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妈的好大儿~

是因为喜欢三弟吗?

没想到萧鼎会问这种问题,纳兰嫣然挑挑眉,“对啊,那傲慢的女人,我很不喜欢。”

萧鼎打量着她眼里的情绪,“你与她有过节?”

纳兰嫣然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道,“你对纳兰嫣然退婚怎么看?”

男人抿了抿唇,他抬起手,食指微微刮蹭着下巴,片刻后摇摇头,“抱歉,作为萧家人,我无法给你客观的答案。”

“所以,你也很讨厌她?”她歪了一下头,眼底明明含着笑,萧鼎却瞧不出她到底想要什么答案。

他斟酌片刻后,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答案,“谈不上讨厌,但确实因为退婚之事,无法谅解她。”

“是么?”纳兰嫣然点点头,没有再问什么,只是淡淡道,“她好像,和萧炎同岁吧。”

其实关于这个问题,答案很简单,就是一个涉世未深、思想不成熟的小孩,为了实现自小的愿望,没有事无巨细的考虑到对方的情况,结果导致对方家族蒙羞,自己也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对于自小沉迷修炼,不懂人情世故的原主来说,以她的年纪和脾气,能够只带两人亲自上门退婚,并给予绝对丰厚的补偿,已经是她能想出来的最好最诚恳的解决方案。

倒不是她有意为原主开脱,只是……

云韵的溺爱,云岚宗不成文的规矩,以及纳兰桀那家族利益名声绝对高于亲情的作风,都是酿造这场公然退婚的原因。

岂是她一人之错?她难道不想完美解决吗?

没有人教她。

所以怎么能指望一个14岁的孩子,有那么缜密的心思完美解决这件事?

她的老师只一心不想让她受委屈,为她提供了后盾却忘了教她低调,而她的亲爷爷,哪怕再宠爱她,心底最在乎还是家族名声与利益,怎么可能愿意为她亲自解除婚约?

即便,她要嫁给的是个废人,即便,她要因此而放弃唾手可得的梦想。

很多人都会忽略这个事实,将所有压力都压在了这个和萧炎同岁的女孩身上,却忘了她为了弥补萧炎,提出三年之约,给了一个对方拿回尊严的机会。

她那个年纪,已经做得很好了。

纳兰嫣然一直认为原主不需要后悔退婚的决定,成长都是需要代价的,总需要经历一些错误,才能得到真正的成长,她的脾气和成长环境造就了她当初的选择,而人最不需要的,就是后悔自己所做的每个决定。

后悔是最无用的,除非带着记忆重生来过,否则你根本无法改变过去的选择,倒不如用未来去弥补自己的过失。

不过嘛,这些剧情毕竟是小说,有矛盾冲突性读起来才有意思,就是可怜了在现代家财万贯、美人环绕的她穿越到这个世界,被迫收拾这一地烂摊子。

果然她才是最可怜的那个人,呜呜呜~

纳兰嫣然抹了抹眼角毫不存在的眼泪,在心中幽幽叹气,“唉,统子,原主该不会是受不了这委屈,所以跑了吧?”

系统一噎,【说什么瞎话呢!修你的炼去!】

纳兰嫣然撇撇嘴,终于开始入定修炼,而一旁的男人注视她许久不知在想什么,最后将视线投入了外面的岩浆湖中。

同岁么……

——

萧炎在岩浆湖底呆了许久,终于找到了青莲地心火的莲座,只是里面的青莲地心火不知去向,直到在周围发现一枚蛇鳞,他和药尘才猜测,青莲地心火可能被美杜莎女王带走了。

“可惜了。”萧炎面上有些遗憾,“看来,我们要去蛇族部落走一趟了。”

若是美杜莎女王吞噬异火失败,指不定他还能捡个漏。

“那我们把火莲子和莲花底座带走吧!这可都是好东西!尤其是那莲座,可以平心静气、避免走火入魔,对火属性修炼极为有利!”药尘飘到青莲座旁,递给了萧炎一把玉刀,“用这个割下来,记得把火莲根保留下来,以后还能再生出第二朵青莲地心火。”

萧炎点点头,将青莲座收入纳戒中后,便带着迫切的心情,迅速离开了湖底。

她应该还在吧?

他冲出岩浆湖,看着听到动静走出来的纳兰嫣然,少年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下来,飞向她面前牵起了她的手,“童颜,青莲地心火已经被美杜莎女王带走了。”

“哦,这也正常。”

纳兰嫣然点点头,“美杜莎估计是想突破斗皇成为斗宗,所以选择了吞噬异火这种方式。”

“蛇人生性阴寒,吞噬相反属性的异火,那岂不是难度系数更大?”萧炎缓缓皱眉,不太理解美杜莎女王为何会选择这么冒险的方式。

“蛇族可以通过异火完成进化,一旦进化成功,可比成为斗宗好处多许多。”纳兰嫣然耸耸肩,“看来我们要去一趟蛇族了。”

她的想法与他不谋而合,萧炎弯了弯唇,将青莲底座和地火莲子取出,一并推给了身旁的少女,“这些,给你。”

他没有拿得出手的回礼,所以拿到这些宝物,第一个想法就是给她。

她也是火属性,这些对她来说肯定有用。

纳兰嫣然忍不住展开扇子挡住了绯唇,一脸吃惊,“哦莫~妈的好大儿~他这是要乌鸦反哺了吗?”

系统:???

虽然内心十分感动,但她还是将漂浮在空中的青莲座推了回去,“我不要。”

萧炎愣了一下,他以为她会收的,毕竟……“药岩”送她魔核的时候,那么廉价的礼物她都收下了。

他黯然垂眸,心情有些郁闷,“也是,这本来就是属于你的,拿来送你确实有些可笑了。”

少年低着头十分失落,纳兰嫣然能清楚看到他微微颤动的睫毛,他就这么抓着她的手,整个人瞧上去就像是得不到小红花的孩子,看上去可怜极了。

她抿抿唇,“行吧,青莲座我不需要,地火莲子我就拿走了。”

她捞了一把地火莲子丢进纳戒里,就看到萧炎立马抬起头,眼睛欣喜闪亮的望着自己,犹如一只得了骨头的小狗狗般,就差有一条狗尾巴疯狂摇甩了。

纳兰嫣然默默别开视线,哎哟,真是受不了他这些眼神,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过阵子我会把异火的消息传递给丹王古河,他肯定会带着一批人来抢夺异火,到时候你趁乱溜进去,一旦美杜莎吞噬失败,就将异火带走。”

她把一切都安排得明明白白的,看着少年还在笑眯眯的盯着自己,她一扇子敲在他手腕上,无语道,“松手,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