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在下不才,乃童半仙

“谬赞了,谬赞了。”

纳兰嫣然躺在窗旁的木藤躺椅上,单手撑着后脑勺观赏帝都风景,晃悠着十分逍遥自在。

来到帝都之后,米特尔家族已经将她的吃穿住行安排得十分妥当,甚至没用她花一分钱,这小日子过得,简直不要太滋润。

雅妃坐在一旁,轻轻剥开一粒葡萄皮,白皙玉指的映衬下,那即将入口的葡萄肉更显晶莹水润,她轻轻塞入少女那绯唇中,柔媚的声音开口试探道,“童姑娘,若是方便的话,我们族长想见您一面。”

听说纳兰嫣然会亲自来帝都参加拍卖会,腾山便立马吩咐了雅妃安排见面。

米特尔家族存活至今,能成为加玛帝国三大家族之一,甚至能在北方大陆占据一席之地,靠的就是看人看物的眼力,童颜姑娘虽表面透露自己是二品炼药师,可她出手之物,却无不都是价值连城、闻所未闻。

更何况她出手阔绰,背景神秘,又有着十分新奇且独特的生意手段,便是米特尔家族那些刁钻的长老们,都赞叹不绝。

这样难得的大腕,腾山又怎么会轻易放过结交的机会呢?

族长下令她不得不从,只能借着小姑娘吃软的性子,期望她愿意卖自己一个面子。

毕竟,以雅妃对她一年来的认知来看,这小家伙啊,可不是什么喜见人的主。

果然,听到雅妃的话,少女晃悠的躺椅一顿,继而又继续晃动起来,“你们族长?哦~就那个成天眯眯眼的,叫什么腾山的老家伙?”

眯眯眼?

雅妃闻言,不由捂嘴轻笑,这形容倒是贴切,不过她没想到,纳兰嫣然竟然敢直呼腾山本名,更是毫不客气的称族长为老家伙,但她又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

纳兰嫣然所表现出来的价值,就连族长腾山,都不敢怠慢。

“是的,自从听说您来帝都啊,族长可是天天盼星星盼月亮盼您赶快来呢!”雅妃伸手接过少女红唇吐出的葡萄籽,柔夷轻轻一转便捏上了少女的肩头,那揉捏的力道,不轻不重刚刚好,“更是对您炼制的白酒赞口不绝,非要我引荐一下。”

纳兰嫣然果然还是有些犹豫,闭着小嘴不吭声,雅妃见此,只好大出血,抬起柔臂搂住少女的腰肢,妩媚精致的脸上露出几分娇嗔,“童姑娘~便卖姐姐个面子吧~嗯?”

她鲜少这般卖弄自己的色相,更是对那些垂涎自己美貌的男人们嗤之以鼻,虽然一直怀疑纳兰嫣然是不是个老妖怪,可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她就是个货真价实的小姑娘,光是对方那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的感觉就能判断出来。

“咳咳。”果然,少女清了清嗓子,小手往她蛇腰上捏了捏,却又十分矜持的推开她,“行,你安排一下吧。”

雅妃嘴角不由噙起笑意,她就知道,这小家伙只要不是和自己谈生意,就最吃自己这套美人计了。

很快,雅妃就安排了纳兰嫣然与腾山的见面,不过让纳兰嫣然没想到的是,她见的人却不只是腾山。

看着面前脸色有些泛青,很明显是中毒生病了的纳兰桀,纳兰嫣然默默扶了扶面具,“焯了,老爷子怎么也在这儿?”

【哟,怎么,你还怕翻车啊?】系统幸灾乐祸道。

“那哪能呢?我是谁?”纳兰嫣然立马挺直腰板,拿捏着自己那炼药师的高贵身份,半矜持半大方的坐到了腾山左侧的上位,随即淡淡出声,“腾山族长,不知找我有何贵干?”

