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发射爱的小心心

另一边。

萧炎与八翼黑蛇皇对峙到最后,终于用出了佛怒火莲。

两种异火相融,对击上六阶魔兽的攻击,其威力哪怕是海波东这种斗皇强者都难挡一击,而这强大的冲撞,以萧炎的肉躯根本承受不住,随着意识逐渐涣散,他所想之事,就只剩下了……

还好,她不在附近。

药尘抬手挡住佛怒火莲的余威,瞥了眼少年被斗气撕碎的黑衫下那防御内甲,不由松了口气。

幸好有内甲保护,徒儿不会被这对击的威力重伤致死。

只可惜,他要沉睡一段时间了……

啊~这种时候,格外想去童颜姑娘那里蹭点斗气呢!

沙漠里,海波东撑起的冰系防御盾跟着应声碎裂,正惊惶于少年那佛怒火莲的威力,下一秒就被人揪住了命运的后颈肉,转头一看,竟然是纳兰嫣然。

少女那表情跟见鬼了似的,拖着他然后背起萧炎,朝着石漠城撒丫子飞去。

“怎么了?”海波东鲜少见能让她如此慌乱的情况。

纳兰嫣然哼哧了一声,“加刑天那老东西来了!再不跑就撞上了!”

海波东嘴角一抽,她竟然敢称呼加刑天为老东西?

不过,纳兰嫣然迅速开溜并不是为了躲加刑天,而是因为……云韵也跟着来了!

她可不能在海波东面前暴露身份,溜了溜了!

……

漠铁佣兵团。

“药尘?药尘?”

房间内,唤了几声药尘的名字不见有反应,纳兰嫣然猜测他此时应该已经沉睡了,便从床边站起来,叹了口气,“哎,我也该走了。”

“唔、额……”

耳边突然响起仿佛有人重伤后的呜咽声,“童、童颜姑娘……请替我、守护好徒儿……”

“顺便、唔、帮我恢复一下灵魂力,咳咳,感激不尽……”

“等我苏醒,会、会报答你的!!!”

“啊——”

随着药尘“虚弱无力”的声音寂灭,纳兰嫣然:……

这货怎么比她还能装,没见谁灵魂沉睡跟特么中枪身亡似的,连气都喘不上来!

“安心睡你的吧!”她无语地拍拍萧炎的额头,嘀咕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不就是看她和萧炎闹掰了,想趁沉睡前正好帮徒儿一把?

她才不会上这种又煽情又狗血的当。

给萧炎盖好被子,掖了掖被角,她垂眸多了几眼少年,他昏迷时也紧皱着眉头,好像有什么烦心事般,让人瞧了就忍不住生出心疼。

她伸出食指轻轻替他揉平,凝视了一会儿他的容颜,最终还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

几日后,云岚宗。

“少宗主回来了——”

随着其中一个弟子嗓子开喊,云岚山上各处,顿时像是烧开了的热水沸腾起水泡,争相冒出了无数个黑糊糊圆溜溜的脑袋,抬头遥望着山巅之上那绝色飒然的少女倚剑而立,他们不由纷纷泪洒山间,水汪汪的澄澈眼眸之内,尽是激动与挂念。

少宗主终于历练归来了!

天知道这两年,他们过得有多苦!

每天晚上后山都会响起恐怖的咣当声音,偏偏宗主还放话,不允许有人去后山打扰师尊闭关,导致他们整整两年夜不能眠,被那生死门折磨得都快精神分裂了!

如今少宗主回来了,终于可以睡个清闲的觉了呜呜呜!

接收着帅气师弟们频繁投过来的热烈视线,纳兰嫣然屹立在山巅上,大口呼吸着云岚宗新鲜的空气,不由心情大好,忍不住想高歌一曲。

果然,还是在这里最放松啊!

啊,不过,回来了是不是该去拜访一下师尊和老师?

纳兰嫣然收起青剑,便朝着后山走去,而在路过生死门时,突然脚步一停,讶然地望向了那扇陈旧又沉重的大门。

“咦?我临走之前,不是给你涂成粉红色了吗?”

怎么又恢复回原样了?

她大步走过去,离得近了,才发现生死门上还残留着少许粉漆,瞧那模样,应当是粉漆干裂后被它咣当咣当震碎掉在了地上,就连门底下还残留了不少掉落的粉色干漆。

生死门看到少女归来,那沉重的大门顿时骂骂咧咧的开合着:你可终于回来了!那一群不肖子孙!我震了两年的门,竟然没有一个来后山给我洗门的!!!

“啊,也是,都两年了。”纳兰嫣然轻轻将手覆在生死门上,老成的叹了口气,“是我考虑不周。”

感受到少女内心对她自己的谴责,生死门不由停下了咣当声,疑惑到:难道她真的悔改了?

“我竟然让你两年只穿一件衣服,你肯定会穿腻。你放心,之后我会叮嘱宗内弟子,让他们七天就给你换一个颜色~”

“爱你哟~老门门~wink~”少女单眨眼,双手一前一后比出了枪的形状,虚晃一枪便发射出了爱的小心心。

生死门:???

一条电鞭瞬间捆住少女的腰肢,两刻钟后,纳兰嫣然呸出一口血,灰头土脸的从一堆雷电霹雳中爬出,不忘骂骂咧咧道,“不识好人心的老东西!你给我等着!等我进了生死门历练,天天在你肚子里放炮仗!”

生死门:???

揍你还是轻了是吧?

几道巨大的电鞭瞬间又射向少女,吓得少女顿时连滚带爬的离开攻击范围,一边清理身上的伤口,一边暗暗发誓,等她进了生死门,一定要把那群老家伙的底子全掏空!!!

治愈好伤口,纳兰嫣然这才朝着云帘洞走去。

近两年未归,云帘洞内的雾气似乎更浓郁了,不过那些挡路的乳石仍旧被切割掉了锋利之处,让少女即便在迷蒙水雾中,也可以放心大胆走路。

“咦?没人?”

走进洞室内,这里与她离开之前没什么不同,偏角处放置着她平时休憩的红木床,中央放置的矮茶几上面摆着两本书籍,其中一本也不知是谁在看,翻了一半被放在那里。

目光微微移动,便见她平时披着的白绒毯轻搭在云山常坐的玉石床上,玉石床上并没有人,而旁边透明酒杯的底部,似乎隐隐泛着一点淡黄,一股似有若无的啤酒味,钻入了她鼻尖内。

嗯?她家师尊该不会……

虽然知道师尊美人不是什么修仙小说里的老古董,可那仙风般的绝世出尘模样,总会给她一种他是绝情绝爱、不沾世俗的仙尊的既视感,所以一想到绝色仙尊大人手捧着一壶清酒醉迷情色的画面,她的食指就忍不住挠了挠脸颊,迅速移开了目光。

不过,师尊不在这里修炼,难道是去找老师了?

他突破斗宗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