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不会吧不会吧

当夜。

加玛帝国皇室。

“咳、咳咳,这大半夜的,加老是有什么要紧事,突然找咱们出来。”

皇殿走廊,满身金白铠甲的皇族侍卫站立两边,兢兢业业的守卫着深夜皇城,被加玛皇室陛下召唤的纳兰桀与炼药师协会会长法犸,此时正疾步走向皇殿。

“咳咳、”纳兰桀又是重重咳嗽了几声,引得一旁法玛担忧道,“你这烙毒还未清除?不是让古河那孩子看了吗?”

纳兰桀无奈的摇摇头,“古河大师也无能为力,说是必须有异火,方可清除这烙毒。”

“异火……”法玛听罢,也不由摇摇头,“这可不好办哪,拥有异火的炼药师,便是普天之下都不一定能找出来一个!”

“无碍,老夫还能撑得住。”纳兰桀不在意一笑,“只要老夫活着一天,便忠于加玛皇室,就算是死了,加老说不定还会松口气,不用担忧老夫和云岚宗结盟了呢!”

如今加玛帝国三大势力鼎立,加玛皇室、米特尔家族和纳云岚宗互相制衡,偏偏米特尔家族太上长老几十年前失踪,而云岚宗前任宗主云山又在闭关冲击斗宗实力,一旦成功,只会打破这三势鼎立的和平局面。

而纳兰嫣然在云岚宗即将成为少宗主,加刑天作为皇室守护者,自然会忌惮纳兰家族倒戈壮大了云岚宗的实力,从而威胁到加玛皇室的统治。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终于走进了殿房内,抬头就看到加刑天正站在露天阳台前,缓缓转过身来。

不愧是加玛皇室陛下,一身金银丝锦袍尽显华贵,挺直的脊梁高贵的气质,哪怕神色轻松近人,也难以忽略那矜贵气质中所自带的威压。

见到二人,加刑天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你们来了。”

“加老,你这大半夜突然把我们都叫出来,有什么事?”纳兰桀作为帝国狮心元帅,一直协助加刑天守卫加玛帝国,与对方的关系自然没法说,直接走到他面前大大方方的坐下。

视线随意落在茶几上,眸光却是微微一顿。

“哟,这瓶子稀罕,竟然如此剔透,还挺好看的。”

毕竟是以武为尊的世界,强者对于装饰物的兴趣一般般,不过想来自家孙女会喜欢,纳兰桀便习惯性道,“还有多的吗?我拿回去送给我那孙女!”

说完,心里又暗骂了一句,那不孝孙女,竟然背着自己去萧家退婚,气得自己修炼不济中了烙毒,怕是没几年活头了,结果自己倒好,还惦记着自己孙女喜欢这些玩意!

加刑天听到他的话,暗暗翻了个白眼,毕竟这些年来,老家伙不知以孙女为借口,要了自己多少好东西,懒得再理他的话,加刑天伸手示意法犸会长也就坐。

随后,当着两人面轻轻举起那晶莹瓶体,一只手托住底,一只手两指拔掉塞瓶后扶住瓶身,优雅的为二人斟上了那透明无色的液体。

“我说加老,虽然我没多少年活头了,可你也不用这么敷衍我吧?给我喝白开水是什么意思?”纳兰桀见此,不由打趣道,“好歹也上个茶吧?”

加刑天笑眯眯的不说话,一旁性格温厚的法玛会长却是毫不在意,抬起酒杯轻轻放于唇边,只是还未入口,他鼻尖微微一动,诧异的看了眼笑而不语的加刑天。

“喝吧,没毒。”加刑天笑眯眯道。

法玛会长这才轻轻抿了一口,下一刻,他瞪大眼睛,抬头看向加刑天,“这……”

纳兰桀见他如此,好奇道,“怎么了?难不成不是水?”

加刑天轻哼一声,“你若是不想喝就算了,我还不舍得给你喝呢。”

说完,便为自己也斟上了一杯晶莹,细细品尝,那闭眸享受的滋味,让纳兰桀不由也疑惑起来,这玩意这么好喝?

