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大型修罗场?NO!4

场面一度失控。

似是冰山与幽谷强烈撞击,两股庞大气流于瞬息间碰撞分离,意图试探对手的实力与身份,偏偏又绕过了娇弱的少女,未给她带去半点波及。

黑袍少年幽深的目光落在那成年男性的身上,瞳孔却是忽地紧缩,那一身银发冷漠的特征气质如此眼熟,可不正是之前在树林里看见的斗皇强者?

他为什么要抓着少女?

是敌人……还是熟人?

云山此刻也在冷睨着那黑袍之人,视线落及少女被对方握住的手腕,本就烦躁的心境愈发摇摇欲坠如同即将喷涌的火山,开口的语气也森冷寒厉到了极致。

“松开!”

如此命令般的语气,少年冷笑一声,愈发握紧了那掌中柔软的手腕,“不如阁下先松开。”

这无疑点燃了云山好不容易压制的怒火,唯剩下的那点耐心被耗尽,顾忌那紫晶翼狮王会追拦到此,他竟直接拂袖朝着少年攻去。

然而一道灰白色的斗气盾体却卸去了所有攻击,少年冷然道,“怎么,阁下现在是想杀人吗?”

“别、别打架!”

见两人动手,纳兰嫣然连忙开口,一脸焦急如焚,这伤到哪个,她都会心痛的好吗!

看到少女如小白兔被惊到般,云山瞬间收敛住所有戾气,终于冷静下来。

不能吓着她。

“你认识他?”微微垂头,银发美人问道,“他是谁?”

“你认识他?”不甘其后,黑袍少年也问道,“他是谁?”

系统也跟着凑热闹,幸灾乐祸道,【芜湖~你认识他们?他们是谁?】

少女:……

少女头皮有些发麻,生怕师尊会暴露自己的原皮,她果断拽开萧炎的手,对着银发美人说道,“我不认识他!我们先出去!”

愕然看着被挣开的手,她的话语似是化作冰刀戳进了被层层包裹的软肉,疼得少年眼眶瞬间通红,他不知所措的望向少女,却发现她的视线紧紧盯着那个斗皇强者,似是根本容不下他人般。

蓦然想起少女有心悦之人,不由望向那银发男人,却在触及对方容颜时,徒然生出几丝闷痛的自卑。

飘逸出尘、绝美冷艳,此等风华无双之人,实力更是斗皇强者,足以睥睨整个加玛帝国,他拿什么比?

也难怪她的心总留在别处,对他的天赋与容颜总是兴趣短暂,被这样的人比较,他确实如那山珍海味里的一碗清粥,不值一提。

眼见银发之人伸手搂住了少女纤腰,少年胸腔内嫉火瞬起,又拉住她的手腕,撩起了黑袍帽子,“是我。”

卧槽!

少女眼疾手快的给他拉下帽子,“原来是你啊!但我现在有点忙,过两天再去找你!”

现下还是跑为上策!她还不能在这时候暴露马甲!

反拉住云山的手腕,少女匆匆朝洞外着跑去,银发美人回眸淡淡看了眼愣在原地的少年,嘴唇似是悄无声息的勾了勾,继而搂住少女腰肢将她的背影尽数掩住,斗翼一开朝着洞口飞去。

狮洞内一片寂静,少倾,药尘卑微出声,“额……要去追吗?”

“追什么?”少年压低帽檐,看不清面部表情,“她不是说了吗?现在很忙,过两天再、来、找我。”

抬脚朝洞外走去,那步伐却是越来越快,片刻后紫云翼猛地张开,带着一股狂暴怒气般化为一道黑影掠出洞外,可等他眼眶通红的抬头望向那天空时,却已然无了二人身影。

“该死……”

……

另一边,去往药谷的方向。

云山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以一种近乎搂抱的亲近姿势在飞行,蓝琉璃般的眸子悄然掠过一抹慌乱,正想换成横抱的姿势,可不知为何心中竟有一股抗拒,使得他心神犹豫、摇摆不定。

垂眸欲看少女神色,不料此刻,体内的斗气竟不争气的被彻底封印,身后青色斗翼骤然消失,银发美人脸色忽地一变,下意识抱紧少女跌向了山谷。

“嘭”地一声,男人的后背狠狠砸在地面之上,从未体修过的云山面色一白,本就被紫羡强烈一击的胸膛尽是撕痛感,口中血液欲吐之时又被生生咽下,小心张开手臂看着怀中少女,他声音清淡,却带着无法忽略的关心,“有没有事?”

“师尊……”少女趴在那半敞的白皙胸膛上,摘下面具揉了揉撞疼的脸颊,“我也有斗翼。”

半幽怨半无奈的眼神,她绯唇微张着,俏美乖巧的脸蛋就在咫尺之隔,散发着好似总在梦中出现的熟悉香气,指尖拂过少女的后腰灼然发烫,银发美人微微移开视线,却又移了回来,“师尊……不知道。”

这话是谎话。

云山从不说谎,却不知为何此刻竟信口拈来,意识到这一点的他,忍不住抿了抿有些泛红的薄唇,试图转移话题,“你……怎会有斗翼?”

“意外得来,是飞行斗技哦~”纳兰嫣然说完,突然觉得不对劲儿,猛地捏住了他的下巴,“师尊,您受伤了?”

她好像闻到血腥味了。

低头凑近一瞧,少女缓缓眯眼,才发现那有些泛红的唇竟是被血染红的,那红色由浅及深蔓延,被身下之人似是心虚般的舔入唇内,还要倔强一句,“师尊未受伤。”

柳眉微蹙,少女隐隐发怒,纤手暗暗发劲儿疼得那美人没忍住张唇,目光触及他齿间的血色,她面色一冷,“是谁打伤你的?嫣然替您去报仇!”

她鲜少有严肃的时候,可若是在乎之人受伤,她总会轻易动怒,生出杀人之心。

云山微微垂眸,少女的话固然让他心生愉悦,可想到什么,心底那种淡淡的、隐晦的低落又涌了上来。

报仇?

她若知打伤他的是紫晶翼狮王,还舍得报仇吗?

不过短短数月,本属于他云岚宗的少女就抛弃宗门被那狮子迷惑,她明明为了当上少宗主吃了那么多苦,如今却为了对方放弃从小到大的梦想。

便是这般喜欢?

是不是以后,甚至还要离开云岚宗?再也不认他为师尊了?

手臂搂着少女的力度不由加大,银发美人心底隐隐作疼,幽蓝的水眸里尽是酸楚不已,见少女仍在耐心等到他的答案,他倔强的选择了隐瞒刚刚的战斗,只怕她会扭头关心那只狮子的伤势。

“没有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