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我与她再无瓜葛!

身旁三兄弟眼神间暗潮涌动,纳兰嫣然却抬起银色纳戒放在右眼前,透过戒指圈望着那燃烧漂亮的篝火,睫毛下那只美眸轻眨,突然感觉到有人扯了扯她的手,她转头,就看到少年已经开始泛红的眼眶,仿佛稍微一戳就能像昨夜流出滴滴透明的珍珠。

啊,被哥哥们欺负哭了啊……

这幅样子,真是惹人疼。

纳兰嫣然将银色纳戒轻轻放在他手心里,“帮我戴上吧。”

她伸出左手,葱白如玉的手指在火光照映下愈发美丽,少年果然好哄,那浓密睫毛轻颤着,却怎么都忍不住那薄唇间逐渐漾出的笑意,他似虔诚般的托举着她的手指,如夜空繁星般的黑眸里尽是满溢的喜欢,“戴在食指上吗?”

她被少年眼中那些浓烈情绪看得心头一颤。

真的很喜欢她吗?

如果是他,真的可以吗?

视线微微落下,那美眸也跟着垂落,她开口,“……无名指吧。”

萧炎顿时弯起唇角,眼底的喜悦藏不住的流出,他小心翼翼的将银色纳戒套入少女无名指上,轻轻摩挲着那纳戒,他抬起头,笑眯起来的眼眸也依然好看,“好了。”

纳兰嫣然收回手,右手拇指与中指微微调整着左手无名指上纳戒,就听到一旁萧鼎和萧炎聊起来,“三弟,你要不要留下来?现在漠铁佣兵团发展的如日中天,你在这里绝对能大展拳脚。”

“是啊,我们哥俩当初建立这个佣兵团,不就是为了给你一个安身之所?以后你就呆在这里吧!”萧厉也撺掇道。

萧炎摇摇头,“不了,我还有三年期限之约……”

他话语一顿,视线小心掠过少女的眼睛,见她正盯着纳戒出神,心里松了口气。

她……会在意吗?

“三年期限?”萧厉脸上的笑意瞬间收敛,紧跟着皱起眉,眼底浮起几丝阴狠厌恶,“纳兰嫣然真的逼迫父亲解除婚约了?”

萧炎点了下头,“嗯。”

闻言,萧鼎一向温和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冷意,“他们确实欺人太甚了,仗着云岚宗势力强行解除婚约,将萧家颜面全都扫在地上,这样傲慢的女人,不娶也好。”

萧炎嗯了一声,“我自然不会娶她。”

“三年之约赢了后,她当她高傲的云岚宗少宗主,我也有我自己的路想走。”

“我与她,也再无瓜葛!”

少年声音清朗坚定,那摩挲着纳戒的葱白指尖微微一颤,纳兰嫣然终是无声叹了口气。

银色纳戒被她轻轻取下,随意套进了其它某个指头,她缓缓站起来,“你们继续聊吧,我困了。”

见她要走,萧炎连忙想站起送她回去,却被少女死死压下,与平常不同,那有些冰冷的眸光落在他眼里,他心头一颤隐隐察觉不对,最终没再起来,乖巧的点点头,“好。”

纳兰嫣然直接转身离开,萧鼎和萧厉侧头望去,她步伐缓慢,一如往日的漫不经心,可不知为何,却总觉得少女此刻的身影好像格外寂寥孤独。

萧鼎收回视线,回想起刚刚少女望向萧炎的眼神,他垂下眸,若有所思。

系统回头看着那三个傻蛋,最后目光落向了视线不安又迟迟不肯收回的萧炎,轻啧了两声。

【真牛逼,精准地踩到了她的雷点上。】

转回头,系统清了清嗓子,【嫣然呀,我找到没有副作用的秘法了,嘿嘿嘿~想不想要?】

原本心情不愉的少女顿时眼睛一亮,“真的?毫无副作用?”

