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给你一句劝告

药尘耳朵一动,嚷嚷道,“嘶~小炎子!什么想见不想见的!直接把我介绍给她不就行了!”

纳兰嫣然挑了挑眉,“你的老师?”

她突然弯了下唇,“药老?”

“嗯。”萧炎点点头。

“不见!”她翘起二郎腿,“现在是我们的二人世界,不要让他来打扰我们。”

二人世界?

少年耳根瞬间一红,不顾耳旁药尘撕心裂肺的呐喊声,他坐到了少女旁边,应道,“好,都听你的。”

“那我先睡一觉了。”她钻进被窝,拍了拍旁边的位置,“你如果困了的话,可以睡我旁边。”

看她毫不设防的样子,萧炎眼底不由掠过一抹幽沉。

她似乎太难懂了,一边对他的喜欢全盘接受,一边又好似若即若离,很难猜透,她的心里对他到底是什么想法。

是想再考验考验他的能力,还是……

只把他当做一个完成历练后,就可以随手扔掉的玩具?

若是后者……

很可惜,这个“玩具”一旦沾上,可就没那么容易甩掉了。

躺到纳兰嫣然身旁,他伸手轻轻揽住她的腰,见她没有拒绝,萧炎弯了弯唇,闭上眸与少女一同进入梦乡。

……

天色逐渐变暗,过傍晚的时候,萧炎率先醒了过来。

此时房间内已漆黑一片,唯有一枚月光石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四周一片寂静,他垂眸看向怀内的少女,却发现她此时已经缩回了原先的女子体型,胸前重新丰腴起来,那张小脸紧紧贴着自己的胸膛,睡得正是香甜。

药效……过去了?

怀内的少女香软温热,似是只要轻轻一推,便能看清少女的真实容颜,修长的五指轻轻覆盖住她的后脑勺,胸膛内那一颗心脏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快跳起来。

要不要看?

可若偷看了,她会生气吧?

五指不由紧按住她的脑袋,生怕自己会忍不住强烈想要一探究竟的欲望,他只能狠狠闭上眼睛,却不料此时少女被他的动作弄醒,似是察觉到药效失效,她猛地捂住了脸,“萧炎!你看见我脸了吗?”

“没有。”少年连忙慌道,看他这副焦急反应,很显然是并没有看到,纳兰嫣然不由松了口气,正准备戴上面具,隔壁突然传来一阵异响。

“什么声音?”萧炎瞬间警惕,将少女护在怀内,却不料下一秒,男子的喘息声与女人的妩媚呻吟声便从隔壁传了过来,跌宕起伏、好是挠人。

能明显感到少年身子一顿,他浑身僵直着一动不动,试图让自己忽略那些声音,可那些声音却在屋内徘徊不尽,似是将温度也燃烧起来般,萧炎嗓音沙哑,“茶茶……”

“嗯?”纳兰嫣然见他这般,突然坏心眼一起,撤下双手将脸贴上了他的胸膛,“萧炎,你该不会,有反应了吧?”

少女的话太直接,萧炎脸颊滚烫,忍不住深吸了口气,捻揉着她的头发暗哑道,“说话这么直白,就不怕,我吃了你吗?”

“呵呵,可你不是还有喜欢的童姑娘吗?”她的手顺势划进少年的衣袍,摩挲着那束锦腰带,眼眸幽深,“她若是知道你对我……”

“童颜。”黑暗里,少年抓住她乱动的手,拆穿了她的身份,“别闹。”

他可是个男人,受不住喜欢之人这般调戏的。

纳兰嫣然眼睛微微一眯,十分自然的接受了他的拆穿,“这么喜欢我吗?”

“你说呢?”微微垂头,他双手轻轻一推,便将少女轻松的拉到了他肩头,轻咬着她的耳垂,他嗓音暗哑,“不是你先勾搭我的吗?”

纳兰嫣然轻笑了一声,“我可没勾搭你,是你非要跟着我。”

细细想来,似乎确实如此,她当初不过是瞧“萧炎”有几分美色,便送了些丹药,从未对他有过什么亲昵之举,哪怕是在魔兽山脉,除了吞噬紫晶源时她那并不包含情意的吻,便都是他主动靠近少女。

反倒是对药岩,最多也只有当年隔着黑袍的一个吻罢了。

“不喜欢我吗?”萧炎吻了吻她的额头,“那为什么,不挣扎?”

“因为知道你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

少女的话,让萧炎心头微热,“可我们都亲吻了。”

“那又如何,我也亲过别人。”纳兰嫣然弯了弯唇角,当然,她指的是药岩。

细腰上的手掌猛地一紧,萧炎眸色微微暗沉,“怎么,你想嫁给那人?”

“唔……”少女似乎在思考,而这般犹豫的反应,无疑也引起了萧炎心中隐晦的怒火与嫉妒,他闭上眼,手指摸上少女的唇,便对准狠狠吻了上去,似是只有这样,才能觉得少女此刻属于自己。

到底是谁,能让她念念不忘?

心中嫉妒极了那个男人,可想到少女此刻在自己怀里,他暗暗稳定住情绪,咬着纳兰嫣然的唇珠郁闷道,“童颜……我不够优秀吗?”

他到底差在哪儿?

为什么就牵制不住她漂浮的心呢?

“你很优秀,但……”纳兰嫣然收回了吃豆腐的手,语气逐渐变得冷淡,“我们两个的身份,就注定只会变成仇人。”

“萧炎,给你一句劝告,别喜欢我。”

“你与萧家有仇?”萧炎想睁开眼,却被少女捂住了眼睛,“别问了好吗?”

这臭小子,明明说好了带她去见萧鼎萧厉,结果却以为她不知道,偷偷买了去别的城市的票,她自然要小小的报复一下。

哼!

她戴上面具,推了推萧炎,“起来,干正事吧。”

隔壁的声音已经停下,纳兰嫣然轻嗤了一声,似是在嘲笑什么,便下了床往门外走去,看着她的背影,萧炎坐在床上有些发呆,而药尘也漂浮了出来,“徒儿……”

萧炎不语,神情显然有些挫败,一双英眉紧紧凝着不知在思考着什么,药尘只好不再打扰,而是悄悄飘出了门外。

此时,纳兰嫣然正站在走廊吹风,天上的冷风吹散了脖颈间的燥热,她胳膊撑在栏杆上,单手撑着小下巴观赏下方的景色。

“咳。”药尘轻咳一声,试图引起纳兰嫣然的注意,“童颜姑娘?”

听到自己的马甲名,纳兰嫣然懒洋洋的回头,视线落到药尘身上,轻笑了一声,“哟,药老大叔?”

“咦?你知道我是谁?”药尘顿时有些惊讶,她怎么这么确定自己就是药老?

“知道啊,星陨阁阁主药尘,中州四大美男之一。”纳兰嫣然懒洋洋的收回视线,“只可惜死透了,还变成了老大叔。”

药尘顿时瘪起嘴,这小姑娘哪哪儿都好,就是对非美人的人毫不感兴趣,连交谈的欲望都没有,他清了清嗓子,飘到少女身旁,“童颜姑娘,既然你都知道我是中州人,那难不成,你也是中州人?”

她说她和萧炎是仇人,总不可能和萧炎有仇,那就只能是萧家的仇人了,而萧家在中州的仇家,似乎就只有……

她难道是魂族之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