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你也洗澡准备一下

等等?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正要跟大哥解释,就看到从隔壁屋打着哈欠出来的纳兰嫣然,萧厉连忙拽着萧鼎跑了过去,“童颜!你快跟我大哥解释一下,我们昨晚……”

“什么?”听到萧厉的半截话,白袍少女瞬间捂住了面具,震惊道,“你昨晚那么虚的表现,怎么好意思跟别人讲的啊!”

萧厉:???

萧鼎清咳一声,“你们两人有什么话还是私说吧,我先走了。”

见唯独可以依靠的大哥匆匆走远,萧厉不由心生绝望,回头怒瞪纳兰嫣然,“你刚刚说的都是些什么屁话!老子怎么就虚了!”

“可你确实都没坚持住半个时辰哎?”少女无辜的眨眨眼,“我师弟们泡这种改进体质的药水时,可没你这么不持久。”

“啊啊啊,你不要说了!”萧厉崩溃地捂住她的嘴,她究竟是哪个家族的大小姐……他一个常年混迹在沙漠边缘的佣兵糙汉都赶不上她那张满是骚话的嘴!

把纳兰嫣然拽进了屋,萧厉左右瞧瞧没人,把门立马紧关,然后指了指手指上的纳戒,“我们昨晚都没……那纳戒里的东西还能不能给我了?”

他现在十分关心这个问题!

“你想拿便拿呗。”纳兰嫣然掰下他的手,反正里面大部分的东西都是给漠铁佣兵团的人准备的,“除了药材和一块黑玉石片,还有石片旁边的那枚黑色纳戒,其他的你随便用好了。”

黑皮青年愣了一下,“真的?”

看着少女坐在桌边,点点头后倒了一杯茶水悠然品尝起来,萧厉摸了摸银色纳戒,一时心中生出几丝奇怪的情绪。

她怎么这么大方啊……

他记得纳戒里不但有不少玄阶地阶斗技,还有很多高阶魔核,更是装着不少纳戒,竟然能随便他挑?

她这么大方,到底图什么?

难道是因为萧炎?她和小炎子的关系能好到这种随便送他家人地阶斗技的地步?

小老弟上辈子该不会拯救了斗气大陆,才能交到这种朋友吧?

从纳戒中取出那本地阶雷系斗技,萧厉不由又看向少女,试探问道,“那这个,我真的用咯?”

“用吧用吧。”纳兰嫣然随意的摆摆手,“不过那地阶斗技威力极大,以你现在的体质可抗受不来,需要至少泡两个月的药澡才行。”

“两个月?!”

黑皮青年的脸瞬间更黑了,想到昨晚的疼痛,忍不住痛苦道,“这么久吗?”

“别难过。”纳兰嫣然放下茶杯,托起下巴笑眯眯道,“你大哥想修炼那木系的地阶斗技,也得泡这种药澡。”

萧厉瞬间乐了,有人陪着受罪,痛苦感立马折了一半,“嘿~那你啥时候给我大哥泡澡?”

纳兰嫣然摸了摸下巴,“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今晚吧。”

萧厉兴奋地点点头,离开屋内后,便大步跑去找自家大哥,在看到熟悉的白色身影时,立马抓住了对方的肩膀,“大哥!童颜说了,今晚让你洗澡准备一下!”

萧鼎:???

“你,在说什么?”萧鼎俊美雅致的脸上尽是错愕,他的弟弟莫不是疯了?

生怕萧鼎不去,萧厉还十分郑重地拍拍自家大哥的肩膀,面色认真道,“不去就不是兄弟了!等你也……我再把那木系地阶斗技给你!”

“不说了!我先走了~哈哈哈哈哈~”萧厉仰天大笑,大步迈开去研究自己的地阶斗技去了,留下白衣男子愣在原地,半晌如月般的长眉微微一动,“地阶斗技么……”

傍晚。

纳兰嫣然坐在屋内,抖着二郎腿研究五品药方,突然耳尖一动,视线淡淡扫过门口,只听细微的踱步声在门口徘徊响起,对方似乎在犹豫进不进来,不仔细听还真听不到。

“怎么不进来?”她喊了一声,便听到那脚步声一顿,片刻后,木门被推开走入一人,白衣男子屹立在门口处,抬眸望向坐在木桌旁的少女。

很奇怪的是,萧鼎明明也常年呆在沙漠处,却是比萧厉白皙了许多,衬着那一身如皎月般的明洁温柔气质,淡定优雅如淑人君子般,只是细细看去,却能从那两弯浑如黑漆的明眸中,寻找出几分睿智和那与年相匹配的内敛沉稳。

“童颜姑娘……”萧鼎轻淡出声,嗓音里带着几分清柔,“萧厉让我来……”

他轻轻打量着少女,从上午到傍晚,他一直在沉思琢磨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为何愿将价值无比的地阶斗技送人。

是因为三弟的关系?可即便二人是朋友,这地阶斗技哪怕在整个斗气大陆,恐怕都很难找到几本,每次出世都会引起腥风血雨,她和萧炎能有再好的关系,也不该愿意送给才认识不足两天的他和萧厉。

若说她是报答将她从沙漠中带回来的恩情,一些黄阶高级斗技,或者魔核就足以了,哪怕萧厉说想要地阶斗技,也没必要接受。

总不可能她纯粹就是个好男色的有钱人吧?

纳兰嫣然对上萧鼎的视线,丝毫不知道对方正在头脑风暴,朝着房间内的木桶努了努嘴,“萧大哥,进去吧。”

“额?”白衣男子一愣,随即雅致的面庞上浮起几丝讶然,“你怎知我未洗澡?”

纳兰嫣然:???

似是猜到什么,纳兰嫣然不由抽了抽嘴角,萧厉挺会坑哥啊,一看就知道他没说清楚,懒得在意这种细节,她挥了挥手,催促道,“快进去吧,早点结束也好睡觉。”

她说话过于直白,哪怕是一向沉稳如萧鼎,也不由被她的直接弄得一时无奈,她是真打算……?

可她不是要和二弟在一起吗?

萧鼎望向少女,看她撑着额角悠闲啜着小茶,兴趣盎然的望着自己,他不由确认道,“你和萧厉……不打算成亲?”

“成亲?”纳兰嫣然喷出一口热茶,忍不住乐了,“怎么,我还不能同时娶两个?”

却不料,萧鼎竟真的开始认真思考可能性,地阶斗技的诱惑力足以让人做出一些与平时相违背的决定,他不是什么矫情之人,据二弟所言,这位童颜姑娘身价甚是丰厚,哪怕是入赘,得到的好处都是这辈子原本都摸不到的边缘。

萧厉都不在乎,他这个当大哥的自然也不在乎。

当然,这也仅限于兄弟之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