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真的是假的!

他的表情看起来太可怜了,就像是把全部希望都放在她的回答上一样。

滚烫无助的眼泪凝聚成珠,从眸里那黑色深渊中倾泻落出,却在滴落于少女眼角之时,顷刻间变得冰冷无比,就好似她是个捂不热的冰块,任由他流多少泪,都无法将她强硬的心融化。

是他还不够优秀吗?

是他还不足够强大吗?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变成什么样,才能留住她飘浮不定又难以捉摸的心。

少年太无助了,没有人教他该怎么得到心爱之人的心,更没有人告诉他,他到底哪里做的不对,而那一腔喜爱之情,要如何才能得到控制自如。

在这个人人都追求变强的世界里,他如此格格不入,只想得到她的一片真心,就像是刻在灵魂里无法抹去的执念,至死不休。

他到底该怎么做啊……

少年的眼泪仍旧像是流不停的细密雨帘般,肩头因为隐忍的泣声而微微颤抖,纳兰嫣然指尖微动,指背轻轻抹过自己脸上那片湿润,最后视线落向了少年被泪水洗涮得通红、满是悲伤的眼睛。

他的喜欢,好奇怪。

她到底给了他什么,才让他这般怯懦又偏执地乞求她的喜欢?

是因为她给的丹药和斗技太多了吗?

是因为她强大、优秀,是他无法追赶上的人吗?

可她所给予的一切,不过是锦上添花,拥有药尘最强金手指的他,哪怕没有自己的帮助,也可以走上斗帝之路。

而她做这些事,也不过是想站在对她有利的位置,利用人情让他以后不敢对自己和云岚宗为所欲为而已。

她是个生意人,而精明的生意人,一向精打细算、运筹帷幄。

所以她不理解,为什么萧炎会对自己这么执着,就像不理解她为什么总是升起“萧炎有的,她必须也要有”的念头一样。

但不得不承认……看着小美人这脆弱无助的样子,她心中还是浮起了几丝波动,拇指抹了抹他脸上的泪痕,纳兰嫣然妥协道,“别哭了,怎么这么笨,会相信这种傻话。”

然而少年却没有说话,只是将脸颊紧贴在她掌心里,仍然如幼犬般低声哭噎着,一声一声让纳兰嫣然也开始心里不是滋味。

真是受不了他哭,让她觉得自己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似的,她推了推萧炎,“再哭我就真当你嫂子。”

少年的哭噎声立马一顿,脸颊上委屈感愈盛,可怜吧唧的将脑袋埋进了她颈窝里,微微颤抖湿润的睫毛,带起一片无法忽略的细痒。

“童颜……”

“嗯?”

“童颜……”

“嗯。”

“童颜……”

“我在。”

“成亲真的是假的?”

“真的。”

脖颈间的细痒处瞬间泛起湿润,纳兰嫣然好笑道,“真的是假的。”

少年终于破涕而笑,搂紧了她的腰,哭得沙哑的声线里,尽是庆幸与如释重负,“嗯。”

“那你能起来了吗?”纳兰嫣然觉得有些呼吸不畅。

萧炎轻轻摇头,蹭着她的脖颈不肯松手,贪婪又隐晦地想向旁人宣告这是他喜欢的人,“还想再抱一会儿。”

“……”纳兰嫣然心中怒吼,“他这简直就是得寸进尺!”

系统满脸呵呵:【哎哟,瞧你这话说的,爱情的事儿怎么能叫得寸进尺呢~】

纳兰嫣然:???

一旁,蛋仔和几个佣兵早就傻眼了,萧鼎温和冷静的月眸掠过几丝思量,萧厉正满脸愕然的伸着手,不知该不该扯开两人,半晌反应过来,忍不住看向自家大哥,“小炎子和她……”

该不会是一对吧?

难怪送他和大哥那么多好东西,原来因为她是弟媳妇?

想到什么,萧厉心里蓦地划过一道古怪的情绪,这幸好小炎子碰巧来了,若是再晚上两个月,怕是……

微微心虚地转开视线,他撞了一下萧鼎的胳膊,眼里全是好兄弟一定要保密,可不能让小炎子知道他撩拨了弟媳妇。

太尴尬了,但这也不能怪他,毕竟哪个单身汉能拒绝得了一个漂亮绝色又实力强大的女人呢?

尤其大陆之人寻找伴侣,镜花雪月的爱情不过是锦上添花,能彼此扶持变强才是真正的目的,任谁遇到了她,怕都难逃想占有她的欲望。

接受到萧厉的眼神示意,萧鼎没说话,他深邃平和的视线掠过床上少女脸上那无奈的表情,再看看哪怕成为废物后被族人欺负也没掉过眼泪的萧炎,眼底缓缓透着两分沉思。

说是弟媳妇,恐怕还太早了。

小姑娘这神情,明显还没动心呢。

怕是三弟的一厢情愿,抓不住那近在咫尺又触不可及的少女……

萧鼎的食指指背刮蹭着下巴,虽然和童颜只相处了几日,但也能轻易看出她性格随和散漫,事事不挂心上,是个极为不容易被爱情这种可有可无的东西而牵制束缚的人。

想要得到她的专宠,是件难事。

而很可惜,萧家之人,占有欲皆强。

生出心动之情尚且可以掐死火苗,可若一旦认定了,只会衍生出无尽想要独占的欲望。

而若是得不到对方,怕只会酿造出一场悲剧,萧家祖上便有一代族长强取豪夺,以致于伤人伤己、最终两败俱亡。

再看萧炎刚刚偏执发疯般的行为,萧鼎几乎可以肯定,他和少女的前路艰辛,定遍地都是带血的荆棘。

唉,他家小炎子,为什么总碰上这种优秀又无法轻易掌控的女孩?

童颜也是,纳兰嫣然也是。

想到云岚宗纳兰嫣然那个女人,萧鼎不由叹了口气。

以小炎子的性格,若是知道自己有婚约,定然会遵守承诺给予对方极度忠诚的婚姻,将一腔感情付之于对方,但听说纳兰大小姐性傲脾急,十分不喜家族定下的婚约,如今又闹得两败俱伤,若当真在一起,怕也只会是场强娶豪夺的悲剧。

揉了下眉头,萧鼎收回视线,瞥了眼蛋仔几人,“你们先出去。”

蛋仔连忙和其他佣兵们离开屋内,屋里,便只剩下萧家三兄弟和纳兰嫣然,纳兰嫣然推了推萧炎,“行了吧。”

少年十分不情愿地抬起头,“为什么偷跑了。”

纳兰嫣然理直气壮,“因为你没打算一开始就带我来这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