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秀儿,请开始你的表演

算了一卦?

算什么?

什么卦?

斗气大陆哪里有什么算卦的设定?腾山和纳兰桀更是迷糊了,“童大人,您这话,为何意?”

系统在一旁看得呵呵了:【秀儿,请开始你的表演!】

“卦,乃是能参透人一生经历的奇妙算法。”纳兰嫣然缓缓转身,正好站于灯台阴影之处,看起来高深莫测,“就比如,我知纳兰元帅的未来,这烙毒会被一人所解。”

纳兰桀讶然的瞪大眼睛,“此话怎讲?还请大人细说!”

“纳兰元帅可还记得,你中毒之日,是哪月哪日?”

“自然!”纳兰桀立马说出中毒的日子,便见纳兰嫣然又掐了几下指头,故自深沉道,“我观摩你如今面相,加上你中毒那日的星辰天象,便可预测纳兰元帅的未来,在两年后,你的烙毒之症便会遍布全身,到时九死一生、天下无炼药师可治。”

纳兰桀听到后,忍不住跌坐回椅子,他心中自然清楚这烙毒的可怕性,早就猜测到自己只有两年活头了。

就连丹王古河都说,只有拥有异火的炼药师才有可能驱散烙毒,可这天下哪里有拥有异火的炼药师?

古河的话,无疑是在给他下了必死的通知。

腾山却听出了别的意思,“童大人,那您说,这烙毒会被一人所解,那人是谁?”

纳兰桀听此,急忙看向纳兰嫣然。

只见少女缓缓收回手臂,双手束于身后,明明无风,她的白袍却好似无风飘起,在灯光的影射下,散发起神秘而莫测的气息。

她淡淡开口。

“一位少年,横空出世,手握青碧色异火,明明二品却堪称天才,他将拯救纳兰元帅的垂死之躯,给纳兰家族带来新生。”

“此话当真?”纳兰桀当即激动道,毕竟是自己的命,听到有救了,又怎能不激动呢?

自然保真,毕竟到时候,我还得踩着点在萧炎面前透露纳兰家有他需要寻找的药材呢!

忙忙碌碌赶剧情的小嫣然,却没有加班费,哎!

打工人就是苦逼!

纳兰嫣然幽幽叹了口气,“只可惜啊……”

“可惜什么?”纳兰桀急忙问道。

“只可惜,少年受难之日,纳兰家族却无一人愿意出手相助,让少年心中失望。”她摇头叹息,又仰头似在望窗外明月,一举一动,都显得那么孤傲又深不可测,“可惜、可悲、可叹啊!”

纳兰桀当下拍案而起,“怎会?我纳兰家族向来知恩必报,又怎么会做如此会被人弃骂之事!”

纳兰嫣然此时缓缓转身,淡淡看了眼纳兰桀,心中却在暗想,这有啥不会的,毕竟当初救命之恩也用灵草做了交易,一对一的买卖完成,纳兰家族确实不需要出手援助。

不过人家毕竟是主角,当然是能抱一会儿大腿就多抱一会儿,萧炎对自己人一向大方,到时候抱腿成功,好处是少不了的。

她摆了摆手,不在意道,“人命中有定数,亦有无数变数,到了那一时刻,纳兰元帅会做出什么选择,全凭您一人作主。”

紧接着又道,“我这药酒,不过是能量浓厚,代替斗气被那烙毒所吸罢了,并不会真正的治疗作用,反而会因为能量精纯,一旦消化吞噬完就会壮大那烙毒的毒性,纳兰元帅还是不喝为好。”

“不然,怕是活不到那少年出现的时候了。”

听到纳兰嫣然的话,纳兰桀当下也是冷汗直流,万幸她是位心善的炼药师,没有将这催命酒卖给自己。

否则若是换成心眼多又贪财的炼药师,怕是早就将这药酒高价卖给自己了!到时候因为这酒一命呼呜,他估计还会以为是烙毒发作而死!

“多谢炼药师大人提醒!”纳兰桀当即起身,感动的朝着纳兰嫣然作了个揖。

吓得纳兰嫣然连忙退后几步,爷爷给孙女作揖,这可是要遭天谴的。

不过她后退这几步,显然也引起了腾山和纳兰桀的疑惑,纳兰嫣然轻轻咳了一声,“既然无其他事,在下便先走了!”

说完,也不等挽留,便连忙离开了。

等纳兰嫣然离去,纳兰桀坐回位置,无奈叹了口气,“也罢,一切听天由命吧,这小姑娘有句话倒是说得好,命中有定数,亦有无数变数,也许我命中便有那定数,会被那个少年天才炼药师所救呢?”

“纳兰元帅当真愿意相信她所说的什么算卦之术?”腾山眯着眼睛抚了抚胡子,“在下成为米特尔族长这么久,什么奇闻招术没见识过?可却从未听说,这世上有什么算卦之术。”

“信则有,不信则无,不管如何,她对极品灵草魔核毫无贪婪之意,不肯将那药酒卖于老夫,便值得老夫信任。”纳兰桀不在意的挥挥手,幽深的目光望向门外,“也罢,便等上两年,若真等不来那少年,便是老夫命数如此了!”

……

从屋内走出来,等候在外的雅妃立马迎了上来,“童姑娘,这么快就聊完了?”

“嗯,随便聊了聊。”纳兰嫣然正了正面具,“走,回我那屋儿,继续给我喂葡萄。”

雅妃嗔笑几声,却是拿她没办法,毕竟她小嘴稍微漏点什么做生意的经验,自己便能收获颇多。

当下,她亲昵的搂住纳兰嫣然,纤纤玉手又攀上了少女的腰肢。

有时候雅妃甚至感觉,自己才是光明正大吃豆腐那个。

毕竟少女搂起来太有手感了,可丝毫不像是个老妖怪能有的身材。

“童姑娘,你这刚来帝都,怕是还什么地方都没逛过吧?”

“确实。”纳兰嫣然点点头,她舟车劳顿,到了地方就补了一顿大觉,醒来后又被美人喂葡萄哄着去见了腾山和纳兰桀,当真还未逛逛这帝都之景。

“雅妃莫非有推荐之处?”

雅妃轻轻一笑,“那是自然,这帝都最值得逛的地方,一是我们米特尔拍卖场,二是炼药师公会的自由交易集市,三嘛……”

妩媚女子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便是这帝都花街的一家独酌楼。”

“嗯?”纳兰嫣然疑惑,“独酌楼?”

这名字,怎么未曾听过?

“这独酌楼,别看名字像是酒楼,可里面哪,却是美人遍天下。”雅妃性感的红唇轻轻泻出几分揶揄笑意,“最难得是,里面无论是男美人,还是女美人,那可都是应有尽有,各有千秋哪。”

纳兰嫣然:!!!

她下意识探了一下自己纳戒中的金币,察觉到此的系统警铃大作,【纳兰嫣然!你想做什么!】

“什么?什么做什么?”

纳兰嫣然无辜道,“我就看看我纳戒中有什么而已,怎么了?”

【真的?】系统狐疑道,【你最好给我干正事,不要去什么奇奇怪怪的地方!】

“嗯嗯嗯。”也不知她是在回答系统还是在回答雅妃,她开口道,“我们先逛逛米特尔拍卖场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