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帝品雏丹:人干事?

这话让萧鼎和萧厉瞬间陷入了沉默,半晌后,萧鼎点点头,“那便明天吧。”

“不用那么麻烦,你们身为团长不是很忙吗?”纳兰嫣然并不想要什么侍女,沙漠天气炎热干燥,她一个人在屋里时都会脱掉白袍和面具,有侍女反而不方便。

所以相较于侍女,那个可怜巴巴惹人疼爱的青鳞小美人才更适合,只要她说保密,青鳞肯定会替她保密哒~

只可惜在团里这两天,她根本没找到任何一个长得像青鳞的小姑娘,问系统,系统更是哼哼唧唧不肯告诉她。

“我听说你们不是有个叫青鳞的侍女吗?叫她伺候我不就行了?”

萧鼎盯着纳兰嫣然的眼睛没说话,萧厉则看了她一眼,无奈道,“她害怕生人,应该是躲起来了,适应适应就会出现了。”

“不过她是蛇人与人类生下的孩子,不管是蛇族和人族都很排斥厌恶她,你确定让她伺候你?你不讨厌她?”

“说什么傻话呢?”纳兰嫣然无语的看着黑皮憨憨,“我怎么会讨厌小美人,你以为萧炎是怎么入我眼的?”

萧厉:???

萧厉和萧鼎同时对视一眼,半秒后迅速分开,“这样啊,那等我找到青鳞跟她说一声,让她伺候你。”

纳兰嫣然期待的点点头,“好!”

——

沙漠内。

今天沙漠里的风尘还挺不小,纳兰嫣然顶着炎热的温度与狂风的刮蹭,终于在沙漠某个地带,看到了早已等候的老人。

“哟,你来得还挺准时。”纳兰嫣然打量着老人,笑眯眯道,“实力恢复了?”

“嗯,蛇族封印虽然解除了,但实力想要回到封印之前,还得等一阵子。”等候的老人正是冰皇海波东,在吃下破厄丹恢复斗皇实力后,他便来到沙漠里,等待完成和她的约定。

“走吧,得在天黑之前完成。”纳兰嫣然挥挥手,后背便生出了一对淡绿色斗翼,见此海波东眼神微微一动,但随即想到萧炎都有飞行斗技,她这个主人若是没有反而更奇怪,便没有多问,凝出斗翼跟上了少女。

两人飞行了大概一个时辰,便停在了一处沙漠矮坡,看到纳兰嫣然降落于此,海波东仔细打量一下周围,并没有察觉到这里有什么特殊性,只好将好奇的眼神落在了她身上。

“唔,应该是这里吧?”纳兰嫣然摸了摸手上的黑戒,取出一本笔记和沙漠地图对比了一下,“嗯,没错。”

她取出生死门送她的大铁锤,听系统说,这大铁锤有一个十分“美丽”的名字,叫“捶帝捶”。

银色光亮的表皮在沙漠烈日下折射着刺眼的光,两边捶面带着略显粗糙的磨砂感,捶身稍瘦于捶面,不但刻满了古老而繁华的纹络,还镶嵌着几颗不知是什么远古风系魔兽的高阶魔核,隐隐散发着阴冷又强悍的气息。

而这把银锤,正好可以试试她成为斗师后,系统奖励的地阶斗技。

狂风中,少女白袍飒飒作响,随着那吞帝捶高高举起,似是所有风能量都随之卷来,一股莫名强大的气息在两个捶面上聚起,隐隐形成了斗气旋涡,仿佛倒置的风暴在周身掀起骇然狂波,光是瞧上一眼便知其恐怖之处。

这名为《风狂裂地捶》的地阶斗技,因为威力过于强大,初期以纳兰嫣然的实力并不能凝聚出斗气捶,所以只能依靠银捶来完成,而其威力绝对不亚于萧炎的焰分噬浪尺。

“赫!”

纳兰嫣然低喝一声,狠狠压下铁锤,在捶面落地那一刹那,几近方圆几里的沙漠都随之震起,如同鼓面上的水珠被溅起,却因为庞大的数量如同飞起的沙之屏障,然后在“捶帝捶”横挥一圈后,如四逃的小兵迅速向外围飞去,最终逃离了风暴圈软软落在地上,只留中心露出一处巨大的沙漠凹坑。

而沙漠凹坑内,露出了一个十分奇怪的古坛,上面刻满了古怪的纹络,便是大陆知识渊博的海波东都瞧不出那是什么。

“一会儿我会召唤出一个空间洞,你尽量在它变大之前封住,别被吸进去了。”她叮嘱道,或许是因为这空间洞是帝品雏丹造成的,所以并不如其他空间洞那般残暴,反而相对稳定些,只可惜那位死去的斗王没料到会有空间洞出现,才导致妻子被撕碎。

双手捏了几个诀后,纳兰嫣然便在那古坛上轻轻一点,随即迅速朝旁边退去,那空间洞裂缝变大的速度很快,但海波东的速度更快,直接用强悍的冰块将其包裹封住,空间洞挣扎着撕碎着那些冰牢,海波东便不断冰结下,而纳兰嫣然则迅速取出一枚纳戒,放在古坛内。

随着手里的斗气拼命输入古坛中,指尖那些古老的纹络竟然发起了乍然的光,一些奇异的空间之力,直接将这团还没来得及长大的空间洞,强行塞入了那枚纳戒中。

而随之的,光络也黯淡下来,周围的细沙随之流下来,纳兰嫣然和海波东飞到空中,看着逐渐被掩盖古坛,半晌后,海波东问道,“刚刚那是什么?”

“没什么。”纳兰嫣然将纳戒举到眼前,通过中心的空圈瞧了瞧,笑眯眯道,“只是一个能够让纳戒面积变大的秘术而已。”

“不过只能用一次。”她耸耸肩,“行了,你的任务完成了,可以回去了。”

海波东点点头,他并没有抢少女纳戒的打算,毕竟一个纳戒根本不足以让他瞬间翻脸与少女成为敌人,而且,他还没蠢到认为那真的只是让纳戒面积变大的秘术,只是觉得一个不知道功能的纳戒,与她结仇很不划算。

毕竟他和萧炎已经谈好了,他现在虽然恢复回斗皇实力,却也只是二星而已,而想回到五星巅峰,还需要萧炎炼制一枚复紫灵丹。

所以他自然不敢动纳兰嫣然。

不过,她这要求的这两个忙确实有些太简单了,一个是刚刚帮她封住空间洞,一个却是……回到米特尔家族后,帮一个叫雅妃的米特尔小后代做主,让她自由选择婚姻。

这么一琢磨,她反而是米特尔的朋友,海波东自然更不会对她怎么样了。

和海波东分开后,纳兰嫣然便立马坐在了滚热的沙漠上,摘下那枚空间戒指,她伸着半截小舌头像是掏盲盒般,好奇地掏了掏。

此时。

陀舍古帝府。

帝品雏丹昏昏欲睡,突然,似是感应到了什么,整个丹身微微一颤,只见一只巨大白皙的手在偌大的陀舍古帝府内从天而降,精准的落在了异火广场上,如同一根吸管戳入珍珠奶茶般,哗啦啦对着一堆高阶斗技与功法狠狠一搅拉,最后抓住一抹绿色火焰,直接给端走了。

帝品雏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