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你是不是想让我疯

“嫂子?”萧厉愣了一下,随即不由哈哈大笑,哥俩好的拍拍弟弟肩膀,“嗯,没错,你二嫂生病了,我听说你现在是炼药师,快给你二嫂看看!”

闻言,少年脸上掠过一抹错愕,“二哥,你怎么知道……”

他是炼药师?

这件事情父亲并不知晓,雅妃应该也没透露,二哥怎么会突然知道?

“啊~”萧厉拉着萧炎大步走到床边,朝着床上坐着的少女努努嘴,“你嫂子告诉我的~”

瞳孔猛地紧缩,脑袋仿佛轰然一炸,看到床上之人那一刻,萧炎只觉心跳似乎停止了两秒,整个人都犹如窒息的鱼儿无法动弹。

大脑持续空白,紧跟着一股难以描述的苍白情绪,也顺着四肢百骸蔓延流动,她的黑眸依然如以往般水亮,却在投向他时,淡漠的宛如暴风骤雨般,将他浇了个遍体冷寒。

怎么会……

为什么是……是她?

她和二哥成亲了?什么时候?短短的这几天?

这不可能……为什么会是二哥?!

无数问题于顷刻间翻腾进脑海里,挣扎着犹如地狱血池里恶鬼们的惨叫咆哮,震得少年双耳轰鸣,萧鼎与萧厉在身旁说着什么他早已听不清楚,那双逐渐侵蚀上怒火与不安的黑眸,正在逐渐吞噬他的理智。

是惩罚吗?

惩罚他说话不算数吗?

还是……她本来就喜欢二哥?难道她说喜欢的人,是二哥吗?

所以才对他那么好?送他那么多东西?

可明明,她也送了“药岩”啊!

所以沾花惹草是她惯用的伎俩吗?

指尖微动,掌心传来阵阵钻心的刺痛,一如胸膛下那无法被安抚而愈发烦躁暴怒的心,逐渐化作了想要冲破皮肉咆哮啃咬她的猎豹,最让萧炎无法冷静的是,她明明看到自己脸上的暴怒,却仿佛无事之人般,撑着下颌淡淡望着他。

那事不关己的态度,宛若压倒了他冷静的最后一根稻草,铺天盖地夺走了他的理智。

“童,颜。”

他声线冷厉,每近一步,都带着无法忽略的凛冽气势,宛若被欺骗背叛的神明无法控制暴走的神力,眸瞳内紫火盛怒,映着少女那仿佛在看陌生人般冷漠的眼神。

想装不熟?

把他心都夺走了,现在却想装不认识?

是想看到他发疯吗?

那你成功了。

萧炎俯身捏住了少女纤瘦的脖颈,温热的颈跳在掌心里跳动着,仿佛轻轻一捏,那掌中背叛他的少女便会就此丧命,他嗓音阴沉寒厉,冷沉发问,“你成亲了?”

明明眸内的盛怒都已经溢出来了,可那拇指摩挲着她的脖颈,却不敢用一丝力气,纳兰嫣然突然轻笑一声,“干嘛那么凶。”

她懒洋洋欣赏着他脸上盛怒的表情,“是啊,怎样,要杀了你二哥吗?”

听到她的话,萧鼎和萧厉同时一愣,拉扯阻拦少年的手也跟着一顿,什么?

萧炎缓缓侧头,幽冷阴沉的视线掠过萧厉,萧厉后知后觉,难道小炎子……

“小、小炎子……你冷静一下!”弟弟的眼神太过陌生,萧厉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你和童颜……你俩?”

他们难道是那种关系?

萧炎重新望向少女,视线碰上她的面具时却宛若被针刺了眼,她甚至在大哥二哥面前,只带着半截面具,露着那娇嫩的让他眼红嫉妒的下巴,还有那该死本该只属于他的绯唇。

胸腔内无法隐晦的嫉火瞬间冲上心头,将纳兰嫣然强行按在背枕上,萧炎狠狠咬上去,便听她疼得“嘶”了一声。

“童颜,你是不是想让我疯?”

明知我杀不了二哥,所以才这么折磨我?

发了疯般,他如嚼骨般啃咬着少女的下颌,纳兰嫣然伸手推着他的肩膀,然而萧炎却仿佛要将她整个人都吞裹进肚般,从下颌咬到双唇,从唇瓣咬到软舌,从她唇内强势的剥夺走一切氧气。

纳兰嫣然一时有些恼怒,狠狠反咬回去,她丝毫不留情,贝齿咬破对方,满腔血腥顿时自二人唇内蔓延,顺着嘴角溢流而出。

即便那般疼,少年也没有松口,他在用十分强势无法挽回的态度,告诉身旁站着的两位哥哥,这是他的人,是他不惜手段也要拥入怀中占有的人。

萧家最厌背叛之人,只要他们知道她在外拈花惹草,必然会厌恶抛弃。

只有他会接纳她。

但……他会将她的翅膀狠狠折断,娇养在笼子里让她再也无法逃离。

看着萧炎暴虐阴森的黑眸,纳兰嫣然有点点后悔了,她身子还虚弱着,根本抵抗不过少年这般折腾,此时被吻得连大脑都有些窒息,所以她只能伸手,朝着一旁还有些懵逼的萧厉抓去。

这傻缺!好歹也一起经历过生死,快TM救救老娘啊!

她都要被亲死了啊!!!

这种被男主亲死的穿越者死亡原因,要是以后传出去她还做不做人了!!!

然而她的求救,只会让萧炎愈发嫉妒恼火,满腔都是爱而不得的怨怒与酸涩,她不向自己求饶,反而去向二哥求救?

他比自己更让她信任是吗?

所以你是不是也亲过二哥了?

是不是还……交换过彼此的身体?

萧炎一把攥紧她娇薄的腕部,将少女狠狠推在了床上,如失去理智的凶兽般,撕扯着她衣领似是要将她就地正法,纳兰嫣然心头一跳,忍不住生出一个念头,他该不会来真的吧?

“萧炎!”她眼神微微一狠,“你敢!”

他真疯了不成?!

少年身躯瞬僵,下一刻,纳兰嫣然便感觉有两滴滚烫的泪,滴落在了她眼角边。

她微微一怔,似是才看到少年泛着红的眼眶,那里微悬着豆大般的泪珠,随着睫毛眨下,再度砸落在了她眼角上,溅起一片卑微的乞怜。

“童颜……”原本狠戾阴冷的声音,蓦然变得委屈可怜,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般不断落下,也打湿了她的眼眶。

你真的喜欢二哥吗?

他是你的一见钟情,还是媒妁之言?

还是,只因为他愿意与大哥同享你,你便接受了他?

他嗓音里带着哭腔,“告诉我,成亲是假的好不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