腾山从她进门那一刻开始,就一直眯着眼打量着纳兰嫣然,没想到雅妃所说皆为事实,听声音确实是位年轻女子,那露出的娇白细嫩手腕更彰显了她如青葱般的年纪。

而右侧的纳兰桀,此刻也在打量纳兰嫣然,他家孙女自幼进入云岚宗修炼,极少能回家一次,所以他很难听出这是自家孙女的声音。

更别说纳兰嫣然还是风属性,根本不可能成为炼药师,所以他也压根就没能把两人扯一块儿去。

腾山此时站起来,腹前藏于大袖中的双臂交叠悬起,让他看起来得体而不失威严,他张开眼睛,朝着纳兰嫣然微微半鞠躬,“童大人,早闻您年纪轻轻便是二品炼药师,没想到真见了面,您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年轻……”

“嗯,客套话就不必说了,我不爱听。”

纳兰嫣然摆摆手,一副风轻云淡宠辱不惊的模样,让腾山对她的定力也刮目相看,毕竟高傲可是炼药师最常见的代言词,她这么年轻就是二品炼药师,却能如此谦逊自定,当真难得。

“行,就佩服童大人的爽快!”腾山哈哈大笑起来,丝毫不觉尴尬,重新落座后,他抬手示意了一下右侧座位的纳兰桀。

“童大人,我旁边这位,便是加玛帝国的狮心元帅纳兰桀大人,前些日子受陛下邀请,喝了您进献的白酒,没想到那白酒中竟有股雄厚的能量,便是炼药公会的法玛会长都震惊不已。”

说完,腾山又眯起眼来,“您有所不知,一年前纳兰元帅中了五阶魔兽烙铁毒印蟒的烙毒,便是帝国第一炼药师丹王古河都束手无策,可没想到啊,前些日子喝了您那酒,竟然好了许多!”

“所以想问问童大人,是否还有同样的酒呢?”

他也没想到,纳兰嫣然进献给陛下的酒竟然与其他四瓶酒不同,且听纳兰桀所言,那瓶二锅头不但更为上乘,甚至还拥有了能量极强的药性,令人啧舌惊异。

纳兰桀此时也忍不住站起来开口,“炼药师大人,价格方面绝对好商量,或者是您有什么想要的灵草魔核,我们纳兰府有的,必然都愿意赠送给您!”

纳兰嫣然闻言,不由摸了摸下巴,她熟读原著自然十分清楚,一年前纳兰桀因为原主私自退婚,气得被那烙铁毒印蟒偷袭成功,结果中下了只有异火才能驱散的烙毒。

当初她也想过要不要隐瞒退婚的消息,让纳兰桀躲过这一遭劫,可系统说驱散烙毒是萧炎以后必须要走的打脸逆袭剧情,她无权阻拦,所以这病,也只能让老爷子先受着了。

至于他喝了那二锅头的升级版药酒感觉良好,不过是因为那烙毒不断吸收老爷子体内的斗气,导致他日渐虚弱,而那药酒内能量精纯,便是斗皇级别的人喝了都能神清气爽延年益寿,更何况一个小小烙毒呢?

一口下去,自然是被那能量撑得消化不来,暂时吃不下老爷子的斗气,才缓解了纳兰桀的病状。

说起来这药酒……

光是灵草就花了她不少钱呢!而且以她的炼药能力,加上《浴血焚凰诀》的成功率加持,不知浪费了多少药材,也才炼出了那么一小瓶!

对于不能医治爷爷只能看他受罪而愧疚的纳兰嫣然,当即甩了下长袖,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朝前大步走去。

这突然的动作,吓得腾山和纳兰桀均是心里一咯噔,以为纳兰嫣然这是生气了,她毕竟是炼药师,虽然表面上说是二品炼药师,可那般醇厚能量的药酒,又怎么可能是二品炼药师能炼成的?

她所表现得,绝不是二品那么简单。

即便真那么简单,她背后的老师也不可能简单。

腾山立马也站起来,讨好道,“童大人,我们也只是抱着侥幸的心态问一问,您千万别动怒。”

这可是米特尔的活财神啊,自然是不能得罪的,孰轻孰重,腾山心里十分清楚。

纳兰嫣然听到他的话,这才停下脚步,站定。

就在腾山和纳兰桀均大气不敢出时,只见她轻轻抬起右手,伸出那纤白修长的五指,指腹间轻轻捏了几下。

斗气大陆的土冒们自然没见过这招式,腾山和纳兰桀看得更是一头雾水。

她这掐指头,在掐的什么呢?

难不成是在酝酿什么斗技?

很快,二人就听到纳兰嫣然淡淡开口,“我算了一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