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我是老妖怪,逍遥又自在

想毕,她将视线落到那五瓶二锅头上,妩媚绝色的脸上又顿时露出几分喜悦与激动,她轻轻抚摸着那透明晶莹的扁圆瓶体,感受着那光滑微凉的触觉,忍不住赞叹道,“且不说这杯中酒透莹爽辣、天下无二,便是这毫无杂色的瓶身,便让人耳目一新。”

“真不知这透明瓶体究竟是如何制成,她又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多稀罕物。”雅妃摇摇头,感慨道,“米特尔家族屹立数百年,都未见过这等稀罕物,看来,此人十分不简单啊……”

只可惜,认识她的这几个月来,哪怕用尽浑身解数,对方都如铜墙铁壁般,让她试探不出一丝她的身份痕迹。

“难道她真是个老妖怪?”雅妃嘀咕道。

——

深知白酒的贵重性,雅妃也不敢耽误,即刻启程亲自前往帝都。

米特尔家族总部。

身为女子,雅妃想要走到族长的位置难如登天,家族子弟对她无不虎视眈眈,腾山对她严厉又不看好,更是有其他家族的人觊觎她妄图与她联姻,可雅妃身上却总有股韧劲,不肯服输。

她不想被人操控人生,更不想被人任意玩弄,她想爬得高高在上,让过往欺负自己的人只能匍匐在自己脚下,再也不敢对自己趾高气扬动手动脚,为此,她甚至愿意利用自己绝佳的美貌与身材,只为爬到米特尔那个最高的位置。

深吸了口气,她敲响族长的书房,里面传来米特尔·腾山的声音,“进来。”

“族长。”

进门的女子一身金丝绣纹边鎏黑锦袍将身材衬托得婀娜多姿,榴红色长发被一根金簪轻轻挽起,耳边顺滑的落下两缕青丝,更显韵味与性感,她徐徐走到腾山身后,虽是低着头,可那一身不卑不亢的气质,却让人不敢对她越雷池一步。

腾山此刻正站在窗边,一双眼睛不知是眯着还是闭着,听到雅妃走到自己身后,他淡淡开口,“何事?”

“雅儿在乌坦城得到一稀罕物,请族长品尝一下。”

“哦?”腾山转过身,那双眼睛依然闭着,但雅妃总觉得,族长的视线正在逼人般的落在自己身上,她嘴唇微微颤了一分,但很快便调整好呼吸,将那透莹的白酒取出。

“此物名为二锅头,不但液体晶莹透明清澈,口感更是辛辣刺激,毫无杂味。”

她又取出纳兰嫣然赠送的两个透明玻璃酒杯,仅一盅一两,轻轻倒上了半杯,未激起半丝酒沫,好似如清水一般,让腾山的眉头微微皱起。

这透明酒杯倒是个不错之物,可她口中这白酒……

无色确实让人惊讶,可这散发的酒香味却是少之又少,平白掉了些价。

心中的期待感瞬间少了很多,对于雅妃这个族中小女辈,腾山也有些失望的摇摇头,身为女子想要在米特尔家族往上爬,本就是件难事,若她审宝的能力还如此差,怕是……

也仅能止步于此了。

到底没说什么,腾山接过雅妃手中的酒杯,触手是那透明杯体光滑微凉的手感,与那陶瓷茶杯有些磨砂的手感丝毫不同,小小一盅看着娇小雅致,仅半两的白酒看起来一小口就没了,让人光是看着就不过瘾。

腾山丝毫没有放在心上,直接一口而尽。

见此,雅妃嘴角缓缓勾起。

下一秒,腾山猛烈地咳嗽起来,十足辛辣的刺激口感让他瞠目结舌,怎么都没想到这么一点酒竟如此霸道,整个口腔都被这白酒侵占,经喉的辣、入肠的灼,留存的醇香刺激都曼妙无比。

最神奇的是,明明在手中时还无色无味,一旦凑近了,那二锅头独有的复合酒香便迅速在鼻尖绽放,至此一发而不可收,好似整个空中都弥漫了它独特又浓醇的香味,偏偏细嗅之下,它又好似玩起了捉迷藏,让人再也捕捉不住它的去处。

明明看起来跟清水一样,却这般凶猛霸道又柔指三千,腾山停下咳嗽,看着旁边憋笑的雅妃,忍不住轻咳了一下。

不知为何,腾山明明闭着眼,可雅妃总觉得,族长刚刚好像瞪了自己一眼。

“此酒确实不错,你从何得来?”

