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把我的感动还回来!

“净莲妖火?!”

药尘惊声,脸上掠过一抹凝重的沉色,他紧紧凝视着那坐在栏杆上笑得风轻云淡的少女,她明明看起来那么年轻有活力,可身后的万丈夜空却衬托得她愈发缥缈神秘。

那一轮圆润的皎月下,她微微低头,望着自己的眼神尽是玩味与势在必得。

“对,没错,净、莲、妖、火。”

“你为何愿意告诉我?”药尘面色沉重起来,“你也是炼药师吧?”

但凡炼药师和火系强者,便不可能放弃对异火的追求,为何她却愿意泄露净莲妖火的下落?

净莲妖火是排行榜第三的异火,虽知以她现在的实力想要吞噬,根本就是痴人做梦,可以她的天赋,过个几十年还真不一定……

更别说她这般优秀,更何况她的炼药老师呢?她的炼药老师难道就不想得到净莲妖火?

然而少女却只是回头看了眼远处,那淡淡却暗含着一丝笑意的眼神,让药尘心中一动,她……是为了萧炎?

果然,她对自家徒儿还是有几分在意和喜欢的吧?

终于,少女淡淡开口,“反正净莲妖火的地图一共有四块,就算告诉你们第二块在哪儿,第三块和第四块你们也暂时找不到。”

药尘:???

把我的感动还回来?!

“这么说,你知道第三块和第四块在哪儿?”药尘立马屁颠颠的飘在了少女身后,给她捶捶背捏捏肩,“好心的童颜姑娘,你偷偷告诉我呗~你想要什么都行~”

“什么都行?”纳兰嫣然唇边的弧度逐渐扬起,“那我要一本地阶的木系斗技,还要一枚纳灵,最好还能有把趁手的武器,唔……再来点你私藏的五品丹药就更好了。”

她扒拉着手指头,说了近20样东西,看着药尘表情逐渐垮下来的心痛模样,毫不客气的又补充了一句,“还要一缕骨灵冷火。”

药尘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骨灵冷火?你怎么知道我有它?”

“这也算一个问题吗?”纳兰嫣然托起小下巴,笑眯眯道,“这个答案可就更贵了。”

药尘瞬间闭麦,知道就知道呗,她都知道自己身份了,再知道他有骨灵冷火也挺正常。

一边往外掏报酬放到她手里,他一边嘀咕道,“怎么你要的东西,我恰好都有……”

“肯定是你太富有了。”纳兰嫣然忽悠道,一一收入纳戒中,“您可是中州第一炼药师啊,这点小东西算什么?”

“咳,也对!”药尘捏出一小撮灰白色的火焰,“不过,这骨灵冷火你怎么用?这毕竟是异火而非兽火,不附着在你体内,是没办法用的。”

“不用操心这些事。”纳兰嫣然五指轻轻一捻,便捻出了一缕绿色斗气弹入那撮骨灵冷火中,将那灰白火焰瞬间燃烧成了一大撮。

“这是……木系斗气?”药尘双眸一瞪,这种操作显然已经超乎了他的知识储备,而最令他惊讶的是,少女又捻出一缕青色斗气,弹进了那一大撮骨灵冷火中。

随着两缕斗气的加入,那原本还只是一小撮的灰白火焰瞬间变成了脸盆那么大,药尘甚至察觉到,这些骨灵冷火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斗气气息,完成变成了他人之物,紧跟着,那少女纤细的五指便伸了进去,也不知捏了个什么诀,骨灵冷火便一点点钻入她的体内,没有造成一丝伤害。

等到那些骨灵冷火被完全吞噬后,少女轻轻一捏,便捏出了一缕骨灵冷火递给了药尘,笑眯眯道,“还给你。”

药尘:……

她这是什么秘技,未免也太逆天了吧?!

难怪她对异火不感兴趣,敢情随便借一缕,都能储蓄一大脸盆的异火?

药尘实名酸了,“童颜姑娘……”

他也想要……呜呜呜,这哪个炼药师能不心动啊……

她真的太香了,得想办法把她变成一家人!

药尘俊美的脸上不由多了几分期待,“等你去中州的时候,我把中州另外三大美男都介绍给你,你教教我你是怎么做到刚刚那些的行不?”

纳兰嫣然:???

“你少忽悠我,一群年老色衰的老头有什么可看的。”少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些你是学不来的,这与我的属性和功法有关,你身上缺少一种属性,即便换了功法,也无法做到我这种地步。”

药尘闻言陷入了沉思,刚刚纳兰嫣然一共将两缕斗气扔进了骨灵冷火中,一种是木系斗气,还有一种青色斗气……似是风系?!

这不可能啊,人体内怎么可能同时具备三种斗气?!

难道是与她功法有关?她的那个功法,可以产生风系斗气?

这也太奇怪了……药尘想不明白,便只好道,“那净莲妖火其他碎片的下落呢?”

“一片在黑角域,还有一片,在中州空间交易会。”纳兰嫣然晃了晃小腿,“不过以萧炎的实力,他还是不要太早接触比较好,我想这个度,你应该能把控好。”

“当然,就算你们提前去了,碎片也不一定会出现。”

药尘点点头,“那还有一片呢?”

“那得先把破宗丹给我。”纳兰嫣然伸出手,笑得十分奸诈,“这可是另外的交易了。”

她一向喜欢做二手准备,万一那极品灵酒没有让师尊冲击斗宗成功,她就把破宗丹拿出来,总归不能让那魂殿蛊惑了美人师尊。

“行吧,不过,你应该知道六品丹药会引来天地异象,甚至还会生出一丝灵智逃跑吧?”

“这你放心。”纳兰嫣然信心满满,“它敢跑,打得它妈都不认识。”

药尘点点头,“好,我先替萧炎炼制一枚五品丹药,再替你炼制破宗丹,不过,你破宗丹的药材都准备齐了?”

纳兰嫣然面带震惊的看了眼药尘,“不是吧不是吧,你不会连破宗丹的药材都没有吧?这么穷?”

什么!药尘拍栏而起,“我怎么可能没有!”

他超富有的好吗!

“那就是了!”少女拍拍药尘的肩膀,“咱俩都什么关系了,跟我要这点药材,生分了哈~”

跳下栏杆,她挥挥手,“走走走,本姑娘替你护法~”

药尘飘回屋内,不知是心虚还是什么,他又变回了长胡子大叔模样,把萧炎赶了出去,“去去去,和童颜姑娘给我护法去!为师要给你炼丹药了!”

萧炎被老师撵出屋,看到少女正站在门边上伸懒腰,他默默走到了她旁边。

“你和我老师见过了?”少年小心翼翼的问道。

“嗯哪。”她似乎心情甚好,让萧炎不由松了口气,继而勾了勾她的手指,整个人如小奶犬一般,神情有些委屈,“童颜,我不想和你成为仇人……”

他的脑袋垂着,对于这种不知如何是好的状态很是无奈又焦灼,“有什么办法解决吗?”

他可以不知道她心里究竟在忌讳什么,但他想知道,解决办法。

纳兰嫣然垂眸看着他,片刻后,她抬起头,看着一片夜色轻声道,“那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什么事?”少年抬眸,只要她愿意留在他身边,便是一万件事,他也愿意一一替她达成。

“我以后想娶两个美男,还想和一堆美男住在加玛帝国……”

萧炎:……

“有何不可。”他蓦地冷笑道,“如果你不介意他们都是死尸的话。”

纳兰嫣然:……

草,是死病娇呢,现实得离远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