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坑你没商量

“那你如何才能与老夫交易?”眼见着拥有异火的炼药师和沙之曼陀罗都在眼前,海波东可不想放弃这能够立马解除蛇族封印的机会。

“很简单~”白袍少女坐在板凳上翘着二郎腿,展开一柄金丝小白扇挥了挥,只见那白色扇面上,明晃晃绣着五个黑色大字:坑你没商量~

她神情恶劣的犹如当街调戏民女的大流氓,笑眯眯道,“只要你能帮我两个忙~”

海波东真是要被她气吐血了,“萧炎老夫才只给了他一个人情,你竟狮子大开口要两个?!”

“萧炎~”纳兰嫣然喊了一声,便见那少年直接转身,十分老实的站在了她身后,“那我不炼破厄丹了。”

一个嘚瑟风光摇着折扇,一个沉默寡言言听计从,像极了土财主带着她家忠诚老管家上门收钱坐地起价,还有一个暗处蓄势待发的名贵大藏獒,在背后嗷嗷喊着,“上门的软饭都把握不住!难怪这老头被人家封印!”

海波东:……

“行行行。”海波东妥协道,“但老夫只能帮力所能及的忙。”

“放心好了,绝对是力所能及的。”纳兰嫣然笑吟吟的站起来,站在海波东旁边凑耳嘀咕了几句,那白发老人便惊讶的看向她,“就只是这两个?”

“不然呢?”纳兰嫣然将那金丝折扇反过来挥了挥,便露出背面五个金色大字:我可是好人。

海波东:……

“行!这两个忙我可以帮!”海波东点点头,与其说是纳兰嫣然得到他的帮忙,倒不如说是他赚翻了,毕竟这两个忙对他来说,只是举手之劳。

他不由焦急道,“那现在可以给老夫炼制破厄丹了吧?”

纳兰嫣然点点头,将沙之曼陀罗递给了海波东,而海波东也带着二人来到店内一处隐秘的房间,将破厄丹的药方和药材一并交给了萧炎。

“我在外面给你看着这老头。”纳兰嫣然对少年说完,便将房间的门关上,确定萧炎已经开始炼药,她立马转身朝着外面走去,不忘叮嘱道,“海老,破解封印后,记得来沙漠中找我。”

看着纳兰嫣然毫不留情地离去,海波东不由讶然,“你不等他?”

“不了,我要忙的事,他在就不方便了。”少女回头深深看了眼那紧闭的房门,仿佛要去做什么大事般,面色沉重道,“就不带他了。”

转身离开凉气十足的古图店铺,迎接上这瞬间炎热灼烫的天气,纳兰嫣然郑重的抬脚一迈……

呲溜,便脚底一抹油溜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萧家大哥二哥!还有水灵可爱惹人怜惜的小青蛇!

老子来啦!!!

——

沙漠之中。

无尽的沙漠与戈壁,每时每刻都充满着未知的生命危险,无论是恶劣的沙旱天气还是时不时就会出没的凶狠蛇人与魔兽,想要在沙漠中生存下去,可不是件容易事。

而在那黄沙之上,一队人马正在缓慢前进,突然,领头骑行在最前方的英俊青年面色一变,身下那匹棕马仿佛也陷入了焦躁不安中,前蹄猛地一跃便长嘶一声,不停踱步不肯再向前。

“大家注意!前面可能有危险!”

英俊青年喊了一声,身后的队伍便立马陷入严阵以待的状态中,马鞭狠狠一甩,便见那青年骑着漠马疾驰而去,而在到达某个沙堆高点时,看到那远处那狰狞巨大的龙卷沙风,迅速转身回来,高声喊道,“沙暴来了!快!快跑!寻找避风处!”

话音传来,整队人马都陷入了惊惧之中,匆忙扯开那连接着马车的缰绳,两人一组爬上漠马,便连忙朝着反方向奔去。

“该死!怎么突然出现沙尘风暴了!”

“快跑!被卷进去可就糟了!”

“大家不要慌!寻找安全的避风处!”

英俊青年指挥着大家逃跑的方向,幸运的是,他们离一处避风港十分近,匆忙躲在那避风的建筑下,众人望着那极速而来的沙风暴,还是忍不住心生恐惧,紧紧抱着同样颤抖的漠马,祈祷这次也能如往常一般,逃过沙暴的席卷。

不过,众人今天的运气似乎十分不错,那沙风暴几乎是擦着避风港的边离去,只留下些许漫天迷沙有些磨脸,望着沙风暴离开的背影,队伍其中一人不由吐槽道,“怎么感觉这次的沙暴怪怪的。”

英俊青年也站了起来,安抚了一下躁动不安的漠马,“确实有些怪,以往的风暴,可没这般狂躁。”

众人远远望着,只看到那席卷而去的风暴似是抽了风般,歪七扭八的左右摇晃,就像是肚子内进了食肉虫的蟒蛇般狂舞着,而突然,那风暴似是突然折了一半似的,猛地“弯下腰”,吐出了一口“痰”。

众人:???

“它刚刚是不是吐出来了个什么东西?”

“好像是?一个白白的东西?”

“我瞅着像个人啊!”

“不会是什么宝物吧?”

众人议论纷纷,而那领头的英俊青年,此刻已经一跃上马,叮嘱道,“我前去看看!你们在这里等着!”

漠马嘶鸣一声,便朝着那远处的白色物体奔驰而去,随着视野拉近,青年才讶然发现那白色物体竟是个人,四仰八叉的躺在那沙漠平地上,不知是死了还是晕了。

行驶至那人面前,青年便跳下马,谨慎的望着这白袍之人,她的体型相较于肌肉健硕的青年小了不少,虽戴着面具看不见面容,可那裸露在外的娇白皮肤,一瞧便是个岁数不大的小姑娘。

青年不由愕然,她怎么会一个人出现在沙漠中?

低头探了探少女的鼻息,却是一点儿呼吸都没有,摸了摸对方的脖颈,虽然温热却是一丝脉动都没有,显然是刚死没多久,青年不由蹙眉,剑眉狼眸的脸上浮起几丝惋惜。

她这娇弱的小姑娘,被沙风暴卷了一路,确实很难活下去。

目光在少女身上转了几圈,青年暗暗猜测她的身份,这身白袍看起来十分珍贵,上面还别着一枚二阶魔核的胸针,纤白的食指之上,一枚银色纳戒看起来极为稀有,便是青年都未曾见过,他不由猜测,这恐怕是加玛帝国哪个大家族的千金,才能有这般身家。

视线落到少女脸上有些歪的银白色面具,他伸手正要去摘,却不料指尖刚碰上那面具边缘,一道电流便猛地自指尖炸开,疼得他骤然松手,随即愕然望向少女。

这电流似乎是面具自身发出的,想来是防止有人窥觑到她的面容,无奈收回手,青年看向她的纳戒,一把薅了下来。

“就当做是给你埋尸的钱了。”青年将银色纳戒戴在自己手上,随即前脚一迈半蹲下来,将那已死去的少女扔上漠马,便朝着佣兵队伍而去。

而他丝毫未发觉,少女的衣领处,一抹红色小身影呲溜顺着胳膊滑到少女的手心中,抱着那纤细的手指,渐渐散为星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