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说清楚点,不然我继续了

纳兰嫣然回到熟悉的庭院时,正巧看到少年赤着上半身,将那深井里刚打上来的井水浇淋在身上。

清凉水流冲走了身上的汗珠,犹如小溪般顺着华丽的肌肉线条细细流淌着,最终汇入了那旁人无法窥觑的地方,瞳孔微微颤动,纳兰嫣然不期然就想起了系统所说的话:

食髓知味、沉迷其中……

她连忙摇摇头,可恶,都怪系统往她脑袋里倒黄色废料,让她竟然真的动心了!

视线重新回落,便见少年俯身又是一瓢凉水浇在头上,随着井水泼洒,浓密墨黑的发丝也跟着垂落在眼前,掩去了他冷峻沉默的面容。

他单手插入发丝内,一双黑沉的眼睛望着地面,摩挲清洗着那黑色短发,似是感应到了什么,他微微抬眸,转头望向了纳兰嫣然站着的地方。

水珠滴答滴答顺着发尖落下,空间仿佛突然没了声音,只剩下水珠落地的声音,以及他突然加快的心跳声。

哪怕垂落的湿发遮掩了大片视线,也无法挡住他等待的那个娇俏丽影,黑色瞳孔微微一缩,萧炎将湿发捋到脑后,大步朝着少女走去。

他身上的水珠还残留在肌肤上,随着他的走动,在阳光下折射着淡淡的白光,也晃到了少女的眼睛,虽然已经在沙漠里看了三个月,但每次见着,纳兰嫣然都忍不住想要再摸一摸,事实上,她也确实上手了,那伸出的纤白手掌,轻轻抵在了少年的腹肌上,也同样阻断了对方的脚步。

“我还以为,你摸够了呢。”

他沉沉望着少女,把住了她的手腕,视线掠到萧厉身上,点点头打了个招呼,“二哥,你回来了。”

萧厉应了一声,眼神瞥到少女的指尖划弄着少年的腹肌线条,不嫌事儿大道,“比我好摸?”

纳兰嫣然顿时头皮一麻,一抬头果然就对上了少年那瞬间被激起怒意的眼神。

“你,摸二哥了?”冰冷的话语从齿缝间挤出,萧炎握着少女手腕的力道愈发紧重,面色也阴沉下来,“比我好摸?”

“各有千秋……”感受到少年愈发冷沉的眸光,纳兰嫣然轻咳一声,“你跟你哥比什么,都是一家人……”

“我和他是一家人,你和他可不是一家人。”萧炎冷哼道。

“……”纳兰嫣然迅速道,“这可是你说的啊,我可不会和你在一起的。”

萧炎:???

系统一拍脑门,哎哟,这个笨蛋!

她和萧炎成为夫妻,才能和萧厉成为一家人,那她和萧厉不是一家人,不就代表着,她和萧炎无法成为夫妻了吗!

反应过来,萧炎撇撇嘴,不再跟她做逞口舌之欢,而是拽着她往房间里走,“走,有事跟你说。”

纳兰嫣然不疑有他,跟着他进了房间,但看他反锁房门,她渐渐察觉出不对味来,“你想说什么?”

“还记得你之前说过什么吗?”

锁上门,萧炎欺身靠近少女,将她一缕发丝撩之耳后,顺势托起了那娇白滑嫩的脸庞,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她的脸颊,一双黝黑的眸对准了她飘忽的眼神,“你说,我找到了青莲地心火,你就让我吻你。”

“现在,我都吞噬成功了,是不是该让我吻你了?”

不对啊!纳兰嫣然想起当初的承诺,立马反驳道,“我什么时候说是吻了!我说的明明是亲!”

“嗯,对,是亲。”少年沉声一笑,凑近了她唇瓣,“对不起,是我记错了。”

“既然你承认了,那我也可以名正言顺的索取了吧?”

意识到少年是故意的,纳兰嫣然顿时有些气急败坏,然而萧炎已经贴上了她的唇,轻柔的,带着仿佛这世间最温柔的爱意剥开那绯红的唇瓣,缱绻缠绵、难舍难分……

发丝上还未干的水珠顺着发尖一滴滴落在了少女锁骨上,她被冰得肩头一颤,萧炎这才缓缓离开那绯唇,俯身轻柔吻拭走了那片湿润。

嘴唇顺着锁骨落到她细白如天鹅颈的脖颈上,他微微温热的唇以及略显炽热的呼吸,让少女轻轻侧开了头,低吟出声,“萧炎,别……”

然而这般低柔的声音,却更像是少女欲拒还迎般,让萧炎眼眸一深,唇瓣轻轻含住了她略粉的耳垂,齿间轻咬吮吸着,传出了他沙哑的声音,“别什么?说清楚点,不然我继续了。”

“别咬……”纳兰嫣然刚开口,就又被他用唇堵住了嘴。

纳兰嫣然:……

他怎么这么会啊!!!

这次的吻虽不如刚刚温柔,却也足以旖旎缱绻,他微微闭着眸,专心致志又不怀好意地夺走着她口腔内的空气,直到听见她略有些急促的呼吸,他才缓缓睁开眼,看着她憋红的娇嫩脸庞,眼底浮起笑意。

大抵也只有这种时候,他才觉得,她是喜欢自己的。

视线落到少女略有幽怨的眼神上,萧炎缓缓抽离了唇,指尖轻轻捻出她耳边一条细发,他低头吻了吻那青丝,双眸却一直凝视着她。

“你真摸我二哥了?”

那微微上抬的黑瞳内,仿佛蕴藏着无止境的黑色夜空,他紧盯着她,视线那么深邃而幽沉,仿佛她一答错,就会将她拽入无底深渊,彻底囚在他为她准备的金丝雀笼内。

纳兰嫣然耸耸肩,“有些好奇,就摸了两下胸膛。”

萧炎双眸猛地眯起,一把抓起她的小手按在了他胸膛上。

把控着那小手顺着肌理线条徐徐下滑,直至停留在了那劲瘦有力的宽薄腰间,他才低沉道,“你知道的,只要你愿意,我哪里都可以给你摸。”

他深深凝视着她,眼中是无法隐藏的浓烈侵占欲,“如果你喜欢更健壮的,我也可以练出来。”

所以,不要摸别人。

哪怕是他二哥,他也难忍醋意,刚刚听到二哥说她摸过他时,那一瞬间他都快要嫉妒疯了。

他很害怕,自己和她还没确认关系,她就对自己生出腻味。

光是这么想想,萧炎的心口就闷疼烦躁,果然,之前不该强留她在身旁吗?

可若放她离去,他更怕她会喜欢上别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