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大哥!快看我捡到了什么!

石漠城。

“二团长他们回来啦!”

“听说这次出门带回来好几头一阶魔兽!不愧是二团长啊!”

“咦?不过车上怎么还有个人?”

马车停在漠铁佣兵团门口,英俊青年翻身跳下漠马,毫无怜香惜玉般将那木车上的白袍尸体抗在肩上,强劲有力的胳膊搂住那少女的腰,他不由嘀咕了一声,“还挺细。”

嘀咕完,他大步迈入佣兵营地内,高声喊道,“蛋仔!我哥呢?”

“大团长正在试炼场准备明天的测验呢!”一名年轻男子连忙跑过来,看到青年扛着人,顿时惊讶道,“二团长,这是……”

“哦,沙漠里捡到的死尸。”开口的英俊青年,正是男主的二哥萧厉,常年在沙漠中摸爬滚打,早就练出了一身结实的腱子肉,因这炎热的天气,他甚至脱去了内衬,独独套着凉爽的佣兵装外衬,露着半片麦色胸肌,与少女白皙的肌肤两相对比,衬托得愈发健硕性感。

没有过多解释,萧厉直接大步跑向试炼场,在看到一抹白色侧影时,顿时兴奋的挥了挥手,“大哥!快看我捡到了什么!”

闻声,那白色身影缓缓转身,露出一张俊美淡凝的容颜,一身云锻长袍说不出的清逸雅致,虽身形清瘦却难掩那似乎与生俱来的贵气,在看到萧厉时,一双如皎月般温柔的明眸倾泻出几丝笑意,“你回来的挺是时候,我还以为你赶不回来了呢。”

“明天就是测验日,我怎么可能回不来?不过也是倒霉,碰上沙风暴了!”

将肩上的尸体往旁边的石桌上一丢,黑皮青年拿起旁边的茶碗咕嘟咕嘟狠狠喝了几大口水,才朝着那尸体努了努嘴,“大哥,不知是哪个大家族的人,被卷进沙风暴里,刚巧被我们捡到了。”

他显摆了一下手上的银色纳戒,“看,这是她的纳戒,我刚刚看了一下,空间可大了!”

“而且里面有不少好东西!你绝对想不到是什么!还有很多二阶魔兽的尸体!咱们赚大了!”

二阶魔兽尸体?这意味着少女起码也是八星以上的斗师吧?甚至还可能是大斗师,这等惊人的天赋如今却陨落至此,未免有些可惜。

“既然拿了人家的东西,就好好安葬吧。”白衣男子垂眸看向石桌上的少女,视线略微停顿在了她白袍上的二阶魔核胸针上,那是一枚冰系魔核,在这炎热的沙漠地带可是个稀罕物。

略有些白皙的手指摸了摸那冰系魔核,一股沁心般的凉意钻入手臂,他正要取下,突然一只纤细的小手猛地抓住了他宽薄的手腕。

萧鼎微微一惊,同时被吓到的还有萧厉,“我去!诈尸了?!”

一双漂亮的眼睛猛地睁开,视线对上萧鼎略显惊讶的视线,白袍少女黢黑的双眸微微一眯,瞬间从石桌上跳起,她警惕的望着周围,视线在萧鼎和萧厉的面孔上来回徘徊。

这两张脸看起来有些面熟啊?

少女刚从沙暴死亡中恢复,脑子还一时有些转不过来弯,半晌她突然意识到什么,猛地歪头拍了拍耳朵,紧跟着一堆沙子从耳内扑棱棱掉落出来。

随着那小脑袋往另一侧一歪,又是一堆沙子跟着流泻了出来。

“艹,脑子差点进沙。”少女低骂了一声,再度清理掉头发里的沙子,她这才看向二人,“你们是……”

“谁”字还未出,白袍少女便意识回笼,猜到这二人是谁了。

难怪瞧着这么眼熟,长得和萧炎这么像,他们就是他的大哥萧鼎和二哥萧厉吧!