把玩着手里的晶莹酒杯,腾山渐渐爱不释手起来,嘴中蔓延着白酒的芳香,渐渐勾起了内心对其的渴望,让人上瘾,他自是想再斟上半杯酒,好好细嗅,细细品尝其曼妙独特的滋味。

“此物乃一位二品炼药师所给,希望我们能够在本家拍卖出好价格。”

她取出另外四瓶酒,见腾山那显然有几分意动的神色,微微弯起唇,心中还惦记着刚刚他小瞧自己,因此缓缓说道,“那位炼药师大人说了,这其中三瓶留给总部拍卖会拍卖,被红绳标记的那一瓶则进献给加玛皇室陛下。”

“还有一瓶呢?”腾山忍不住问道。

“还有一瓶……”雅妃面上露出几分犹豫,让腾山内心愈发焦急,做族长这么多年,他的心性自然不用说,一向沉稳有度知分寸,否则也不会将米特尔家族的产业维系的井井有条。

他鲜少有这般失态,毕竟这酒,实在太稀罕了。

怕是用“自称天下第二便无天下第一”来比喻,都是一种谦虚。

“那位大人说,自然是要孝敬给米特尔家族的族长,共享好酒,一起赚大钱。”

腾山忍不住皱起眉,这最后一瓶怎么就便宜了那米特尔家族的族长呢?额、等等?

米特尔家族的族长不就是自己?

反应过来,腾山不由老脸一红,意识到自己被雅妃耍了,他抚了抚下巴处的小胡子,却没有生气,而是挥挥手示意雅妃退下,“行,我知道了。”

赶紧走,我还要品酒呢!

雅妃挑挑眉,见腾山对那晶莹酒杯爱不释手的玩弄着,她不怀好意的提醒道,“族长大人,那位炼药师说了,这酒杯用完了……是要随着二锅头一同进献给陛下的。”

腾山摆弄酒杯的手一停:!!!

他才刚稀罕没多久!

早知如此,还不如别拿出来,现在好了,还要忍痛割爱!

见族长如此,雅妃才像是多年来头一次出了一口气,扭着盈盈柳腰,心情愉悦的离开了书房。

等着雅妃走远了,腾山便迫不及待的睁开了眼睛,将那四瓶白酒迅速收入纳戒中,而后将那瓶已经开启过的白酒轻轻倒入杯中,轻轻晃了晃,便等不及地抿入口中。

再次被那泼辣霸道的酒味征服,腾山忍不住眯起眼来,坐在椅子上晃了晃身子,“好酒,好酒啊……”

他敢保证,不出多久,整个加玛帝国的贵族,都会被此酒征服!

到时候谁能有这样一瓶稀罕白酒,必然会受到所有人的追捧与恭维,更是有不少斗王愿意欠下人情,只为尝这一口如神仙般的妙酒!

而整个加玛帝国,除了能拍卖出去的三瓶二锅头,便只有他和陛下有这美酒了!

再度抿了一口二锅头,腾山的眼睛眯得更如门缝一般,他摸了摸小胡子,喃喃道,“看来,要先进趟宫了。”

若是家族中那位太上长老还在的话,这酒啊,估计还轮不到自己。

而那位太上长老,估计也会立马前往宫中与陛下共酌此酒,畅谈天下。

只是……太上长老啊,你消失了这么多年,到底是去哪儿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