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系统:……你个魔鬼

傍晚。

为了庆祝纳兰嫣然康复,以及三团长萧炎的到来,漠铁佣兵团举办了一场热闹的篝火宴会。

黑衫少年坐在少女身旁,面前摇曳燃烧的火光照得他俊脸橘红,他的指尖缱绻缠住她放在大腿上的小手,被火焰烘得滚热的大手一点点将温度传递了过去。

“童颜……”他低声唤着,因为知道他只是想念念她的名字,纳兰嫣然并没有理会,所以也并没有注意到,少年垂头不停把玩着她的手指,温热的指腹总是不经意间,划过她平时戴着银色纳戒的那根指尾。

是又喜新厌旧,换了新纳戒吗?

他出神的想着,突然感觉少女另一旁好像坐下了谁,微微抬头发现是萧厉。

“童颜,要喝酒吗?”瞧着纳兰嫣然气色十分好,萧厉随口问道,并将身旁的酒罐子从少女面前递给萧炎,“小炎子,难得热闹,你也喝啊!”

萧炎不好饮酒,正欲开口拒绝,余光扫到什么却浑身一僵。

耳内像是突然轰地炸响,随着余音带起持续不停的尖刺耳鸣,又惊又嫉的视线落在面前萧厉无名指上那枚银色纳戒中,少年黑眸内映着的灼灼红火光影,此刻也犹如怒火燃烧般噼啪作响起来。

为什么在这儿?

为什么会在二哥手里?

回过神时,他已经抓住了萧厉的手腕,死死盯着那银色纳戒,心口似是被又咬又啃般闷痛委屈,“你送二哥的?”

竟然将常戴之物送给二哥,她……是不是对二哥已经有意思了?

见萧炎面色阴郁,萧厉顺着他的视线看向手指上的银色纳戒,不由挑了挑眉。

哦对,他给荒漠沙豹收尸的时候,为了方便就直接摘下来了,然后昨晚又一闹腾,就忘了还给她。

不过……

小炎子竟然连这醋都吃?

萧厉不由乐了,这占有欲可比他和大哥强太多了,不过,童颜这人一看就是极讨厌被束缚之人,恐怕一不小心,两人就会吵起来。

青年摸着下巴,狼眸几不可察的微微眯了一下,便从萧炎手里抽回手,特意在这小子面前多展示了几下那纳戒,笑眯眯道,“是她送的,怎么了啊?”

伸出的手猛地攥成拳头,指骨节都隐隐泛起了青白,萧炎目光沉沉地望向萧厉,“二哥,这是她常戴之物,你还是还给她吧,我送你一枚新纳戒。”

谁会送别人常戴之物,若非对那人有意思……

萧炎咬起牙根暗暗恼火,又抓起少女十指狠狠交缠紧握着,内心尽是浓郁的不爽与嫉妒。

“童颜,你是不是偏心……”

纳兰嫣然淡淡瞥了他一眼,绯唇微启,“我当初送你那内甲也是常戴之物,怎么没听你嚷嚷?”

话音一落,萧厉愕然看向弟弟,而那少年也骤然羞得脸颊爆红,贴身穿的内甲仿佛都化成了火焰,烧得他全身火辣辣的,他张了张口想辩解什么,却最终哑口无言,羞愤地将脸埋进了少女的肩膀上。

可恶!

根本没法反驳!

他原以为这是她没穿过的,没想到——

纳兰嫣然侧头看着少年那不知羞得还是被篝火热的红脸,心里啧啧一声,“哎哟,你儿子真好骗。”

系统:【……你个魔鬼。】

那能是萧炎好骗吗?分明就是你太恶劣了!

不过,恶劣也可可爱爱的。

一想到少女此时嫌弃萧炎好骗,就是为了让自己也嫌弃萧炎,系统就忍不住心情愉悦,哎哟,这小醋坛子,那它就在心里也嫌弃萧炎一会儿好了~

一旁,萧厉看看羞涩不肯抬头的萧炎,再看看漫不经心继续观赏火焰的纳兰嫣然,狼眸微微眯起,掩住了眸内一闪而过的精光。

竟然猜错了吗?

她倒是很有本事,能降得住小炎子,不过她这神色一瞧就是没动心,萧厉摘下银色纳戒递给纳兰嫣然,“荒漠沙豹的尸体放在里面了。”

余光掠过萧炎,青年又坏心眼的勾起唇角,语气多了两分亲近,“对了童颜,怎么想我都欠你一个道谢,当时在沙漠里,你竟然也想自己面对四阶魔兽给我逃生的机会,若不是你,我肯定死定了。”

萧炎耳尖一动,就从少女肩头上露出了眼睛,看见自家二哥神情感激中却又多着几分似是“情”的神色,萧炎不由皱眉捏住了纳兰嫣然的手,“发生了什么?”

萧厉率先抢答,他十分亲近的将大手搭在少女肩膀上,懒洋洋道,“当时在沙漠里碰上了四阶魔兽荒漠沙豹,本来和童颜说好两人各走一个方向,起码还能活一个,但……”

他笑眯眯盯着纳兰嫣然的眼睛,“我怕那豹子去追她就转身了,却没想到她竟然也转身了。”

“竟然把生的机会留给我。”哪怕她有几分把握,在萧厉心里也是救命恩人。

萧炎握着她的手一紧,心一点点沉下去,四阶魔兽,那可是相当于斗灵级别的强者,她怎么敢回头的!

他可以理解萧厉回头,毕竟二哥若是知道她是自己的朋友,肯定不会放她单独逃跑,可她又有什么理由回头呢?

是因为把他当朋友,所以也不想看他哥哥丧命吗?

是啊,他好像还没问,自己算是她朋友吗?

可有这样的朋友吗?能接吻,能摸他身子的朋友?

纳兰嫣然接过萧厉手里的戒指,语气淡然道,“你是萧炎的哥哥,我肯定不能让你死。”

她瞥了眼萧炎,说了一句十分莫名的话,“不然,他恐怕会更恨我。”

萧炎捏了下她的手,“我不恨你。”

他怎么可能会恨她?他喜欢她都来不及呢,哪怕他都卑微到尘埃了,也不愿恨她。

萧厉“噫”了一声,一时也不知在吃谁的醋,酸溜溜道,“小炎子,看来我在你心里,还没有童颜重要啊?”

萧炎看了眼萧厉,鼻音一哼,把他搭在少女肩膀上的胳膊扒拉走,“离童颜远点。”

萧厉:……这臭小子!小时候真是白疼他了!

似是故意气萧炎一般,他又把胳膊强搭上纳兰嫣然的肩膀,少年顿时如踩了尾巴的幼犬般,呲着牙朝萧厉“嗷嗷叫”,听到动静的萧鼎此时也走过来,垂眸掠过少女的面具,温柔如月般的视线微微一顿,继而漾起了几丝波澜。

他揉了揉少女的头发,“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这般有些亲昵的动作,萧炎心头一颤,对上大哥那温润似兄长般的眼神,萧炎一时竟然看不出,他到底是把纳兰嫣然当成小妹妹,还是……如同二哥一般,只是在隐藏着。

不能让她在这里呆太久。

萧炎猛地生出这般心思,这里简直就是狼巢狐穴,他真是信了鬼了才相信大哥和二哥不会跟他抢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