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最高端的猎手往往会……

“不喜欢?”萧炎幽沉如潭的黑眸愈发晦暗,“那怎么办?以后趁火打劫的次数,只会更多。”

“喜欢是喜欢,”纳兰嫣然伸手戳了戳他的软唇,刺激他道,“但,只喜欢这里。”

少年突然笑了一声,“是吗?我不信。”

纳兰嫣然疑惑抬眸。

“这里不喜欢?”萧炎轻轻拉开衣领,露出半截棱角分明的锁骨,看着她瞬间放亮的眼睛,心中不由无奈暗笑。

看来那狮王有一点没说错,主动展示自己的美色,确实能让她这个色狼多看自己几眼。

纳兰嫣然吸溜了下口水,“我感觉他又抓到我弱点了。”

系统:【……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炙热的视线不断流连在少年的锁骨边上,她轻咳一声,面色正经的回答,“还行,略喜欢。”

如果能弄上一片她留下的红色啃印,就更喜欢啦~

萧炎眼底倾泻出笑意,他坐直身子,搂着少女腰肢的手臂却没松开,而是顺势让她坐在自己腿上,低声征求道,“我可以跟着你吗?”

“我想跟你一起修炼。”

“不行。”纳兰嫣然果断拒绝,翻脸无情的小模样,像极了吃饱了就跑的小猫。

萧炎丝毫不恼,宽薄温热的大手轻轻捏住少女纤细的后颈,大拇指顺着那漂亮的颈线轻轻左滑,指腹便自耳后撩过了她粉嫩的耳垂,留下一片酥痒。

他嗓音沙哑,犹如细沙流过,窸窣而舒服,“嗯?怎样才肯同意?”

“……”纳兰嫣然搓搓小手,垂涎道,“可以给我介绍几个和你一样帅的亲兄弟吗?”

萧炎:???

他暗暗咬牙,“茶茶子,你想泡我哥?”

“怎么说话呢!”纳兰嫣然理直气壮,“你现在不也在泡你未来的小嫂子吗?”

萧炎:???

被少女气笑,他俊秀的脸庞凑近,隐隐几分咬牙切齿的声音从唇内出来,“那么小、嫂、子,能给我亲亲了吗?”

咳,真特娘的刺激。

纳兰嫣然轻轻啄了他一口,“说话算话。”

萧炎顺势吻住了她的唇,明明上上次还是个毫无经验的毛头小子,这次就已经颇得接吻的精髓,将少女吻得呼吸促乱,水汪汪的眼里尽是对他的控诉。

舔了舔得逞的薄唇,萧炎意味深长的回复道,“当然,说话算话。”

肯定会将她介绍给两位兄长的,而身份是,他要娶之人。

“不过,”他尾字拖音甚长,“我两位长相英俊的兄长都在塔戈尔沙漠内,你确定要去?”

“当然!”少女眼睛闪亮,豪气冲天,“便是天涯海角,也要去看一看!”

“那你可得跟紧我了,”少年低声道,犹如哄骗小孩的大人一般,勾缠着她纤细的青丝引诱道,“否则,就见不到了。”

“好!”少女拍拍胸膛发誓,“放心,本小姐会紧跟你的!”

萧炎眼底笑意愈发浓烈,他轻嗯一声,低头亲了亲她唇角,“一言为定。”

纳兰嫣然眼底的神色也愈发幽深,她声音清冽澄澈,面上一片单纯,“一言为定!”

……

“都收拾好了?”

面前,黑衫少年背着玄重尺挺拔而立,而紫羡则背着一个小行囊,骑在已变为魔兽形态的紫溪身上,威风凛凛道,“收拾好了!”

纳兰嫣然满意的点点头,对紫羡和紫溪再度叮嘱道,“我朋友很胆小,千万千万不要吓唬她,要娇捧着,懂吗?”

“但凡让她吓出一滴眼泪,”她龇牙咧嘴的抹了抹脖子,“懂?”

“知道了知道了!”紫羡嘟囔道,“我堂堂六阶魔兽,吓唬一个女孩子做什么?”

他才不会干这种降格调的事情!

经过小医仙的同意后,纳兰嫣然带着三人来到了药谷,并向她一一介绍了紫羡和紫溪的身份。

头一次接近三阶和六阶魔兽,小医仙有些害怕的同时,却又充满了好奇,观察着紫羡和紫溪的视线一直收不回来。

而又认识了一个新人类的紫羡,也在暗暗打量小医仙的美貌,猜测她与纳兰嫣然的关系。

半晌后。

“你们紫晶翼狮王,都喜欢穿女装吗?”

“人类女子,你是茶茶子的母情人吗?”

紫羡:???

小医仙:???

“人类女子!休要胡说!本王只是没男装穿而已!”

“什么母情人?我是茶茶子的朋友!”

两人互瞪一眼,继而又掩去眸内的敌视,露出招牌的无害笑容,“噢噢噢,原来如此,幸会幸会。”

小医仙笑眯眯的体贴道,“兽王大人,我会些许缝纫,您若穿女装不习惯,我可以帮您做一套男装。”

穿得这么暴露,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勾引茶茶子呢!还是穿严实一些比较好!

丝毫不知小医仙内心所想,紫羡十分激动,“你还会做衣服?”

天知道他穿女装多委屈!偏偏萧炎的备用衣袍他还穿不上!

他忍不住夸赞道,“人类女子,你真是我见过最善良最聪明的人类!”

小医仙:“……呵呵呵,多谢兽王大人夸奖。”

看着紫羡从行囊包里拿出一套换洗的女装,小医仙接过来,不忘叮嘱道,“兽王大人,您和您的儿子,千万不要乱踩药谷内的药草,这里有很多毒草。”

“你放心,这些毒草可伤不到我们!”紫羡洋洋得意,“本王可是六阶魔兽!”

“……”小医仙笑眯眯道,“不是怕毒草伤到你们,是怕我不会放过你们。”

这里有很多药草都是外面找不到的,若是被他们踩烂了……

她可不保证,自己会不会干出类似于偷偷吹枕边风的行为。

“我可是厄难毒体哦~”她摸了摸一旁正伸爪子碰触某朵漂亮药草的紫溪,一把拎起它的脖子肉,紫眸掠过一抹阴冷幽深,“不想吃苦就老实点,懂吗?”

说完,她又恢复回温柔笑意,抱着女袍进了木屋。

两只狮子同时吞咽了口唾沫,从魔兽传承的记忆里寻找到什么,顿时浑身发冷,“厄难毒体?”

紫羡大眼睛一眨,好哭了,“茶茶子,你就是个大骗子!”

这特么到底是谁吓唬谁?谁吓得谁流眼泪?

拥有厄难毒体的强者爆发,哪怕是六阶魔兽也难逃其致命的毒性!

她身边怎么竟是些奇奇怪怪的人类啊!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