【哼哼~那当然啦!】系统叉腰骄傲道,【我是谁?我可是你最牛逼哄哄的老师!】

纳兰嫣然立马嘟起嘴“么啾”了一声,“系统大人~您真好~您要是有实体我现在肯定……”

【啊啊啊啊!】系统连忙捂住耳朵,【不要废话!我要往你记忆区里放秘法啦!】

少女笑吟吟的应了一声,“嗯哪~”

美滋滋的接收着秘法,纳兰嫣然发现这秘法果然不错,虽然实力提升比天火三玄变只差了那么一丢丢丢丢丢,但耐不住它没副作用啊!

唯一差点就是只能连续提升两次实力,但对于现在的纳兰嫣然而说,那也足够了!

咱也不能太挑不是?大不了以后再薅一点她可爱小系统的羊毛嘛~

见少女开心了,系统终于开口,【嫣然呀,不要生气~等三年之约后,我允许你暴揍他一顿!】

“啊?”纳兰嫣然歪歪头,眼神十分无辜,“我没有生气啊。”

系统咦了一声,【怎么会,你刚刚明显……】

眼神那么凶,背影那么惹人怜,它瞧着都好哭了似的。

“哦~”纳兰嫣然挥了下手,大喇喇道,“嗐,萧炎早晚都会知道童颜就是纳兰嫣然,那我作为纳兰嫣然坐在那里,听到那些话若是没有反应,岂不是太奇怪了?”

她可是很敬业的在飙戏呢!

系统:???

“当然~”她食指微微擦着没有一滴泪水的眼睛,语气幽然变得可怜,“谢谢系统大人的疼爱~竟然送人家这么好的金手指~”

系统:……

好、好像又上当了。

【纳兰嫣然!你个大骗纸!】系统气得哇哇的河东狮吼,惹来少女大笑连连,那被夜空繁星环绕的明月,此时都在她身上投下了温柔的银色月光,她脸上笑容洋溢,仿佛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孩子。

然而她心底隐藏的情绪到底是什么,或许,只有她自己清楚了。

——

翌日纳兰嫣然醒来时,发现萧炎又站在了门口。

他绝口不提昨日之事,只跟在她身旁悄悄打量着她的神色,虽然她还和往常一样懒洋洋的,但萧炎还是察觉,她对自己多了两分冷漠。

是因为他被退婚过吗?还是因为他曾经有过未婚妻?

萧炎抿着唇思忖,却是一点都不敢多问,生怕惹得她生气,不过让他意外的是,少女对两个哥哥似乎也冷淡了许多。

“她怎么了?”萧厉吃了两次闭门羹,不由去问萧炎,“我惹她生气了?”

萧炎:“嗯,对。”

萧厉:???

你这回答是不是太肯定太迅速了?

“那我哪里惹她生气了?”萧厉挠着头,看着纳兰嫣然紧关的大门委屈道。

萧炎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不知道,可能觉得你不好看了吧。”

萧厉:???

这臭小子,几年不见都会放狗屁了?

萧厉只好又问萧鼎,“我看童颜对你也挺冷漠的,你也惹她生气了?”

萧鼎瞥了眼二弟,“不知道。”

“哎哟,女人心真是海底针。”萧厉只好出门,寻思买点赔礼,虽然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但道歉加赔礼肯定是对的。

纳兰嫣然屋里,青麟蹲在地上,小耳朵紧紧贴在门口偷听着三人的对话,见萧鼎和萧厉都走了,她啪嗒啪嗒扑到纳兰嫣然怀里,碧绿蛇眸抬起来可爱的眨巴着,“老公~您在生少爷们的气吗?”

纳兰嫣然正在坐在桌旁消化吸收着秘法,听到小姑娘的问题点点头,“嗯,对。”

“他们欺负您了?”青鳞顿时握起小拳头,漂亮精致的小脸蛋上尽是愤慨,“那我今天明天后天,都不给他们洗衣服了!让他们臭臭的!”

纳兰嫣然心里一乐,顿时就忍不住将小丫头的脑袋按进怀里,使劲儿贴贴亲亲。

哎哟~她的小蛇崽子怎么就这么乖巧可爱呢~

既然如此,那她就消气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