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呸!诡计多端的男人!

“我再牵一刻钟,好不好?”黑衫少年贴在她身旁,声线低哑道,“岩浆湖底很恐怖,我还没缓过神来。”

许是刚刚的示弱求怜得到了她的妥协,萧炎瞬间掌握了让她心软的技巧,却不料少女旁边的男人,一把按住萧炎的肩膀,转身将他背了起来,“小炎子,别害怕,大哥的后背可以给你靠。”

萧炎:……

纳兰嫣然:【无声笑到锤桌. jpg】

药尘:哈哈哈哈哈哈!

药尘笑得最离谱,边笑得掉眼泪边调侃道,“小炎子,别害怕,师傅的怀抱也可以给你靠哦~”

萧炎:……

他追求爱情的道路上,怎么这么多绊脚石!

——

美杜莎女王在寻找青莲地心火时受了伤,肯定不会冒险选择立刻吞噬异火,怎么也得修养半年,所以萧炎和纳兰嫣然计划有消息后再去蛇族部落。

而这等待的期间,为了能够成功吞噬异火,萧炎决定开始更为艰苦的修炼,这也导致他不能在漠铁佣兵团内呆太久,于是……

“跟我走?”黑衫少年跟在纳兰嫣然身后,像个跟屁虫似的不断重复着这三个字。

走在前面的纳兰嫣然加快脚步,转头余光看到少年紧追不舍,不由暗暗翻了个白眼,“我身上是抹了蜜还是怎么的,他老黏着我做什么?”

爱情只会影响拔刀的速度,他“大仇”还未报呢,能不能敬业一点!

系统抠抠耳朵,【要不你就跟他一起去沙漠修炼呗?你想想啊,到时候他肯定会脱衣服在身上抹“焚血”修炼,药尘说不定还会让你帮他抹,到时候你趁机摸摸大腿什么的……不是轻而易举?】

纳兰嫣然蓦地大眼一瞪。

对哦!她怎么没想到呢?

系统可真是个机灵宝宝!

但转而一想,她的眼睛又眯成了一条缝。

不对劲儿。

很不对劲。

系统怎么会突然放任她吃萧炎的豆腐?

它是不是别有居心?!

然而可爱的系统又有什么坏心思呢?它盘腿坐在地上,双手抱在胸前想到,一边是萧炎和药尘两个人,一边是萧鼎萧厉和青鳞三个人,傻子都知道选少的那边啊!

而且一旦完成纳兰嫣然的第四个愿望,等她摸完萧炎的腿,她就不需要再跟着萧炎了!那到时候,一个后宫都没有啦!

哎哟!它可真是太聪明了!

系统一拍大腿,【去吧!本统就大方一点!准许你多摸几次!】

纳兰嫣然:???

果然很不对劲啊!它是不是在图谋什么?

但左思右想,自己似乎也不吃亏,于是终于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可怜吧唧的少年,点了点头,“跟你去沙漠也行,但我可能会随时离开,我修炼的方式和你不同,不可能一直跟着你。”

萧炎垂眸思忖了一会儿,最后点点头,“好。”

反正他想带她走的目的,更多是为了让她离哥哥们远点。

二哥因为与她同生共死过,两人关系总是比旁人多了几分亲近,而大哥也不知为何,偶尔看着她的面具就会失神,再这样下去,他很担心他们会开口,说要与自己公平竞争。

傻子才跟他们公平竞争,萧炎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他决定卑鄙的带她离开漠铁佣兵团。

他盯着少女的眼睛,一字一顿道,“只要你还会回来。”

……

离开漠铁佣兵团后,萧炎果然遵守了约定,没有阻拦纳兰嫣然去沙漠其它地带修炼。

而不出系统所料,药尘为了撮合萧炎和纳兰嫣然,竟然真的将焚血给了她,让她帮忙涂抹在萧炎身上。

纳兰嫣然端着两瓶焚血,看看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年,挑了挑眉。

“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黑衫少年兀自红了脸颊,他默默转身解开衣裳,便趴在了地上,轻咳一声,“抹在我后背上就可以了。”

少女歪了下脑袋,有些疑惑,“不是抹全身吗?”

“不是,这个抹后背就行。”

纳兰嫣然眯了眯眼,“系统……”

【咳——】系统心虚道,【我也没说这玩意是抹全身的啊,我不是说了,让你趁机摸腿吗?趁机!趁机懂吗?】

纳兰嫣然:……

呵呵,好一个趁机。

她竟然被小系统的文字游戏也给耍了!

低头看着萧炎趴在地上,纳兰嫣然暂且放下与系统之间的“恩怨”,盘腿坐在了少年身侧。

她似乎还没摸过他的后背。

那光滑宽薄的后背上并没有任何丑陋的疤痕,恰到好处的肌肉线条让他整个后背看上去格外性感又极具魅力,微微敛眸,她的指腹顺着那条脊骨逐渐下挪,最后停留在那劲瘦的腰身后,轻轻按了一下。

结实又带着几分柔软的触感,让少女留恋忘返,指尖划过他的侧腰轻轻一捏,她的视线挪向了少年微红的侧颜,他抿咬着唇,眼睑半敛住了眼底的羞赧,因为她留下的痒意而腰身微颤。

“童颜……”他嗓音沙哑,止不住的颤音倾泻而出,“你这样我会忍不住的。”

明知他喜欢她,还这般调戏,怕不是在考验他的定力,而萧炎十分清楚,自己可没多少定力能坚持,她若再摸两下,保不齐他会将反客为主,将她啃食干净再继续那些正经之事。

纳兰嫣然挑挑眉,这才将焚血倒在了他身上。

少年顿时疼得闷哼一声,焚血配合沙漠浓烈的火元素,虽能够让他获得极大的修炼加成,但也会让他无比疼痛,只是少年一向喜欢强撑,密密麻麻的汗水顺着额角落下,他紧咬着唇不肯大吼,只能用持续不断的闷哼来缓解那无法忍受的剧痛。

可偏偏,那一声声隐忍的闷哼,像极了情动的少年迷失在那情事之上,无法抑制的呻吟喘息,让纳兰嫣然眸色渐深,指腹微微拂过他的耳垂,便被他抓在了手里,因为疼痛而紧缩的黑眸,宛若一汪深潭凝视着她的眼睛。

“童颜……”

他的脸颊微微蹭着她的掌心,沙哑开口,“疼……”

会哭的孩子向来有糖吃,他一副脆弱需要疼爱的样子,让纳兰嫣然即便心中想着不该去怜惜他,却也忍不住弯下腰,伸手温柔的托住了他的脸庞。

“我在呢。”

她丝毫不嫌脏的拭去他的汗水,指腹一点点摸着少年泛红的眼角,每每看到他情动深意的眸子,心尖便是微微一颤。

无缘无故的炽热喜爱,总是让人抓心挠肺般的想要接受又不敢接受。

而黑戒里的药尘,黑暗空间里的系统,此刻却十分默契的翻了两个大白眼。

挺会装啊这臭小子!在魔兽山脉的时候,可没见他这么柔弱!

呸!诡计多端的男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