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你一会儿温柔一点

紫羡愈发憋屈,就像是被强迫的良家妇女,面目悲怆的慢腾腾解开了身上的裙袍,大片冷白肌在紫晶板的映衬下愈发冷欲,那落在地板上的紫色卷发窸窸窣窣游动到身上,意图挡住裸露出来的肌肤,却因为若隐若现更添几分情色与性感。

纳兰嫣然掏出一个小瓷瓶,递给紫羡,“喝了,一会儿就不痛了。”

啊?那个事儿,还会痛吗?

人类话本上不是说,这事儿都是女孩子疼吗?

紫羡欲哭无泪,抬头一口仰尽,漂亮的眼眶便微微湿润起来,泫然欲泣的模样更像是易碎的瓷娃娃般,带着一丝委屈的声音低低道,“你、你一会儿温柔一点。”

“放心好了,我有经验。”

什么?她还有经验?

难怪她不会痛!

紫羡羞愤欲死,抬手狠狠捂住眼睛,破罐子破摔,“那你快点!”

也不知她有没有伴侣,呜呜呜听说人类也可以娶很多伴侣,虽然他不稀罕什么名分,但若是怀了孩子,他绝对会带球跑的!!!

看着紫羡一副好像很害怕的样子,纳兰嫣然安慰道,“放心,很快的。”

旁听指挥的系统:【……】

做个手术而已,你们能不能不要整得跟那啥似的?!

想剖开六阶魔兽的皮肤可不是什么易事,纳兰嫣然取出一把带有魔核的刀,银色刀尖闪熠着一丝冷白光芒,缓缓拨开那层层细缕的紫色卷长发,犹如掀起绛紫帏帘欲偷觑藏于柜中美人般,露出了底下被尽掩的白皙小腹。

按了按那看似柔软、实则十分结实的腹部,她问道,“有感觉吗?”

温凉柔软的触觉,有一点点酥痒,紫羡内心愈发紧张,闷闷道,“有一点。”

见他一副难堪不自在的样子,她在那片白腹上画了个圈,“除了这里,其他地方都可以裹上鳞甲。”

紫发美人闻言一呆,略微愣怔的脸庞上闪过几丝懵懂,便十分迅速地将身体全都附上了紫色鳞甲。

紫发徐徐撤去,他偷偷想,看来这个人类少女,也不是那么讨厌嘛。

见紫羡准备好了,纳兰嫣然压下刀尖,划开了那冷白色肌肤,系统说化为人形的紫晶翼狮体内的紫晶源就跟腹结石一样,只要切开肚皮就能看到,她低头扒拉了几下,不一会儿就找到了那拳头大小的紫晶源。

【紫晶源虽然不如伴生紫晶源含量高,不过留给萧炎用绰绰有余了。】系统幽幽道,【毕竟……估计他也喂不到七彩吞天蟒了。】

【是吧?纳兰嫣然?】它撅起小嘴问道。

“咳,瞎说什么大实话。”少女讪讪一笑,将紫晶源收进纳戒中,便对紫羡道,“好了。”

紫羡捂住双眼的五指微微张开,显然有些惊讶,“这么快?怎么没有感觉啊?”

纳兰嫣然:???

“你还想要什么感觉?”她颇为无语的扔给紫羡一枚丹药,“吃了。”

紫发美人接过丹药,微微一撇嘴,“这又是什么?避子药?这个也是我吃?”

他面色有些不愉,都夺了人家的第一次了,连个崽种念想都不给留?

纳兰嫣然:……

他到底是讨厌人类还是喜欢人类,怎么懂这么多?!

“这是修复丹!”她指了指他腹部上的伤口,无奈道,“吃了就会长好肉,不会留疤的。”

紫羡瞅瞅被割开的肚子,顿时尴尬了,红意瞬间漫上绝美的脸颊,他结巴道,绝不承认一切都是自己想歪了,“你、你不早说!”

可恶!都怪人类的话本太好看了!他当初就不该捡那些破烂纳戒!

吃下修复丹,看着重新变光滑白嫩的小腹,他连忙穿好衣服,“那紫晶源呢?”

“收起来了。”白袍少女把月抛化形丹扔给他,便站起来道,“好了,我要走了。”

“啊?”见少女掉头就走,紫羡连忙爬起来追上她,“那我这个月的化形丹呢?你别拿到紫晶源了就翻脸不认兽啊!”

“你现在手里又没药材,等你集齐了再找我吧。”

她还要去找萧炎呢,毕竟刚刚阻拦了云韵萧炎合力抢夺紫灵晶和伴生紫晶源的剧情,这少了的金手指还得给他送去。

唉,她不过是一只忙忙碌碌的金手指派送员罢了!

纳兰嫣然留给紫羡一张药方,挥挥手告别,“我大概还会再呆两个月,需要我的时候,在天空上喊一声茶茶子就行~”

——

云岚宗。

云韵刚回宗内,便有侍女前来禀告,“宗主,丹王长老来造访。”

“嗯?他来得倒是巧,不用我特意去找他一趟了。”绝美女人摸了摸手里的紫灵晶,青色斗翼微微浮动,下一刻便掠向了宗主大殿。

云韵一进殿内,就注意到了正坐在古河对面的云山,没料到老师竟然又出关了,她上前轻轻行礼,“老师。”

银发美人点点头,便垂眸望着手里的茶水出神,显然不想应付这些繁琐之事,他一向主张“在其位谋其职”,自从云韵成为新宗主后,他便一心修炼不再插手宗内事宜,一切都听从她的决定,不到危机时刻不会出手帮忙。

“云宗主。”一旁,早已站起来的古河看向云韵,眼底现起丝丝笑意,“看来,你成功拿到紫灵晶了。”

“运气好罢了。”

经过素袍男子身旁,云韵顺手将紫灵晶放到他手里,淡漠的神色让古河眼神一黯,继而收回了那丝失落,含笑道,“现在药材齐了,不出两日,我应当就能炼制出紫灵丹。”

云韵点点头,大步走向中心那宗主之座,“古长老还有何要事?”

古河瞥了眼身旁的金丝白袍青年,看到自家徒儿那欲望穿秋水的眼神望着宗主大殿外,轻咳了一声,抬起胳膊肘捅了捅柳翎。

青年回神,忙抬拳行礼,“云宗主,嫣然可在宗内?”

嫣然二字一出,那望着茶水出神的银发美人睫毛微动,继而一抹淡淡的视线落向青年。

来自巅峰斗皇的视线哪怕没有恶意也无法忽略其中的威压,柳翎身躯微微紧绷,目光迅速掠过那双清冷无波的蓝色眸瞳,只觉得自己此时内心所想似乎皆被看透,忍不住抿紧了唇线。

云韵很疑惑青年的这个问题,正要开口问侍女,便听云山淡漠开口,“嫣然下山历练去了,近一年不在宗内。”

抿着一口茶水,他冷淡无双的视线非但未有收回,反而更为放肆的在柳翎身上来回打转,这青年的身段尚可、容貌尚可、三品炼药师的实力也尚可,只是不知为何,却是越瞧越不顺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