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是个好问题呢

小姑娘蔫哒哒的,纤白的指尖划拉着水儿,“多温柔漂亮一美人,偏偏是半个死病娇。”

“咦?”她突然眼睛一亮,“不过,看萧厉那傻货,不像是个病娇啊!指不定是例外?”

总觉得黑皮美人很好骗的样子,她不由站起来,恶劣的笑了笑,“不如去试探试探?嘻嘻嘻~”

她真的只是单纯好奇呢!

系统“啪”地捂住额头,看来她还是不肯死心啊。

萧鼎和萧炎都这么明显了,她竟然还指望萧厉是个傻白甜?

萧厉的房间离得并不远,几分钟就能走个来回,纳兰嫣然准备速战速决,却不料刚打开房门,就看到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啪地倒在地上,随即抬起茫然惊慌的俊脸,“我、我才刚到你信么?”

纳兰嫣然:???

“你在这儿干什么?偷听?”她颇为无语,他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直接敞亮进来呗?她还能干什么坏事不成?

黑皮青年连忙站起来,扑棱掉佣兵装上的灰尘,“我什么都没偷听到,真的,我刚来。”

见少女一副敷衍相信的模样,他只好不再解释,而是越过少女的头顶望向屋内,好奇道,“怎么这么安静呢?我大哥该不会连半刻钟都没撑到吧?哎哟,那可比我虚多啦!”

纳兰嫣然:???

你可别说了,别明天营内又传出大团长也不行了的谣言,漠铁佣兵团整体实力都会被人家怀疑的!

“行了,赶紧进来吧,正好给你也泡上。”少女无语地挥挥手,带着萧厉走进了屋内,将房门关闭后,她便开始做准备工作,而萧厉则围着自家大哥的浴桶,左转转右瞧瞧,时不时啧啧两声。

“他这晕的时间还挺长啊?”黑气青年忍不住得意道,“还是我比较持久吧?”

“……”纳兰嫣然往木桶里扔着药材,“你俩彼此彼此。”

“胡说,他分明才进来一会儿!”萧厉在这方面似乎格外的倔强,“还不到半刻时间!”

“???”纳兰嫣然回头看了他一眼,“你不是说你刚到吗?”

萧厉:!!!

“这么说,别的话你也听见了?”白袍少女不由眯起眼,“哇,你跟你哥想法也一样?”

萧厉摸了摸木桶边缘,抬手挠了下后脑勺,“你别听他胡说,我们萧家可都是一夫一妻……”

他还能不了解大哥嘛?嘁,说什么兄弟二人可以……呵呵,成亲前确实可以……

“童颜,你该不会真看上我们兄弟俩了吧?”他如黑狼般的眸子眨眨眼,看起来十分无害,“不行不行,你只能选一个!”

“你也会杀掉情敌吗?”纳兰嫣然只好奇这个。

“怎么会呢?”萧厉笑眯眯道,“不会的,我可没那么凶。”

纳兰嫣然看着萧厉如狼豹般深邃的英气俊脸,再看看萧厉眼睛里“十分单纯”的笑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行吧,她暂且信一半。

“进去泡吧。”把蓝色液体倒入木桶内,纳兰嫣然指示着萧厉进入浴桶,很快,屋里便传开了一阵“凄厉”的惨叫声。

“今天我一定能坚持一个时辰!”萧厉麦色的肌肉上青筋暴起,半蹲在浴桶内双拳把着木桶边缘,看着对面自家大哥还在昏睡的样子,再度坚定了坚持下去的信心。

“那你加油哦~”纳兰嫣然去旁边继续研究药方了,而此时二人丝毫不知,屋外远远偷觑的佣兵们,蹲在树后咬着小拳头,满脸震惊与心酸,“咱们大团长和二团长……呜呜呜,明天一定要给他们多买点肉!”

“可怜的大团长,还没出声就不行了吗?”

“唉,只有我比较关心,该叫那位姑娘大夫人还是二夫人吗?”

“草,是个好问题呢!”

……

翌日。

阳光轻洒在那张温雅柔和的面庞上,略有些浓密的睫毛微微一颤,萧鼎不由抬手挡住窗外投进的那一缕略有些刺眼的光。

早上了么?

这个念头闪过,下一秒他猛地眸瞳紧缩,回想起晕倒前的记忆,他面色煞地一变,迅速转头看向一旁,却在对上一张黑黢黢的俊脸时,心跳差点一停。

半晌,他一脚将二弟踹下床,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少女的身影,不由看向被摔醒的弟弟,“你怎么在这儿?”

“什么我怎么在这儿?”萧厉爬起来,摸了摸浑身酸痛的身子,不由吐槽道,“昨晚我来找童颜了啊,哎哟不说了,她怎么让我和你睡一块儿,本来就又累又疼的,还跟你挤一张小床。”

萧鼎清明的眸瞳微微颤了几下,少许后扶住了额头,想到自己晕倒之前少女似是要解释什么,他不由深深怀疑,该不会是前夜她没满足,所以昨晚是想等二弟来了再一起……?

实在不是他想多了,主要是昨天营地里二弟不太行这事儿都传遍了,他很难不往这方面想。

只可惜晕倒之后的记忆全无,萧鼎低头看着不知被谁穿上的干净亵衣,颇为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昨晚你什么时候来的?”

“啊~就你晕倒不久啊。”萧厉十分诚实道,“大哥,你这身板不行啊,比我还虚,我昨晚好歹还撑了大半个时辰呢,结果你不到半刻钟就不行了,后面全程都晕着,我晕倒之前你还没醒,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无情嘲笑道,殊没看到萧鼎瞬间黑了的脸色,听到他的话更是心中一片惊然泛滥,他昨夜一点印象没有,两人该不会丧心病狂的大半夜对一个昏迷之人做了什么吧?!

萧鼎瞬间不冷静了,微微侧头想要冷静一下,却意外看到那半开的木窗外,白袍少女舞剑的身影。

她飒然屹立在庭院中,手里扬起一把黑剑,一招一式孔武有力,出击如百步穿扬,防御如横刀跃马,逼人的剑气摧得那枝头的黄叶飘飘落下,随着剑风席卷如狂蝶乱舞,在那剑尖上犹若犀利尖锐的笔锋,让人忍不住叹为观止。

她的精力,这么旺盛么?

看着萧鼎出神的望着窗外,萧厉也不由将脑袋凑过来,“大哥,看啥呢?”

“没什么。”他迅速收回视线,视线略过并没有穿上衣的萧厉,清雅的眸瞳却是微微一顿,看着萧厉胸膛和胳膊上好几处抓挠的红痕,不由清咳两声,“萧厉,你赶紧穿上衣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