少女正是初进沙漠之时,兴致勃勃去寻找沙风暴找虐的纳兰嫣然,然后在威力无穷的沙风暴内迷茫又心累的转呼了足足三天,终于扛不住嗝屁了。

没想到这么巧,半路被他们捡回来,少女忍不住对系统感慨,“这表明什么?这就是缘分哪!”

系统呵呵:【亲亲,您的猿粪在沙漠里因为没扶稳您的尸体,您从马上掉落了三次哦~】

【根据系统检测,您的猿粪扛着你走路时,您一共撞脸78次哦~】

【系统温馨提示,您的后腰应该挺疼的吧,因为您的猿粪刚刚是把您丢到石桌上的呢~】

纳兰嫣然:???

“你现在在石漠城的漠铁佣兵团内,我们是这里的团长。”站在少女正对面的白袍男子此时开口,很详细体贴的给她解答了疑惑,“我是萧鼎,旁边这位是我弟弟,萧厉。”

他的回答无疑验证了她的猜想,突然想到什么,纳兰嫣然连忙朝脸上摸去,她在沙风暴内可没戴面具,该不会已经被他们看到脸了吧?

虽然看见也没什么大问题,毕竟二人并不知道那退了弟弟婚的纳兰嫣然长什么样子,就怕他俩瓢秃噜了嘴皮,让萧炎给知道了。

然而在摸到脸上的一层面具时,纳兰嫣然却讶然发现,她竟然戴了面具?

正想问系统这是怎么回事,一旁的萧鼎便温声问道,“姑娘,你是哪里人?为何会出现在沙漠内?”

被萧鼎的话转走注意力,纳兰嫣然跳下石桌整理了一下白袍,连忙自我介绍道,“我是萧炎的朋友,叫童颜,你们应该就是他哥哥吧?”

冷不丁听到萧炎二字,萧鼎和萧厉不由双目对视,眼里掠过一丝惊讶,而那黑皮青年更是忍不住握住少女的肩膀,激动道,“你是小炎子的朋友?他现在如何了?”

纳兰嫣然刚准备回答,突然余光瞄到什么,猛地握住了他的手腕,“我的纳戒怎么在你这里?”

这臭小子,该不会趁着她死的时候,把她全身的宝贝都搜了个遍吧?

那岂不是把她也摸了个遍?

纳兰嫣然顿时怒拍石桌,“萧厉!你得对我负责!”

萧厉:???

负责?负什么责?

“拿了你的纳戒,就得负责吗?”萧厉眼神掠过疑惑,难道她家里有什么族规,谁摘下她的纳戒就是她要嫁之人?

这银色纳戒不会有什么奇奇怪怪的设定吧?只有命定之人才能取下?

萧厉一想还真有可能,毕竟这种高级纳戒都会被打上灵魂标识,除非对方死亡否则很难使用,而少女明明没死,他却能查探和使用那纳戒,除了是她命定之人,还能用什么解释呢?

想到纳戒里面的好东西,他俊朗轩昂的脸庞上不由浮起几丝期待,“那我若是负责了,里面的东西是不是也能归我?”

“也不是不行……”纳兰嫣然打量着萧厉的黑皮俊脸,不由心中暗暗嘀咕,“不愧是萧炎的哥哥,长相确实没得挑,跟个性感小野豹似的,话说那小病娇说什么杀光我后宫美人,但他肯定不敢杀自己哥哥吧?”

哎呀嘛!她可真是个机灵鬼啊!

她拍拍萧厉的肩膀,满意道,“你今晚洗好澡准备一下。”

萧厉:???

等等?进度这么快吗?

“我觉得可以慢一点,先培养培养感情……”黑皮青年摸了摸无名指上的银色纳戒,突然就有点不好意思了,“当然你非得那样也不是不行……”

一旁的萧鼎按住弟弟的肩膀,颇有些头疼,“二弟,是不是太草率了?”

“可是她纳戒里有地阶斗技哎!一本木系一本雷系,正好咱俩都能用!”萧厉忍不住低声道,“而且小炎子既然能认她当朋友,那就表明是自己人!”

黑皮青年满脸坚定,“为了萧家的未来,我愿意牺牲自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