鱼尾。

直至走到池中央时,银发美人步伐猛地一停。

凝视着远处少女恬睡的精致容颜,那一向清冷沉寂的蓝眸,在瞬息间轻颤起来,似是难以置信般,他闭了闭眸,再度睁开之时,眼前少女的身影却没有消散。

不是梦吗?

心尖彷然又泛起了几丝不知味的情绪,挠得他胸腔又闷又悸,他朝前迈步走着,最终停在少女面前,那一瞬间,所有奇怪的情绪又都悄然消散,唯剩下一缕难以察觉的紧张,逐渐蔓延开来。

幽蓝色的玻璃眸缓缓垂落,他盯着她被热气熏红的面颊上那一缕调皮青丝,抬手轻轻将它别到了那粉嫩的耳后。

视线停留在她光洁裸露的香肩之上,不期然地想起了在魔兽山脉时那些让他逃避的画面,视线略有难堪的朝旁边挪去,然而余光却无法忽略少女被池水浇湿的胴体,白色亵衣下少女的肌肤光滑白嫩,隐隐透着些许被温热泉水泡出的粉嫩,让人胸腔多了几分莫名的情绪。

该死……

他紧闭了下眸,感受着身体异样的反应与情绪,拳头在身边狠狠攥起,绝美出尘的脸庞上也浮起几丝难堪。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是从吃了花云蛊蛇肉开始的,还是从那夜夜挠人的梦境开始?亦或者,是更早?

在那段她每天陪在身边,耳边尽是她娇俏笑声的时候?

男人缓缓睁开眸,狭长眼尾处泛起了一丝隐忍的神色。

当初,不该将那丝本源斗气留在她体内的。

本源斗气停留在他人身上越久,就会越发加深两人之间的羁绊,他之所以在少女离开云岚宗后日日梦到她的身影,便有此大部分的原因。

他不在意自己会受到什么影响,但他担忧少女会因此受到伤害,如果她知道自己的师尊对她存有一丝世俗的欲望,会不会自此厌恶他至极,再也不肯亲近于他?

他不想与她疏远。

那些异样的感情,不能再发酵了。

指尖微微触上她的额心,一缕青色斗气便从少女眉心钻出,它缱绻般地缠绕在男人指尖上,却又似对少女留恋般,一来一回间,不知哪里才是自己的最终归处。

就如它的主人般,不知该将那些他为之茫然的情感,到底命名为过度的宠爱,还是世俗的情欲……

云山眸色一暗,最终,那缕斗气消散于空气中,不见了踪影。

“嫣然……”他淡淡呢喃着,仿佛道尽了无尽无奈与恳求,“别再跑出去了。”

——

纳兰嫣然醒来时,发现……

自己脖子抻着了。

“疯了吧——”她痛苦地捂着僵硬的脖颈,满脸难以置信,“怎么可能?嗯?这怎么可能?异世界竟然也会有落枕这种存在?”

那微微一动就疼的滋味也太难受了!

这世间,唯有口腔溃疡能与落枕的痛苦相提并论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