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他先我先?

“青鳞宝贝~去打些热水进来吧~”纳兰嫣然吩咐道,青鳞便连忙点点头,小跑出门准备洗澡水去了。

萧厉走出门外,他懒得走路去找大哥,便直接在门口大喊了一声,“大哥!来泡澡了!”

此时漠铁佣兵团灯火通明,大家都在大院里精神得很,这一气势满满的喊叫,直接让整个佣兵团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萧鼎正在院中和佣兵们盘算蟹壳的去处,感受着周围瞬间急聚过来的目光,不由头疼地放下了册子。

身旁的几个佣兵连忙道,“大团长!您快去吧!可别让夫人等急了!”

“这里交给我们就行!”

“就是就是!夫人击杀三阶魔兽肯定累坏了!您一定要伺候好她啊!”

萧鼎:……

那头萧厉还在喊,似是没看见他身影不停止似的,萧鼎在心底暗暗决定明天就给萧厉派发去沙漠的任务,转身与旁边的佣兵叮嘱几句后,才终于不急不缓的走向营房。

“你喊那么大声干什么?”走到纳兰嫣然屋前,萧鼎的视线越过萧厉,看向扛着四个热水桶忙忙碌碌的青鳞,随口问道,“和童姑娘已经见过了?”

“是的,大少爷。”青鳞连忙点点头,小声道,“您和二少爷快进去吧,夫人已经等不及了。”

萧鼎:……

深感团长威严全无。

看着两位少爷走进门,青鳞连忙放下小木桶,轻轻将房门关上,微微捂了捂发红的脸蛋,她便连忙重新提起木桶,匆匆离开了原地。

她可不能打扰到温柔姐姐的美好夜晚,希望大少爷和二少爷可以给力一点!

屋内。

纳兰嫣然试着热水的温度,目光微微瞥向了前方。

萧厉褪去了外裤,只单穿着一条宽大的短裤在做“睡前”伸展运动,结实健硕的单臂撑着地面做着俯卧撑,另一只则紧贴在那劲瘦后腰上,如黑豹般灵活性感的身躯,频频引来少女偷瞄的视线。

萧鼎徐徐解下那银色束腰,轻薄白袍滑过肩头落在胳膊肘内,被他修长的十指拨下小臂,轻搭在了旁边木架上,发冠轻解,那墨色柔顺的长发便在后背倾覆下来,男人看了眼还在锻炼的二弟,将手搭在了少女肩上。

“抱你过去?”

明明一副温柔面相,可一言一行却总带着那么点直接,或许这也是他能明显区别于同样温润雅致的柳翎和萧宁,给纳兰嫣然一种对方很不简单的感觉。

她摇摇头,正准备给萧鼎好好解释一下,一旁萧厉便已经锻炼完,将手臂搭在了自家大哥肩上,“哥!今晚我一定能坚持一个时辰!”

萧鼎眉梢微微一跳,他还真是不节制啊,虽然对二弟有这方面的信心,可一人一个时辰,小姑娘受得住么?

对于萧厉想从这方面获得优势,萧鼎只是笑而不语,略显温热的大手顺势滑到少女后腰上,他慢条斯理的问她,“他先我先?”

可看似在征求意见,可那缓缓倾覆过来的影子,以及后腰上微微摩挲的拇指,却都在从容不迫的让她做出优先选他的决定。

萧厉也不甘落后,从大哥身后探出脑袋,笑嘻嘻道,“我啊!当然是我啊!你忘了昨晚和前晚我是怎么辛苦伺候你的吗?”

纳兰嫣然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特么到底是谁伺候谁?谁特么每次泡到半截就晕死过去,她还得费了八劲的把他拖到床上?

萧鼎直接抬手将弟弟的脑袋按下去,“我先。”

他可不能如昨夜那般晕过去了,瞥了眼冒着热气的浴桶,男人抓住少女的侧腰,“你先去床上等我。”

他抱人的力气倒是不小,倾下半边身子,那修长手臂微微下沉一用力,便将纳兰嫣然直接整个抬起,像是单手抱小孩般的姿势,让她得以顺势坐在了自己的肘臂上。

男人声线微沉,“我一会儿就过来。”

纳兰嫣然:……

瞥了眼已经开始无声捶桌大笑的萧厉,她嘴角微抽,终于得以开口解释,“泡个药澡而已,你不要说得咱俩跟要那啥似的行不行?”

萧鼎:???

“泡药澡?”

“对,改善体质的药澡,不然无法发挥出地阶斗技的真实威力。”

短暂的卡壳后,男人脖颈微僵的转向自家二弟,在看到对方那副欠揍的坏笑时,似是终于明白了什么,不由捂住了那已经藏不住情绪溢出的眼睛。

难怪昨夜她频繁想说些什么,原来是想解释这个,结果却被他次次打断,而他突然晕过去,应该也是她看自己要动真格,才不得已将他砍晕……

一抹羞窘般的淡红不由爬上侧脸,又仿佛红棠绽放般顺着脖颈蔓延至白皙胸膛,想想他那自解罗衣意欲诱惑她的行为,现下紧贴着少女的皮肤也开始发烫,男人清咳一声,手臂轻轻一松便让她顺势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抱歉……”萧鼎垂眸望着纳兰嫣然,面上一片真诚的道歉,“是我误解了……”

纳兰嫣然笑呵呵的表示没在意,便转头准备药水浴,看着少女忙碌调配的样子,萧鼎终于转向已经放声哈哈大笑的萧厉,温和的眼神逐渐变得危险,“萧厉……”

萧厉抹了抹笑出来的泪花,忍不住道,“大哥,其实我也只是猜测你是不是误会了……”

昨晚他模模糊糊的偷听到两人的话,后面便听不清了,再之后就被纳兰嫣然逮住偷听,所以他一直怀疑大哥可能不知道泡药澡的事儿,因此才老说些有歧义的话来试探。

不过,虽然大哥今天的行为很容易就能看出他在调戏少女,但萧厉也一时也拿不准他到底是对她有意思,还是单纯不知道药澡的事。

毕竟作为常年待在一起的兄弟,哪怕不用交换眼神,心中的想法也容易达成一致,两人即使没互相明说,也早已在心里决定,尽力让这能力与财力同样出众的少女留下来。

她太过优秀,又是小炎子的好朋友,错过了可就太可惜了。

所以萧厉心里很清楚,大哥也在暗暗与自己进行竞争,两人或许可以不计较在得到她之前发生了什么,但一旦其中一方得到了她的情感,就不可能再放任另一方来觊觎,而失败的那个人也必然要自愿放弃。

这或许就是兄弟之间,心照不宣的默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