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在下不才,只会吹流氓哨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她不是炼药师,只是身后有个炼药师后台罢了!

至于她身后那个炼药师是谁,一向热爱八卦的药老猜测,很有可能就是那个丹王古河的弟子——柳翎!

丝毫不知自己本来猜对了却又越跑越偏的药老,愈发认定为此。毕竟在他眼里,半年前那个柳翎陪着纳兰嫣然来退婚时,对方看着纳兰小姑娘的眼神可是很不一般呢!

而且纳兰嫣然为何早不退婚晚不退婚,偏偏在三年之后退婚?

指不定就是那臭小子撺掇的。

如果童颜真的就是纳兰嫣然,那萧炎之前动心的姑娘,不也就成了……

药老眼里顿时聚起了一丝看好戏的精光,他当然不会告诉萧炎真相,毕竟他也不确定童颜到底是不是纳兰嫣然,而且他还需要萧炎继续保持适当的仇恨,因为那是少年发奋修炼的动力。

毕竟,他还要赢了三年之约!洗掉退婚之辱!

若是赢不了,哪怕知道童颜是纳兰嫣然,他恐怕也会因为实力低下,得不到人家小姑娘的芳心!

药老这么想着,更是决定隐瞒下来,更何况,万一人家童颜真的是个炼药师,不是纳兰嫣然呢?那他提前戳破,不就成了笑话了?

另一边。

纳兰嫣然叼着草叶,仗着有隐身诀,在萧家大院大摇大摆的飞檐走壁,目光偶尔一撇,突然看到了站在萧家斗技大堂门口,和身边萧家子弟谈话的萧宁。

这半年来,她每次来萧家观察萧炎的修炼进度时,都会顺便看望一下萧宁,今日自然也不例外,顺势坐在那红黑屋檐尖上,纳兰嫣然瞧着萧宁那高挑雅致的身姿,忍不住也吹了口流氓哨。

并发出赞叹:“介小伙儿,可真俊哪!”

系统愁眉苦脸,【你能不能换一种好色的方式?非要这么变态吗?】

纳兰嫣然无奈摊手:“在下不才,只会吹流氓哨哪~”

主要是其他的方式,它也犯法啊!

单手撑起下巴,少女舔舔嘴唇,如今的萧宁褪去半年前的青涩与叛逆,当真有几分玉树临风般的优雅气质,许是因为她的劝诫与叮嘱,他早已不再去找萧炎的麻烦,而是潜心修炼提高修为,早早便迈入了斗之气九段的门槛。

而这其中,也少不了她免费提供丹药的功劳。

鼓起小嘴朝着萧宁的方向拟出几声清脆的鸟啼,正在给萧家几个子弟讲解斗技要领的青年,身影微微一顿,宽薄的嘴唇情不自禁勾起一道弧度,让旁边的师弟见了不由讶然,萧宁师兄想起什么事了怎么突然这么高兴?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你们回去领悟领悟,若是还不懂再来找我。”打发走了师弟们,他大步离开了视线众多的斗技大堂,脚下的步伐愈来愈快,直到行至一偏僻的凉亭,他压制住微微颤抖的嗓音,露出一抹温和的笑意,“纳兰妹妹?”

亭上,少女吐掉草叶儿翩然而落,一袭月牙色白裙一如当初从未变过,可萧宁却是怎般都看不腻,“你怎么来了?”

明知她是来看萧炎的,可他却还是想听听她那一句不太走心的关心……

“来看看你。”

少女倚剑而立,高高束起的黑发随着亭外的清风微微摇曳,也迷了青年俊朗无双的眼眸,她望着青年,娇白平淡的脸上露出几分满意之色,“斗之气九段,看来再有半年,你就能达到一星斗者了。”

“这还多亏了纳兰妹妹。”青年早已褪去高傲之色,因为她的关系,他十分清楚萧炎早已不再是三年前任人嘲笑的废柴,而对方那恐怖如斯的修炼速度,哪怕自己有纳兰嫣然丹药的栽培,也无法与他比较。

当年那个废物已经崛起,而他,也不能坐以待毙。

“萧家斗气阁里收藏的功法最高也不过才黄阶高级,不过,半年前偶然得到的一卷风卷诀却是玄阶高级功法,很适合风属性的萧媚。”

纳兰嫣然淡淡道,她之前将风卷诀免费送给萧家,可不只是为了萧炎的人情,更多的是秉着一箭多雕的原则,才做出了那样的决定。

“只可惜,斗气阁只有成年后才能进入一次,而你已经进去过了。”她摇摇头有些惋惜,毕竟萧宁的天资确实不错,“不过你与萧媚都是风属性,到时候她拿到了风卷诀,你也可以看看……当然,至于要不要换功法,则取决于你自己了。”

萧宁早在两年前就进入斗气阁选择了风系功法,只是那功法等级才黄阶而已,虽说斗气大陆有设定后期也可以换成同系功法,但也要重新修炼,麻烦得很。

萧宁点点头,虽然未回答,但他心中却已经有了答案。

聊完严肃的话题,她表情一变,露出几分真诚的笑意,快步走向亭内的石桌,看着她这如小女孩般可爱神态的样子,萧宁眼底不由浮起几丝无奈的笑意。

世人皆以为云岚宗宗主亲传弟子纳兰嫣然为人骄纵高傲、高不可攀,可却殊不知,她也不过是个15岁、正是爱吃爱喝年纪的普通小女孩罢了。

“尝尝我新酿的二锅头,如何?”

她从纳戒中提溜出一个透明晶莹的酒瓶,只见里面晃荡着同样透明的无色液体,在打开木盖后,虽闻不到一丝味道,可当凑近了细细品嗅时,一股醇厚奇特的酒香蹿入鼻中,仿佛能瞬间逼入脑后,令人精神大振。

只见少女小心翼翼的倒了一小杯,浅浅一层,好似是不舍得般,萧宁忍不住调侃,“纳兰妹妹,你以前可不如这般小气,莫非是嫌弃我了?”

纳兰嫣然白了他一眼,“这酒可烈着呢,你小抿一口,刚开始喝的时候,很有可能受不住。”

萧宁不以为意,虽然他也才18岁,可最近半年里酒量也暗中涨了不少,自然不会将这透明无色的液体放在眼里,他直接端起酒杯,仰头一口干下。

紧跟着——“咳咳咳!!!”

一股如强烈火辣般的滋味入喉,仿佛要直穿食道烧烂体内的五脏六腑,引得萧宁不停咳嗽,白酒的后劲儿也上得极猛,一股绯醉的红晕从脖颈迅速爬上了脸颊,又悄然蔓延至耳后根,他捶着火辣辣的胸膛,难以置信那浅浅一口的二锅头,竟有如此这般强大的威力。

“纳兰妹妹,这是你酿的?”

这可比他喝过的那些名酒,不知浓醇刺激了几百倍!

竟然是她亲手酿出来的?

早已知纳兰嫣然心灵手巧,毕竟她每每来萧府时,都会与自己分享一些她亲自制作的奇妙食物和饮品,或许也正是因为萧炎无福享受,独独他一人品尝了她的作品,更是了解了少女的优秀与那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靠近的魅力,他心中才隐晦地升起了不该有的期望与占有。

萧炎那小子,为什么就这么好命?

若是三年之后,他抛弃纳兰嫣然休妻,真不知究竟是纳兰妹妹的损失,还是他萧炎有眼无珠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