他半信半疑地端起了那酒杯,这么一凑近,酒味便蔓延了开来,纳兰桀缓缓瞪大眼睛,似是不敢置信般,好生瞧了瞧那酒,“这是……不会吧,这竟然是酒?”

众所周知斗气大陆的酒皆是带着些许浑浊,不可能如此澄澈,这得是什么样的提炼技术,才能做到如此?

轻轻含入口中,爽辣的口干瞬间就征服了这位帝国元帅,入口辛辣,不带一丝杂质的苦酸味,就好似酿了千年的醇酒,余味无穷,堪称绝品。

最令他吃惊的事,这杯白酒仿佛含着无限能量,明明入喉的是酒,到了肚子里又多出了澎湃能量,顺着筋脉梳理着斗气,将它们拧成一股结实的绳子,甚至,还十分霸道的压制住了他体内的烙毒!

这般神奇的效果,让纳兰桀忍不住拍桌叫好,“好酒!好药啊!”

说酒不为过,说药也不为过,纳兰桀只感觉神清气爽,这一年来被烙毒折磨的身子都轻快了不少!

原以为只是普通白开水,却不料竟是这般珍贵的药酒,纳兰桀眼馋的看着那一瓶二锅头,“你这从何而来?还有多少?老加,你可不能小气啊,怎么也得给我整两瓶!”

“哼,”加刑天冷哼一声,“能给你尝一口酒不错了,还想要两瓶?”

他可是在米特尔·腾山进献上来后,就马不停蹄地邀请了两人,如此已经算是大方了!

迅速将二锅头纳入纳戒中,加刑天一摆手,懒洋洋道,“送客!”

“要不你把瓶子给我也行,我给我孙女……”

“送客!”

殿外,纳兰桀骂骂咧咧,“抠抠搜搜老加比,要个瓶子都不舍得给!”

法玛会长摸摸胡子,还在品味那余酿儿,“此酒,妙啊,妙啊,且不说如此澄澈无垢,滋味曼妙,光是那雄浑的能量便让人自愧不如,炼制此药酒之人,必然是位极其优秀的炼药师,能将二者融合为一,天才、天才哪!”

“哦?”纳兰桀讶然道,“你觉得,这药酒是炼药师炼制的?”

法玛会长点点头,很确定道,“必然是炼药师,只有炼药师才能有如此高水准的提炼技术,而且,就算是我,也炼制不出来这种纯净的酒啊!”

纳兰桀当下震惊,“那丹王古河呢?”

法玛会长摇摇头,“怕是也不行。”

那也就是说,加玛帝国,出现了一位天才炼药师?

纳兰桀眸光一闪,“法老,你觉得,这人会不会能救我的烙毒之症?”

……

拍卖二锅头的日期定在了半月后,之所以这么晚,是为了更好的宣传二锅头的名声,提前炒起此酒的名牌价值。

为此,雅妃还从纳兰嫣然那里,学来了不少吸引客户的噱头把戏。

比如什么:“身为斗王竟然没喝过二锅头,也配称为斗王?”

再比如什么:“笑死,出云帝国的人穷得一定买不起加玛帝国的酒!”

还有比如:“不会吧不会吧,不会这年头还有人没见过纯度白酒吧?”

不知为什么,雅妃总觉得,这些话的欠揍感简直是扑面而来。

但效果却十分拔群,短短几日,米特尔总拍卖场便聚集了不少人,都在打听那名声传至国外的纯度白酒。

这次拍卖会以报名的形式参加,名额有限,先到先得,而在宣传期间,在总拍卖会消费超过50万金币者,则享优先排队权。

雅妃自然没见过这种营销策略,当下对纳兰嫣然提出的建议感到又惊喜又惊讶,“童姑娘,幸好你不做拍卖买卖,否则啊,加玛帝国三大家族里怎么也得有您的一席之地,就连米特尔都得给您让位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